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作者:梅小蘇/梅小苏      更新:2021-02-09 06:07      字数:3523
  [盗墓笔记同人][启红]夜会草 作者:梅小蘇/梅小苏
  分卷阅读13
  又不能自拔。
  直到两人的腿和脚都站得酸痛的时候,二月红这才用手掌摸了一把脸,又深呼吸了一下之后,拉住丫头的手,一双满是憔悴的眼对上了她,有些疲惫地说道:丫头,哥对你怎么样?
  哥对丫头一百一的好丫头双手一起握住二月红的手,双眼中都是感激和温情。
  丫头我们成婚吧
  丫头先是愣了一下,但随即就释然了,主动投入二月红的怀抱,不断地点头回答道:好
  自张启山成婚之后,他就因为一些要务到北平去了半年,新夫人诸多抱怨,但是又说不出什么,直到半年之后他回来,这才得知二月红已经娶亲的事情。
  而且娶的还是佩蓉那个丫头,这对他张启山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羞辱。
  想不到我精心派去的眼线,最后反倒成了背叛我的人,死丫头你找死
  人刚回到长沙,还没先回家瞧一眼,张启山就气哼哼地来到了二月红的家里,不管那么许多的跳下汽车就踢开院门大肆往里闯。
  换做了少妇打扮的丫头正在院子里浇花,听见有人踹院门的声音,吓得手里的水瓢都掉在地上,水也洒了一地,这还不算完,待张启山出现之后,她更是吓得直接就跪在了原地。
  佛佛爷
  不由分说的,张启山过去就直接赏了丫头一个重重的耳光;丫头挨了这么一下,人顿时到底,脸颊发紫,嘴角流出一股血。
  你胆子还真是不小,居然敢做背叛我的事?谁准你嫁给二月红的?
  丫头被打了心里特别委屈,自从跟二月红成婚以来,是她从小到大过得最安逸的时光;过去在张家外宅她一心想做阔太太,但现在她只是想做一个平凡的小媳妇儿,跟着自己的丈夫过平淡的日子。
  可谁知,张启山来了,她也知道自己恐怕好日子不长久了。
  虽然把丫头打得下手重了一点,但张启山依旧没有消气的意思,依旧在质问道:老子叫你做眼线,你还真是尽责,直接做了人家的老婆!你可知道二月红是我的人?
  丫头抹着眼泪,扶着旁边的座椅一点点站起来。
  低着头回答道:知道的一直一直知道的
  你张启山觉得火气没地方冲了,呼吸了一下之后就指着丫头说道: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搅合进来?
  我丫头咬了咬嘴唇,起初不敢,但她还是要说:哥真的对我很好,我们我们生活得也很幸福求佛爷饶了我们吧!
  说着,丫头再次跪倒向张启山不断磕头。
  张启山觉得胸中有团火即将把他烧死一样的痛,他虽被称为佛爷,但他可绝对不是慈悲心肠。
  你做个对不起我的事还敢叫我原谅你?今天我就打死你个小贱人!
  说罢,张启山直接掏出了枪,单手握住后就对准了丫头;丫头张大双眼惊吓之余赶紧用膝盖当脚走,过去抱住张启山的腿再次求饶道:佛爷要丫头的命,丫头没有怨言,但是但是现在丫头肚子里已经有了红二爷的骨肉佛爷那么再次红二爷,想必不会伤害他的孩子吧
  张启山一下子手的动作僵住了。
  这句话确实让他发愣了
  是啊,二月红的孩子二月红的孩子二月红的
  再次看了一眼跪在眼前的可怜女人,张启山不情愿地地作罢,随手将枪丢在了地上,什么话都没说,就转身大步离开了。
  张启山走后,二月红才从里边院子走出来,丫头回头看到他又是一阵惊吓。
  哥刚才的话你
  二月红微笑着将丫头从地上扶起来,爱怜地为她擦了泪水。
  没事就算你过去是他的人,但现在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了,对吗?
  安抚了妻子之后,二月红独自一人面对空荡荡的院子后,他觉得自己有些好笑,原来张启山就是这么样爱自己的。
  除了外边不断的女人,就是派女人来自己身边当眼线。
  张启山这么久了,你对我的,只是占有我几时看到你对有一丝爱意?
  作者有话要说:
  ☆、二月红,你可不要后悔
  1937年
  时间又悄然有了两年。
  这期间,长沙的天开始变了颜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长沙城里开始有了日本兵的驻军,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家的生活还是变得不那么太平了。
  虽说这城里还有张大佛爷保着,日本人还不敢怎么样,但已经有些人开始蠢蠢欲动,找张启山的麻烦了。
  近日,张启山接到了一封信,说是之前的故人送来的信,一看信封的落款,张启山不禁一惊。
  是周佛海?他奶奶的不要脸的货,居然投靠了日本人,亏得他当年还是一副文人的样子,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就该一枪结果了他。
  张夫人挺着微微隆起的肚子,从这里经过,听到张启山在发脾气,就主动过去询问道:怎么了?谁来的信?
  张启山没回头,直接将信交给了妻子,口中还不断咒骂道:真是他娘的混蛋,那个周佛海居然把女儿得了疯病的事也怪罪到了我头上,还说什么如果我不跟他合作,他就到日本高层去告发我,哼!这天下,还当真要变了。
  张夫人看着信上的内容,心中也不禁一揪,回想当初逼疯周小姐的始作俑者应该是自己,如果说周佛海将罪过归功于张启山,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周佛海做了汉奸的事,是怎么都不对的。
  启山,既然那姓周的在信上说,要你带着日本人去挖宝,那你何不直接找个机关多的墓穴,引他们过去得了,反正那些人也不懂什么下墓的学问。
  张启山喝了一口茶,伸出手指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后,说道:你先出去吧,让我再想想
  张夫人摸着自己的肚子,心里的委屈不知该向谁说,自从嫁给了张启山,她几乎过得不是女人的日子,虽说现在怀了孩子,但是这个做丈夫的,也是完全不关心的样子
  妻子的话张启山也不是完全没有听,只不过一说道下斗,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二月红。
  想来,自从上次在二月红家里打了丫头之后,他就再也没去过二月红的家了最后一次跟二月红的亲昵,还是两年之前了。
  虽说二人住在同一个城市,却隔了两年没有再见过
  如果不是因为国家大事,张启山恐怕不会再有机会踏入二月红的家门了,而他也知道二月红不会见自己。
  但是,这次张启山一定要来。
  近日二月红一直深居简出,他已经放出话说坚决不给日本人唱戏,为此除了必要的出门事务外,他都是躲在家里看出养花的。
  两年前丫头意外流产之后,身子就一直不好,也再没能怀上孩子;二月红为了给丫头治病,已经花了不少的积蓄,但是丫头的病就是不见好转。
  就在这个时候,张启山登门拜访了。
  虽然时间过了两年,二月红的心里始终都忘不了张启山对自己的那些种种不能说不好,只能说他的那种爱,自己实在无福消受
  但,既然他这次主动来的,二月红觉得还是不能不给佛爷面子的。
  丫头将张启山请进屋里,二月红也请他这边坐,两人分宾主落座之后,张启山就开门见山地说明了来意。
  红儿不,二爷,这次我过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个对付日本人的方法,你估计也知道,之前那个周小姐的老爹周佛海现在做了日本人的狗;不只如此,他这次回到长沙来打算跟你我报仇,还要找些好处去讨好他的日本主子。
  二月红喝了一口茶表示明白地点点头道:佛爷说的这些,在下都清楚,周佛海也派人送了信给我但是,我现在实在不想再搅进那些无聊又劳神的事情当中了,我想以佛爷的智慧,去对付日本人也就绰绰有余了,不差在下这么一个闲散惯了的人。
  话不能这么说,现在的局势恐怕日后整个长沙都会被日本人占领,如果你我不想些办法阻止,那
  好了佛爷,不要说了。
  张启山说话有些激动,二月红明白他这次确实是为了大事来的,可自己现在担心着丫头的病,实在无暇顾及那么许多。
  打断了张启山话后,二月红看着丫头说道:佛爷,自从丫头小产之后,身子就一直不好,如果我就这么置身跟你去了,那丫头的病怎么办?你觉得我会是一个丢下妻子而去的丈夫吗?
  张启山觉得二月红这话实在羞辱自己,毕竟张启山自娶亲以来,跟夫人的关系就一直不太好。
  这些张启山就忍下来了,他的视线再次看向了丫头,心中早就对这个女人恨之入骨了;这是第二次了,第二次她搅扰了大事。
  二月红的情绪有些激动,丫头站在角落听到心中一揪,赶忙往里间屋去了。
  张启山余光扫过丫头躲出去的身影,心想那女人还是很知趣的。
  这里单独就剩下他们两个之后,张启山这才放下了刚才的所有做作,几步走近二月红,伸过大掌一把攥住他的手腕,将他拉入自己的怀中。
  张启山你做什么?放手二月红虽然在挣脱,但生怕丫头听见他们说话,反抗的声音也放的很低。
  但张启山却依旧死死攥着他,眼神也死死盯着怀中的人儿,语气中满是相思和得不到的股股怨念。
  红儿,都过了这么久,你到底还在气什么?难道说只是为了很我赌一口气,你今生都不算再见我了?张启山气急败坏地不给二月红回答的机会
  分卷阅读13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