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4
作者:迷榖木[第二部完结]      更新:2021-02-09 06:07      字数:3589
  [红楼同人]红楼之战环三 作者:迷榖木[第二部完结]
  分卷阅读124
  你,到时候恐怕你会做错事情。
  贾政要说的事情,贾环知道三分,不过大部分也不过是听着旁人说起过的,再多也是没有的了。贾府原本到京都其实已经是没落了,要不是太上皇心疼老人,便没有贾府之前的热烈了。
  府上原本是帮着太上皇看着江南那处富庶之地的,如此一来当初废太子出事前,自然对着贾府是诸多拉拢,这太子便是未来储君,能跟着未来储君唱反调那是嫌弃命太长了,不过贾政他们也乖觉,透过老太太跟着太上皇先打过招呼的,得到了首肯这才提供了大量的银钱给了太子。
  后来太子倒台,太上皇病中,荣宁二府之间出现了真挚。贾政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实实在在的叹了口气,之后拍了拍贾环的肩膀,自己则站了起来,站到了窗户边,看这外头的景象:你大老爷跟我商议之后,便采取了龟缩之策,便是什么也不干,我平日除了去衙门点个卯,什么都不插手,而你大老爷则做出了一副寻花问柳,只在乎享乐的样子,一开始也不过装的,只是那宁国府跟着大部分的大臣抱了八阿哥的大腿,结果你也知道,这上台的是四阿哥。而那八阿哥,正是如今南王。
  说起南王,贾环便立马有了印象,南王争权失败,如今只有池宸一个儿子,而池宸早已经跟着圣上干了,要说这皇位实在害人,贾府两次压错宝,难怪到了如今这样的地步。
  贾政之后又询问了一些关于贾环在西北的情况,之后便让他早些休息去了,等着贾环出了院子,从书房里侧才走出来了一个男子。
  贾政见着对方,便道:先生坐,如今已经见过我这个不孝的儿子,不知道先生可愿意为他出谋划策。
  那清客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不知道老爷如后准备怎么办?
  贾政叹口气:这辈子,我也就这样了,也不求府里能跟我父亲那时候一样,只求不要断了根,若是不然,我实在无颜去见我那死去的老太太。
  老爷若只是如此心愿,又何愁日后,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那人对着贾政的性子还是有几分熟悉,不过是老实过头便有些迂腐罢了。
  当初要不是拼着一死去圣上面前澄清了所有,如今哪里还有我们贾府的存在,好在圣上平日看着虽然严苛,对着我们这些老人上且有一些温情。贾政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想起大殿上冰冷的地面,对于自己府里的事情实在不好再说了,那日让他彻底的明悟了,为什么自己夫人会在那种时候离开贾府。
  王家的倒台意味着新一轮的皇位之争已经开始,他想起了如今已经成年二阿哥,又想起曾经在太上皇膝下养了许多日子的三阿哥,一切的纷争永远不停。
  贾环自然不知道他的父亲如今担心这担心那的,他不过是先回京招呼了自己的那些朋友见面。
  他之前熟悉的不过的也不过是池宸,不过好歹有几个一道吃喝玩乐在太学里认识的,不过他第一个去见的自然是乌学典。乌学典如今已经成了乌祭酒,整个太学一旦做成了祭酒,就没那么多规矩了,门口的人听说是找乌祭酒的就仔仔细细看了看贾环的那身官服,明明是武将,怎么跟太学里的祭酒有关系?
  大人可是找乌饶阳,乌祭酒大人?
  正是。贾环点点头,对着那人一抱拳:劳烦通报一声,便说是学生贾环前来拜见。到底是经历过战场的人,那看门饿忙摆手,一溜烟的便往里头跑。
  贾环靠在门边看着另外一处进进出出的学子,忽然想起自己的青葱岁月,果然那时候的自己是最悠闲的,每日不过是沉迷与学业,旁的什么都不用管。
  他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身子微微弯曲靠在柱子旁,整个人的神智都有些迷瞪瞪的,也不知道想什么,说起来自己果然是个冷心冷面的人,之前在西北明明跟自己关系那么好的那些个兄弟,如今都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
  他正想着,那门卫点头哈腰的跑了过来:环少爷里头请,祭酒大人听闻是您来了,很是欢喜,快请,快请。
  贾环对着门卫一点头便进去了,快走到门口,这才想起自己忘记带东西了,来见老师居然是空着手的,他顿时觉得脸色有些不好,进退两难了。
  要不先回去买了东西再过来?
  怎么到了地方还准备回去呢,你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乌祭酒赤着脚站在门口,未扎起的发散在身后,身上披着一层泼墨纹的白纱,容貌依然不变的俊美。
  作者有话要说:编辑到底有多爱你们我居然出现在了编辑推荐上
  好吧,一万字更新
  原本说好五万字完结的如今再说吧,我码到哪里,你们看到哪里吧
  恩,记得留言,记得收藏,记得收藏这么可爱迷人的作者菌~~~~~~~~~~~~~爱你们呦
  ☆、第一百一十三章
  祭酒的屋子都是二层抬起的建筑,底下是镂空搁放一些杂物,上头单层的木质建筑。挂着纷飞遮阳的白布,贾环都懒的吐槽对方这种豪放的行径了。
  乌祭酒显然不准备这样放过贾环,他的手指摸上了贾环的脸,拧了一把:不是说去西北吹风沙了么,怎么如今这脸还是这么娇嫩。
  一个男人怎么能用娇嫩呢,贾环一边想着一边脱了鞋,跟着乌祭酒往里头走。单独属于祭酒的屋子是很大的,毕竟对于太学里最高领导是需要特殊照顾的,而乌祭酒本来就是个喜好奢华的性子,里头更是装点的惊心夺目,随手拿起的小饰品都似乎有不凡的来历。
  贾环依着桌子坐在了软垫上,四下看了看,墙壁上一整排的名人字画,许多都是朝中如今当政的大臣,贾环的眼睛微微眯了眯,果然太学的存在,是京都政治中心培养点,能做到祭酒,乌祭酒的身份就更值得去思考了。
  乌祭酒伸手拿起了茶壶给贾环倒着茶,一边倒着一边问:你如今回来,府里可有安排?
  六品的步兵营典仪,只需要逢年过节露个头,每过十天去军营报个到便可。贾环对自己父亲的安排还是很放心的。
  乌祭酒听完,呵呵一笑,将手里的被子推到了贾环面前,看着贾环的眼睛道:三日后便会有圣旨让你进宫任三等侍卫,你若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就认认真真的考试考虑到底去抱哪天大腿吧,对了南王世子在西北立下大功,如今受圣上恩赐,去了江南。
  贾环哦了一声,没什么表示,脸上神情不动,只是伸手拿着杯子喝着水。
  你就没什么想说的?乌祭酒等着看贾环的好戏。
  贾环抬头看着乌祭酒的眼睛,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他认真的说道:祭酒大人,您的茶似乎比以前好喝多了,这是哪里的茶叶,怎么我没喝到过?
  乌祭酒顿时就觉得无力了:好吧,会为了你操心,简直就是我吃饱了撑着。他翻了个白眼,自顾自的喝起茶来。
  要说两人之间其实有很多的话题可以说,偏偏贾环这会什么都不想讲。
  他不说,乌祭酒自然也不会提前开口,两人不过一起坐在屋檐下,一起喝着茶,看着院子里的景色。
  忽然有了动静,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贡生,抱着一堆的书跟在管事的身后,到了面前之后就啪的一声跪在了乌祭酒的面前。
  学生荣耀宗,见过祭酒大人。那人长相平凡,不过一开口便觉得声音有些悦耳。
  乌祭酒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吩咐人起来,淡淡的问了声何事。
  那人抬头就见着贾环也在,又看了看乌祭酒,似乎并不想在旁人在的时候说起自己的事情,可是又不见贾环回避,只好咬咬牙,寄希望于对方不认识自己。
  学生今年的考绩只得了一个良,若是此次依然不行,来年就得分去远东,并非学生不愿意去那苦寒之地,实在是学生父母如今皆在京都,若是学生离开,他们便无照应之人。荣耀宗倒是没说什么废话,来了便开门见山的说了自己的情况。
  国子监的情况,贾环其实是了解的,每年的考绩其实并不难,不过他自然也是听说过一些考不好的直接分到小地方去做府衙,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问题,若是有背景,有人帮扶则不同,除了国子监只需入了翰林院,之后便是升官发财,文官羡慕的封侯拜相了。
  只要没有太多的过失,慢慢的熬着资历总能上去的。
  贾环的主意在自己肚子里转了一圈,之后便拿起杯子自顾自的喝着水,留了荣耀宗给乌祭酒应付。
  乌祭酒只吩咐人起来,之后就拿起水壶一边倒茶一边打量着宗耀荣。
  就在贾环跟宗耀荣都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乌祭酒开口了:你是七年前中的进士,甲榜十七,进来之后成绩一直不错,只是近些年似乎有些旁的主意,因此在功课上拖拉了许多。
  所谓有旁的主意,不过是因为前阵子这个宗耀荣找上了一个靠山,因此前几天都直接混过去,谁知对方是个喜新厌旧的,不过两年便没了当初的浓情蜜意,偏偏这种事情又不是光明正大能说的。
  宗耀荣咬了咬牙,想离开不受这侮辱,只是想起家中老父母,又只能让自己忍受着,自己做错的事情,自然要自己扛着。还请祭酒大人多给学生一次机会,学生日后日后怎么样,其实他也不知道。
  乌祭酒倒完茶,看了贾环一眼,之后转过头看着宗耀荣:便是你这次不去又怎么样?
  宗耀荣听见乌祭酒开口,立时抬头看向乌祭酒。
  乌祭酒不躲不闪,双眼直直的看着宗耀荣:你是两榜进士出生,到底了地方便是七品府衙,便是小地方又怎么样,你念了十几年的书,便
  分卷阅读124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