分卷阅读38
作者:夜JING      更新:2021-02-09 06:06      字数:3556
  [综漫主fz]当库洛洛成为英灵 作者:夜jing
  分卷阅读38
  计划彻底混乱,这种事情远坂时臣怎么会愿意呢?
  混蛋,谁会哭啊!吉尔伽美什咬牙切齿,但是声音很低。他完全不像在时臣这个家伙面前丢脸,脸都被气红了。
  库洛洛微笑什么都没说。吉尔伽美什转移对象,他眯起眼眸,看着还坐在椅子上的家伙:时臣,区区小事居然敢劳动本王?你是试一试死的滋味么!
  远坂时臣赶紧从椅子上起来,然后很是毕恭毕敬鞠躬,很少有master会做到这种地步。但是远坂时臣确实自愿作为臣下,不仅因为对方的高贵血统,更是因为他分析出了这样对待英雄王是最好的。
  就算是为了达成远坂家的夙愿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这样做,就是servant只是英雄王的一个分/身,但是无论如何,他不希望对方动怒,为了达到最大的利益,所以必须安抚对方。虽然他觉得他很无辜,但是他也看出了库洛洛可以限制对方。
  十分抱歉,王。但是通过今晚您展现的实力,那些弱小的杂碎就不会再来骚扰您,会剩下很多麻烦,同时让他们仰望王的光辉。就让他们先斗争,然后最强者才有令王出场。
  库洛洛弯唇,说实话,远坂时臣这个人其实很识时务,如果不是太过于自负的话,这个人不会被弟子杀死的。如果不是他再仔细一点再谨慎一点,而不是这么相信言峰绮礼的话,他的胜算不会那么小。
  虽然说远坂时臣被吉尔伽美什定义为无趣的家伙,但是这并不代表对方一无是处。
  哼。吉尔伽美什听着这种话,说起来这件事情都经历了两次了,而这次只不过多了一个库洛洛,但是过程也是一样的,这句话也听过两次了,而这次是第三次。不过如果不是后来言峰绮礼说的那些东西,以及他觉得言峰绮礼更能带给他乐趣,他并不会让言峰绮礼杀了远坂时臣,毕竟对方很识时务。
  杂碎确实是不值得本王动手,但是时臣,如果你再用这种无聊的事情打扰本王的话,本王会让你清楚王的怒火不是那么好承受的。
  吉尔伽美什觉得这一次会不一样,他很清楚的知道,虽然目前经历的东西似乎与前两次都差不多,但是明显的是,servant似乎比前两次要强那么一点。
  这是他观察自己以及assassin的结果,而远坂时臣似乎比之前两次没那么呆板。这有可能是因为这个世界现在是不受到限制的,他倒是期待这一次会不会有更大的乐趣。
  本王期待这个世界带给本王的乐趣,时臣你最好祈求这个世界能领本王更加愉悦,不然作为让本王无聊的代价可是很严重的。
  请放心,圣杯一定能令王感到满意的。远坂时臣再一次弯□子,并且一直没有直起腰。
  这可不是你说怎样就怎样的啊,时臣。吉尔伽美什对于圣杯这种东西,唯一有点意思的就是这个圣杯现在盛满的是世界之恶,他可不会这么呆板的不知道给自己找点乐趣。看着没有跟他一起动身的库洛洛他又不满了,至少他比时臣要好得多了吧。啧,你还呆站在哪里做什么,本王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
  是,我的王。库洛洛也不会甘心于无趣的世界,所以对于吉尔伽美什的话倒是认同的。
  我的王这个词简直就快要代替吉尔伽美什的名字了,但是里面绝对是没有任何敬意的,如果硬要一个解释的话,我的王这三个字更像是一种昵称。
  我的王更像是库洛洛宣布决定权,并不是外人以为的尊称,而是很直接的告诉别人,这个王是我的。
  库洛洛占有欲比之流星街其他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既然是他的东西,那么肯定要宣布自己的权利。但是他却不在意给吉尔伽美什面子,毕竟他知道王就是王,可以玩,但是不要过。所谓的嚣张并不是无脑的嚣张,没有智商的嚣张那是在作死。
  即使说我嚣张也没关系,因为我本来就是这样一个人。
  库洛洛只有在玩的某些时候会收敛,比如说演戏那是他的乐趣。而那个时候不代表他就不嚣张了,只是隐晦了一点。
  他可以用自己的面具欺骗众人,比如说他的各种女伴,这本身就是一种嚣张的行为,因为他自信着那些人不会看透,这难道不是嚣张的一种表现吗?只是没有窝金他们来的明显而已。
  当然,吉尔伽美什怎么会不清楚对方的性格呢?他完全是知道对方的想法,但是对于他来说,对方亦是属于他的。
  而我的王这三个字跟我家的xx的意思很相似,吉尔伽美什对于对方这样称呼他的曾经有过意见,到时无奈对方耍赖。但是这同时也是两人互相宣布占有权的一种。
  就像吉尔伽美什无时无刻都在用自己态度表明库洛洛是他的东西。
  双方都明白这种关系,所以库洛洛的我的王其实是顺毛作用的,因为这暗含着双方都心知肚明但是没有直接戳穿的关系。
  吉尔伽美什只要找对方法,那么就很容易安抚好。就像是远坂时臣那样,不过这更加是要看人的。
  比如如果是吉尔伽美什的臣子或子民看着他的脸的话,吉尔伽美什不会生气,因为王就是应该被底下的人用着各种崇拜敬仰的眼神看着的。但是assassin却被吉尔伽美什杀死,并且要求他应该跪拜头磕地死去就好,连被assassin注视都觉得是被侮辱了。
  这么干脆的杀死对方,这是因为他本身就看不起assassin,而不仅仅是因为远坂时臣,还带着的原因是对方既不像言峰绮礼一样有趣,也不像臣子们那样毕恭毕敬。
  等到两人都离开的时候,远坂时臣才直起腰。该弯腰的时候就应该弯腰,血统高贵并且是强者的吉尔伽美什并不会侮辱到远坂这个姓氏。
  而远坂时臣嘴角还带着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他一直相信,这次的圣杯战争,他一定会赢,圣杯是眷顾着他的,他一直这样深信。
  现在他这里有着archer,assassin以及caster。七个他就已经拥有了三个,那么胜者不会再是别人了。
  你之前是怎么回事?吉尔伽美什打破了沉默,他这样问道。
  作者有话要说:我第一次码字上四千,远目。
  ☆、第54章 fz卷
  没什么,只不过是暂时的失去意识而已。库洛洛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什么大事,我想大概是消耗过度了,所以导致身体直接向外界索取能量,这是身体自主行动。
  库洛洛想了想,做出了这样子的解释。理论上差不多是这样,但是实际上有什么出入并不太清楚。库洛洛在之前各种英灵化的时候都是透支自己的力量的,所以造成损失大概也挺正常。
  啧。吉尔伽美什瞥了一眼对方,加快了几步,走在了他的前面。简直就像用完就扔了好么!还有比这跟人渣更不负责的?当然,吉尔伽美什才不会这样想呢,王者的想法跟普通人怎么会一样呢,我倒是觉得不完全是这样。
  反正对方说的自己就反驳,不过这也就说说而已,双方都不会在意这个事情的。
  库洛洛微笑看着对方,而对方因为走的稍微快了一点,只留给他一个长着金毛的后脑勺。
  吉尔伽美什撇着嘴角,过了一会后转过头。眼睛依旧是一眼就让人觉得高傲,而红色的眼眸中倒影着的是对方的身影。
  对方的穿着几乎就是那样的白衬衫黑裤子,而现在也是,一如当年第一次见到时候的样子。
  一时间到时沉默无比,但是这不代表双方会觉得尴尬还是什么的,也许这就是两人相处来的默契?也许是这样的吧。
  所以说结果怎么样了?反正你的不见肯定跟他有关的。吉尔伽美什突然出声道。
  第二次突然的不见,吉尔伽美什觉得对方实在是十分欠揍,最好把他打得不能出去见人这才是最完美不过的。
  他自取灭亡。库洛洛表情淡淡的,用没有带着什么情绪的声音,仅仅只是复述什么东西一样,平静的像是这件事情完全和自己无关,就算一切的按着他的计划来,他也绝对不会成功,因为他本身根本就没有感情啊。
  我还以为他爱你爱到要死了。吉尔伽美什噗嗤一声笑了,这安静的夜晚令这笑声听起来格外的讽刺,如果有别的人听到的话,也许都会不自觉的皱眉吧。
  像是他们这样子的人,完全不在乎人命,甚至可以拿来开玩笑,或者嘲笑,或者轻蔑。这就是属于他们的本性,即使里面含着温暖,但是冷血占据其中的大半。
  并不是不知道什么命的价值,但是他们本身的世界观就是那样,所以不屑人命在他们看来是很正常的,当然,这也是要看是谁的。
  他几乎没有感情,他的力量确实是站在那个世界的顶端,但是他却理解不了感情。库洛洛的步伐不大不小,每一步都像是用尺子量好距离踏出来的一样,看上去优雅流利,看上去十分的赏心悦目,或者说,他自认为他都懂都明白,也以为自己是有的,但是就连他潜意识中都知道自己没有。
  你是说他做出来的举动都是吉尔伽美什眯了眯眼睛,对方的话他倒是有点懂了。
  都是他自认为这样做是对的。库洛洛扬了扬嘴角,在他的认知中,这样做是最正确的不,这样解释也许不太正确。库洛洛打开房间门,一堆亮闪闪的东西简直就把人的眼睛要晃瞎了。目不直视神情淡定不动摇的走了进去。
  而吉尔伽美什这就是他最喜欢的布置,这看着他身
  分卷阅读38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