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7
作者:城边向日葵      更新:2022-05-09 22:15      字数:2165
  [重生]得之我幸 作者:城边向日葵
  分卷阅读57
  又看向张敏静问道。
  “是真的。”张敏静又说了一遍。
  张妈妈这才安心的又打量了一番陈棕桦,开心的说道,“陈棕桦,对吧?我就叫你棕桦了,叫小陈显得有些不合适,还是棕桦好听。这是个好名字,人也长得俊。你妈妈可有福气了呢。五行是不是缺木啊?”
  “是的,我名字是奶奶取得,的确是因为五行缺木才取得这个名字。”陈棕桦被张妈妈热情又拉到了沙发上一番长谈。
  “那正好啊,我家敏敏就是五行多木,你俩绝配啊。”张妈妈感叹了一声,“棕桦,怎么和我们家敏敏认识的啊?谁先追的谁啊?家里几口人?都做什么啊?”
  张敏静抚额一叹,“妈,你这态度变得也太快了吧。刚刚还怀疑人家是不是我真男友呢,现在就查户口了。你一下子问这么多怎么回答得过来嘛?”
  “又不是问你。”张妈妈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张敏静就嫌弃的说了一声。
  陈棕桦微微一笑,煞是好看,温和的说道,“妈,时候不早了,我先去做饭,做好饭再和您详细说怎么样?敏敏平常都说我做的饭好吃,今天也给妈露一手。”
  这话说得张妈妈两眼直放光,不过面上还是客套的说了句,“你来妈这,妈哪能要你做饭呢。还是妈来吧。”
  “妈,我本来就应该孝敬您的,给您做顿饭是应该的。”陈棕桦站起身,身高优势一下子突显出来,“不过我可能有些不熟悉家里的厨房,妈可以指导我一下。”
  “那是,那是。”张妈妈连连点头。
  张敏静看着这两个人把她一个人丢在这,结伴去厨房不禁又叹了一声,陈总好段位。她母亲大人本来那个态度一下子就扭转了。不过,她母亲怎么也被陈棕桦给带偏了,开始用妈自称了。她好像这辈子栽倒这个叫陈棕桦的人身上爬不起来了。
  一顿饱餐过后,张妈妈拉着陈棕桦又聊了许久。
  临到要走的时候,张妈妈又将张敏静叫到了一旁,“敏静啊,一转眼妈老了,你也大了。不过妈妈永远都爱你。陈棕桦这孩子妈也考察了,是个好的。妈虽然看着糊涂,但心里还是清楚的。这是你第一次往家里正式的带人,妈知道,我女儿一定是喜欢这人喜欢得很,才会带回来给妈妈看的。妈知道,妈也都懂,你喜欢的就是妈喜欢的,你满意妈自然会满意。”
  听到这段,张敏静只觉得眼泪快抑制不住的往下流,不过她抬了抬头,把泪水死命的压了回去,“妈,你放心。陈棕桦,是我看上的人,我相信我看不错他。”
  “那就好,那就好。”张妈妈一连又说了好几遍。
  和张妈妈告别时,陈棕桦正色庄容地同张妈妈说了句,“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敏敏。”
  回了陈棕桦的公寓,放一关门,张敏静就感到了熟悉的一道目光盯着她的后背。
  “怎么了,盯着我干嘛?”张敏静脱了,往沙发走着。
  “敏敏,刚刚有件事你是不是忘了?”陈棕桦又扬起了那像蒙娜丽莎的微笑一样完美的微笑。
  张敏静被这么一提醒猛地就想起了,陈棕桦指的是什么,不过还是装作没看出来的说道,“什么事啊。今天不是有人说要给我好好揉腰嘛,我也确实累了。我先去拿睡衣,然后去洗澡了啊。你要是累了就算了,我也不用你揉了,你去你房间的浴室也洗洗睡啊~”
  张敏静原本往沙发迈的步子猛然转向,往卧室走去,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了衣服闪进了浴室。磨蹭了好久才从浴室出来,出来时,周围一片寂静。张敏静想,陈棕桦应该是在自己房间的浴室洗完了,然后就睡了。
  不过,当她回自己房间的时候,发现有个人正坐在她床头等他。张敏静尴尬地笑了笑,“你还没去睡啊?想着你今天做饭也应该累了。”
  “不累,媳妇儿别担心。”陈棕桦笑得狡黠,又起身凑近张敏静,“是不是要跟我解释一下吴凡和朱医生还有支明是怎么回事啊?咱妈怎么会以为支明是你男朋友的,我这个正主怎么反而受了怀疑呢?”
  “嘿嘿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前一阵子被我妈逼着相亲,然后就是很复杂的一时半会说不清的被误会了。”张敏静打着马虎眼,不好意思的说道。
  陈棕桦似是相信了这种说法,伸手将张敏静一带,将她带到床边坐下,“是吗?”
  张敏静看着陈棕桦依然有些臭的一张脸,撒了个娇,摇了摇陈棕桦的手臂,“棕桦别生气啦。”
  “我没生气。只是你下次应该早点跟我说的。不,最好是没有下次了。”陈棕桦叹息着说了声。
  “知道了,棕桦。”张敏静吻了下陈棕桦的脸颊,“算了,我腰现在也不疼了,不用揉了。你今天也忙了一天,回去休息吧。”
  陈棕桦只觉得自己脸上有什么软软的东西一触即逝了,像是蝴蝶还没抓住就走了一般。他一时间想要继续感受那种香香软软的感觉。于是顺着自己的心意,吻向了张敏静的唇,初时,他还保持镇静,感受着那份软软的触感,后来听到对方鼻子里轻轻的发出了‘哼’的一声细小的声音,他瞬间乱了呼吸,不受控制的加重了动作。
  张敏静此刻也是神情迷乱,她本就欢喜着面前的这个人,自然是不会抗拒的。待到感到陈棕桦的双手抚上了她的一左一右的两朵花儿,她也伸手去解对方的衬衫。似乎是嫌她解得慢,陈棕桦自己动起手解开了衣服。张敏静看到对方裸出的身体,才神智稍稍回笼。
  陈棕桦见她呆住了,也靠在一边停了下来,双眼看着张敏静的眼睛。
  不知怎么的,张敏静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于是,一时之间,室内升温。
  夜浓,情浓。
  分卷阅读57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