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
作者:夜JING      更新:2021-02-09 06:06      字数:3550
  [综漫主fz]当库洛洛成为英灵 作者:夜jing
  分卷阅读40
  他已经面对了三次什么的
  那好吧。rider对于这个结果也猜到了,对方既然跟着那个满口本王的人一起出现,那就代表两人是认识的,所以他对此其实不抱什么期望。似乎都来的差不多了
  而这时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阵风,,一个黑色,给人一种不祥的感觉的身影渐渐显露了出现。
  作者有话要说:为何你们一只只都潜水orz
  ☆、第56章 fz卷
  肯尼斯当然也看到了那一抹黑色的身影,嘴角微微的上扬了几度。一切都还在掌握之中,那么,只要不脱离控制的话,就没什么好值得害怕的了吧。
  他甚至可以说出接下的所会发生的事情,这个渐渐显出身体的人,下一刻就会朝着archer发出攻击的吧,因为他是berserker,是间桐雁夜的servant啊,怨恨远坂时臣的家伙。
  征服王,难道这个人是你邀请过来的吗?lancer故意用这种带着调笑的语气说话。听上去似乎很轻视对方一样,但是实际上他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这个浑身透着不祥气息的家伙。
  说出这样的话,只不过是想让他的master能够稍微安心一点罢了,如果连给master安全感都做不到,那可是不行的。
  眼角瞄到了肯尼斯嘴角的那抹笑容,他觉得master应该是相信他的实力的吧。能够拥有一位信任他,并且值得人跟随的master,这是他的心愿,而如今,他实现了。
  如果能连同他旁边的人一切杀了的话,那是最好不过了。肯尼斯眼睛看向那个吉尔伽美什旁边的人。
  虽然他本身知道,berserker并没有拥有强大到可以一个干掉两个的实力,所以对此他感到遗憾。
  不顾一切的只要杀了他们,一切都会好的吧。
  做了交易来到这个世界,不就是为了杀死他们吗?所以,所以
  库洛洛当然是注意到了对方的表情以及那杀意。不会变化的东西是无趣的,也是令人厌倦的,但是对方却是那个有能力把一切都搅乱的家伙呢。
  这种人稍微引导一下的话,会变的很有趣的吧。
  &很不好对付的样子呢。爱丽丝菲尔在这种时候可不会露出早上那种轻松的笑意呢,再怎么说,她作为卫宫切嗣的恋人,本身就不可能会是那种愚蠢的人。
  啊,不能有一点放松呢。saber注意着周围,中性美的脸庞显得十分严肃。在这个战场上,她还要保护爱丽丝菲尔。如果发展成了乱战的话怎么想都不太妙啊。
  场上的人都用着警惕防备的目光注视着黑骑士的动作,因为根本不知道对方的目的,也完全不知道对方会寻找那个人作为对手。而且这样浑身散发着黑色气息的人,怎么看也不觉得是一个好相处的家伙。
  甚至根本不知道这个看上去很狂躁的servant会不会攻击身为人类的master,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吉尔伽美什跟别人不同的是,他神情十分的轻松,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杂种就仅仅只是杂种,再怎么变化都不可能会让本王认真对待。
  而他在看到身边人嘴角的笑容后,他似乎也突然知道了什么,微微扬起的嘴角嚣张的令人觉得愤怒,特别是其中的轻蔑与那优越感。
  其余人对于吉尔伽美什的表情觉得被看轻实在是令人感到生气,再是这是他建立在实力之上的高傲,强者总有那么些令人感到不悦的习惯,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
  但是肯尼斯却对于对方的表情感到极度的愤怒,他总感觉这种表情像是对着他来的,而不是berserker。果然这两个人是他所厌恶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显出了身影的黑色家伙,却是冲着他这边来了。这种情况难道是他的master给他下达的命令不一样了?什么东西产生了变故吗?明明肯尼斯跟间桐雁夜没有任何联系。
  这种措手不及的事情发生,让肯尼斯蹙眉,咬了咬牙。而一直戒备着的lancer反应速度也是十分之快的,身手矫捷的他,抵挡住了berserker一次次的猛烈攻击,他的神情越加严肃了起来。
  肯尼斯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但是他很快的恢复了过来。
  对于他来说,知道这里会发生的一切,是他的优势。这种优势可以令他占据先机,并且对于看待未知的东西会比别人更加的远。这就是他所拥有而别人没有的东西,这可以使得他在暗处,在别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先一步的抹杀他们。
  是的,他就是这样想的,所以他一直都有一种优越感。当然,直到现在,他依旧没有太过于惊慌失措,毕竟这种情况他早就有所预料,只不过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
  即使剧情有所变化,但总是有些大方向不会变的不是吗?
  而且就算一切都不可预知,就算他没有优势,就算情况差到只能痛哭,但是那又如何,到这里来本身就是为了目的而不在乎性命了不是吗?
  更何况,现在的情况并不算差,只是刚开始而已。他会站最高处,然后一步步的毁坏对方的一切,因为他们不配拥有任何。
  这种家伙lancer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实力很强大,力量大到让他的几乎承受不住,但是只要想到他身后站着的可是他的master,他就不可能避开。
  berserker虽然染发狂丧失了理智,但是他的实力是完全不能否认的强大。rider观察着说道。
  肯尼斯看着场上这完全不利于己方的情况,如果现在逃走的话对方会紧跟着还是会转移目标?
  如果紧跟着的话那还不如不逃,毕竟跟lancer战斗过的saber有一定可能会帮助lancer,所以说不定还能得到一个助手,而且以lancer的骑士心理,会愿意逃跑吗?不,如果是为master的安全着想,应该会。
  但是也有可能转移目标,因为原著就是archer因为远坂时臣的令咒离开,然后berserker目标就转移了。
  所以应该怎么做
  库洛洛看着对方皱着眉头的样子。对方一开始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想做一个旁观者,但是,怎么可能如他所愿呢?
  本来局就是因为他而开启的,所以置身于局外这种事情,实在是很天真的想法。建立这个局的人,不可能会让他这么轻松的就脱离这个局。
  本来只有兵器碰撞的声音,却突然出现了脚步声,berserker朝着lancer狠狠攻击了一下然后退开。
  来的人是一个女人,她穿着一双皮质的高跟长靴,而脚步声就是这双鞋所发出来的。不过最引人注目的,却是她那黑色的没有光泽的眼睛,这种眼眸,大概是只有盲人才会拥有吧。而她的脸,被一块纯黑色的面纱遮挡住了。
  她的手背大大咧咧的没有任何东西挡住,十分大方的展露了出来,而通过刚刚berserker的行为,一目了然,她就是berserker的master。
  肯尼斯这时完全知道了,大概剧情会发生变化是因为,berserker根本就换了一个master啊,但是他完全想不起来,他跟这样的人有什么联系吗?
  ☆、第57章
  看不到这个女人的脸,她给人的感觉跟berserker有一点像,虽然看不到什么黑色的东西围绕,但是却让人觉得她被黑暗包围。
  她从来时就一直微微合着的眼眸睁开来了,黑色的眼珠动了动,看向了肯尼斯。她似乎歪了歪头在确认什么,然后露出一个微笑,不,因为脸被面纱挡住,所以说,是给人一种她在微笑的感觉,因为她的眸子微微的弯起,看上去很像是在笑着。
  而被看着的肯尼斯此时正在蹙眉,他觉得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十分的奇怪,说不清道不明。他也完全不知道这个人的这种态度到底是为什么,他不认识这个人吧,但是这个人却让berserker攻击他。
  肯尼斯用眼角微微打量了周围,现在的情况也并不算是十分不利。而且对方露面了,也就是说,不再是他在明处而对方呆在暗处了,虽然这并不会令他占据许多优势,不过至少知道了berserker的令主是这个人,而不是间桐雁夜。这个世界确实是在改变呢。
  吉尔伽美什嘴角浅浅的勾起,跟别人那警惕着的样子完全不同,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感觉。
  肯尼斯,对吗?没有起伏的声音,但是听上去好像很久没有说话,有一种刚学说话,说出来的句子还是断续的感觉。微风吹起了她黑色的头发,她的眼睛眨了一下。
  看似温柔实则带着冷意,看似无害实则带着残忍,即使面对死亡的深渊也丝毫不犹豫也一点都不害怕,优雅从容,绝对的黑暗王者,这就是
  她张了张口,嘴里说出的却是。
  我的名字是爱,直到圣战结束之前,我将会对你测试,也就是我会对你展开战斗,所以请你认真对待。如果通过了,那么你就能拿到在这个世界自由行走的通行证,反之,你必须把你的灵魂,你的力量全部都交出来。
  再一眨眼,眼前已经没有人了,那个人不见了。
  韦伯拉了拉身边的rider:喂,刚刚那个人是不是不需要圣杯也不会跟我们敌对?
  这个人,看上去很神秘的样子啊。爱丽丝菲尔喃
  分卷阅读40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