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6
作者:迷榖木[第二部完结]      更新:2021-02-09 06:07      字数:3604
  [红楼同人]红楼之战环三 作者:迷榖木[第二部完结]
  分卷阅读126
  真的不能告诉贾环,否则就会有天大的祸患。
  外头的马车停了下来,估计是到了地方了,贾环先离开了,之后就站在外头等着池宸下来。
  池宸下来的时候已经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下了马车便见到一干官员都等在门外,而贾环早已经安静的站在了他们之中。
  池宸哈哈笑着跟着兵部尚书进了兵部,之后等着众人都磕了头,请了安,喊了起,这才开始今天他来兵部的目的。
  圣上手里能用的人很多,更何况如今他已经解决了一切心腹大患,要说如今也不过是找之前给他使绊子的人秋后算账罢了,其中当然有南王,可是处置南王跟任用池宸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关联,毕竟池宸是他看着长大的,要说南王对池宸尚且有亏欠,于是捏着南王,看着对方痛苦对圣上来说,也算是平日的休闲。
  南王跟圣上明明是兄弟,同父异母的兄弟,可是偏偏两人之间确实不死不休,之间的恩怨可以从废太子说起,然后倒圣上登基之后那些糟心的事情,如今总算抽出手了的圣上,自然不会让他们好过。
  兵部原本是忠勇王的地界,不过如今忠勇王让他给调走了,只是兵部里的兵部尚书却没什么实权,底下的好些兵部侍郎都是当初忠勇王的人手,之前因为年尧的事情,圣上没有动兵部,这次池宸来,自然是要动了。
  兵部尚书是个老实人,他虽掌管兵部,可是底下能调动的也不过是少数的人,当朝的兵力分部有些许不同,分为在旗和绿林。两者之间有很明显的风格,在旗的基本都掌握在皇族手中,算是池家的私人军队,而绿林则分属天下,由底下人掌握。
  在旗的八旗之中,忠勇王曾握有两旗,废太子之前,大皇子握有一旗,南王一旗,其他四旗分属京城由历代王爷掌控。
  圣上借着这次西北之事将忠勇王的两旗交给了池宸使用,而那两旗旗主自然是留在了京都,去了一圈回来就不是自己这种事情,一般人都受不了,因此旗主明着给了池宸面子,暗地里却是不停的使绊子。
  京都里的人事复杂,凡是说的上号的总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一个不小心扯错了,背后指不定能拉出谁,当今圣上不好伺候,可是当今太后也不好伺候,那些个活着的太妃又各有势力,也就是说在京城,一块砖头砸下来,指不定就砸到好几个皇亲国戚的。
  若是街上见到拎着鸟笼说自己是圣上的堂堂堂外公的也不一定是假的,反正来来回回的总能牵扯出一些关系,因此在京城开酒楼,做小二的,都有非凡的本事。
  等着池宸进了兵部,就没贾环什么事情了,他独自一人坐在书房里研究着兵部的书籍,因为作战需要,兵部有相当多的游记,介绍着各地的风土人情,不过对于贾环来说,这些都没什么看头,因为他天生就比这里的人多那么一些情报知识。
  对于贾环这个初中好歹上过地理课,然后一定要背出中国地图的人来说,关于地形地貌方面的研究,就跟开了外挂一样,兵部里若是有人气了纷争,经常会问贾环,再去书里找证据,基本都不会说错。
  等着天色将黑,贾环收拾了东西就准备回府,轮班的一天又过去了,他又有好几天可以无所事事。
  等在兵部的大门前,还未等多久,就见着自家的马车过来,可是问题是马车上的车夫不是冬至。
  春耕看着贾环也替他觉得辛苦,明明每次都很认真的去拒绝,但是自己这些人依然都会按时回归。似乎没有一个人能说服池宸让他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偏偏到了他如今这个位置,已经没什么人能说了,连池爷都放手了。
  贾环看着春耕就觉得自己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看着对方问道:我的车夫呢?
  春耕没回答,贾环看了他一眼,疑惑的偏了偏头,就见着马车帘子掀了起来,里头露出了池宸半个身子,只听得里面一声进来,春耕便对着贾环一摊手,贾环深吸了一口气,脚步沉重的上了马车。
  人才刚上,就被池宸一把圈住了腰,拉进了马车内,春耕都不用人吩咐,利索的启程。
  池宸什么也没说,只是等着马车到了贾府门口,便将贾环放下,连同马车,等着冬至从门里跑出来,池宸已经换了另一辆马车离开了,贾环看着冬至要将马车拉倒后头去,便开口问了一句:怎么不是你在门口等我。
  冬至疑惑的看着贾环:不是少爷吩咐人,让我先回复的么,说是有事自然会有人送了您回来。
  贾环既不能以后不要听别人的,也不能说你怎么能这样就走呢,毕竟是池宸做下的事情,就算自己这次吩咐的再详细,下次他依然能找到人,做下这种事情,然后让自己顺着他的心意。
  或许我真的该娶个老婆,断了他的心思,可是为了自己就这样害的别的女人一辈子,真的好么。对于贾环来说这种自私到一定程度的事情,以前他是一只会做的,可是自从知道人时候有灵魂,他就开始变的迷信了,他就开始怕一旦自己真的死去之后,是不是要面对那些所有的罪孽,已经是杀戮无数了。
  冬至走到了贾环面前,伸手晃了晃,小声的喊了两声少爷,然后看着贾环看向自己,这才露齿一笑:刚刚老爷吩咐人来喊你去吃饭呢。
  贾环听说是贾政喊自己,便点点头,将手指伸进了自己的衣袖中,双手交叉到一起,搁在了胸前,看了一眼外头地上被马车压出来的雪痕,回身道:走吧,别让老爷等久了。
  冬至哎了一声,就推开了门,两人进去,里头跟外头果然还是有些不一样的,院子里的积雪被清理了大半,只剩下花坛中央那些假山石上的皑皑白雪,顺着石头尖,结成了冰晶,反射着夕阳的五彩。
  作者有话要说:我完成榜单了,你们真的没什么想说的么
  池宸要开始温水煮青蛙了,他已经开始明白,并且开始重视。
  ☆、第一百一十五章
  池宸的行动,代表着某种宣誓,第二日起连那些带来小门小户女子信息的官媒都不上门了,这反而让贾政开始意识到自己不能再放任了,于是一大早的就吩咐儿子到自己书房里来谈话。
  贾环进了屋子就见着自己便宜父亲皱着眉,似乎在思考很要紧的东西一样,于是就默默的凑了过去。
  给老爷请安。他也就象征性的跪了一下,贾政也不再计较,反正自己儿子附近也有官身,又没旁的人,他看了看四周站着的四五个下人,挥手便让他们走了。
  起吧,以后别折腾了。如今你年纪也不小了,你姨娘又想着让你早些成家立业,你自己是如何想的?贾政问的有些忐忑,毕竟他才接到消息,做个自己这个儿子是让南王世子给送来的,可是尽管如此,他依然希望自己儿子能娶了媳妇,生个娃什么的。
  家业未成,谈何娶妻?贾环倒是实在,他觉得自己就是风雨飘渺一浮萍,若是娶了妻,不是平白耽误了对方。
  贾政看着贾环,绝对自己儿子说的是真话,于是想了想自己年少时候,似乎并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不过是老太太找了个妻子,因为他很早就知道未来妻子是谁,之后便只是等待,说起来也是自己惭愧了,若不是贾府出了这么多的事情,贾环肯定不会这样。这样一想一切的责任似乎就到了自己身上了,贾政叹了口气:若是有了妻子,或许你便更有上进心了,先成家后立业也是可以的。
  贾环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要拒绝,只是他心底隐约觉得有些不好,可是既然自己做不了决定,那就听或父亲的吧,犹犹豫豫的沉醉在一种**里的自己,确实是累了。
  如此,便有劳父亲劳累了。贾环觉得自己亲手把自己的一段感情画上了句号,一时之间身心俱疲。明明之前他并不觉得这份感情到底有多重要,可是一旦真的画上休止符,真心累人。
  恩,为父太好的或许寻不着,可若是贤良淑会的,还是行的。贾政怕贾环多想,卡扣下了保证,贾环点点头,率先告辞了。
  等着出了书房,贾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着天边的云,只觉得自己分外的渺小,明明知道那份感情没有未来,却还有所依恋,果然是个蠢人。其实一开始不过是希望自己有个朋友,在这个时代有个牵挂,最原始的*,不过是亲人罢了,等着亲人不成只能做朋友之后,又怕做朋友不成,所以拒绝作为**,偏偏如今做不成**也做不成朋友,得不偿失。
  两个都没谈过恋爱的人想在一起,简直就是灾难,旁人看着累不提,两个人自己本身都没留下多少好的回忆,偏偏那些最真实的记忆,都是两人作为朋友时候的情况,这种确实就只有淡定的分开,才是最好的。
  贾政很快的找了一家人,跟对方交换了生辰八字,而后在贾环还不在知道的时候,就把恳帖给送到了人家门里,等定下了婚期,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真的要成亲了。
  等到贾环的弟弟贾扣五岁的时候,贾环的第一个儿子出生了,对了,当时池宸的儿子已经三岁半了,原本都以为会有什么事情,等着看戏的人发现原本风暴中心口的两个人居然各自成家。南王在池宸有了儿子的那一年就去世了,跟着一到去的,还有南王妃,南王府就这样被封了起来,原本的南王世子府,去掉了世子二字。
  新任的南王新婚第二天就去了西北征战沙场,而后就连孩子生了都没有回来,贾环的妻子确实李纨的族妹,也说不清到底是因为什么嫁给贾环,只是新婚之夜,贾环没有睡婚房,而那新娘也没有要求,等着第二天早起贾环到房里换衣服,看到
  分卷阅读126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