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大结局
作者:天海山      更新:2022-06-17 17:11      字数:5319
  许扬瞳孔猛缩,扬手掷出天宵针,同时拉起瑶池便先后疾退,“快走!”
  四下里顿时响起天道宏音,泷始下意识地脚下一缓,忽而想起以前曾见识过这个许扬的“诈术”,当即继续分开烈焰,向前扑去。
  但就是这么一顿的工夫,许扬和瑶池已退出了百余丈,四下里大量妖兽在龙皇的指挥下开始悍不畏死地猛攻泷始。
  “我们快离开此地!”许扬施展天波羽驰术,与瑶池凌空飞过。
  在他们身后,皓夕追了上来,抬手掷出一把木伞,将附近的时空乱流击散,焦急道:“别忘了要去琉城救我王兄!”
  许扬瞥了眼在妖兽群中横冲直撞的泷始,皱眉道:“我尽力而为吧……”
  他话音刚落,便听到头顶的海燕高声啼叫,“十多,万人,冲过,来了!”
  许扬心中大惊,真是祸不单行,眼下随便那方人马肯定都是自己的敌人。
  他掠上高空,转头向西望去,果见黑压压的修灵者大军,正以极快的速度朝自己这边疾冲过来,为首的战阵中旌旗招展,正是天昌国的御林军。
  “糟了……”他看了眼因消耗灵力过度而脸色苍白的瑶池,正苦寻退路,便见人族军阵之中有几道身影冲天飞起,直朝自己这边而来。
  为首的正是须发皆白,背着葫芦,手持破木杖的丰俊吾。
  他用木杖指向许扬,沉声道:“许扬,你身为人族,又是玄华宗弟子,当知熔天鼎对我族之重要,速速将所持残片交给我,你仍对人族有功无过!”
  他身旁的夏如蓝则尖声道:“若再执迷不悟,便莫要怪我等不给肖兴和面子了!”
  许扬摇头苦笑,指向远处浑身金光的泷始,道:“就算我让瑶池将残片给你们,最后也会落入仙族之手。”
  丰俊吾等人向妖兽群中的泷始看去,无不瞳孔猛缩,失声惊道:“他、他竟然突破金仙境了!”
  “没错? 那确实是金身所散发出的仙芒……”
  “听闻泷始的魂魄曾受过伤? 没想到他竟然还敢强行突破。”
  “他这是不惜拼着玄域重创,也要抢下熔天鼎残片!”
  “此乃两族气运之争? 他必然会如此施为? 我等也只能和他拼一把了!”
  丰俊吾却是摇头,“眼下除非那几位能从神持界赶来? 否则即便我等一起上,也断不是金仙境的对手……”
  夏如蓝咬牙道:“就算死? 今日也绝不能令熔天鼎再落入天庭之手? 否则千年前八柱世家的先辈们便白死了!”
  许扬趁几人犹豫之际,向不远处的龙皇示意,“令妖兽拖住他们。”而后拉着瑶池缓缓向后退去。
  皓夕见状,立刻拦住他们道:“我王兄还未救出? 你们不能走!”
  丰俊吾立刻朝这边看过来? 冷声道:“许扬,以你的修为,就算跑出百里外,我也能立刻追到你。”
  许扬见状,索性盘腿原地坐下? 摆手道:“算了,我是谁也惹不起。你们和泷始谁赢了? 便来取熔天鼎残片吧。不过希望您能放灼煌一条生路吧,他手里还有些魔族兵马? 若是能和你联手,或许还能与泷始一战。”
  他见丰俊吾似有所意动? 又侧头对瑶池低声道:“等会儿他们若发生激战? 我们便寻机离开。”
  正说话间? 泷始突然周身金光大盛,一击掀飞了数百头妖兽,又将迎上来的天昌国御林军的战阵拍散了一大片,以无可阻挡的气势猛冲至丰俊吾等人近前。
  三圣五宗的强者们无奈,只等仓促应战,却立刻便被强大的金身压制,所有的灵宝、灵术砸在那刺眼的金光之上,连一点儿水花都无法激起。而泷始随意举手投足间,便能令他们极为狼狈,不是被毁被打成重伤。
  丰俊吾仰头服下一颗天阶疗伤丹药,脸色这才略好了些,慌忙对身旁弟子道:“去,让他们放开灼煌,告诉魔族,只要我能夺回熔天鼎残片,便立刻退出长明界,并助他们赶走天庭的大军。”
  “是!”
  不多时,一名赤发中年男子在大队魔族强者的簇拥下,从西北侧赶了过来,远远便咬牙向泷始怒吼,“无耻小人!我按密约带兵赶到,你却趁机偷袭我的王城!”
  泷始冷哼一声,“你族中出了叛徒,琉城失守,魔族气数已尽,我只想拿回炼天炉残片而已。”
  赤发男子向身后大军挥手,喝道:“给我上,屠灭仙族大军!”
  刹那间,无数魔族兵马呼啸着冲向泷始,而后者所带的仙族人马此刻也已列阵赶了过来,立刻针锋相对地发起了对攻。
  龙皇甩尾来到许扬面前,指着混乱的战场问道:“阿爹,我们帮哪一边?”
  许扬眯眼看着尸山血海般的战场,已经状若天神的泷始,微微摇头,“谁也不帮,收拢咱们的人,找到机会就了脱身。”
  正在此时,天空中隐隐出现了数个由雷霆构成的巨大漩涡,每个都有方圆数百里大小。那些漩涡之下,时空错动比平时密集了千百倍不止,整个世界如同疯了一般,又似混沌初开的天地,不断升腾翻涌。
  瑶池眉头紧蹙,道:“这些强者至少也是圣元境,加上金仙境的泷始,无不在引动天道之力交战,恐怕他们已引发了天道的异动。”
  许扬眼角跳了跳,“那岂不是更加危险了,咱们还是尽快离开的好……”
  忽有一个飘虚的声音出现在他耳旁,“眼下正是最好的机会,你一定不能错过!”
  “谁?!”
  许扬和瑶池一起转头,便看到一个雍容的妇人虚影,正悬浮在他们面前。
  “永镇大姐?!”许扬立刻惊呼出声,“你怎么来了?”
  “我在神持界寻你多年,一直都没找到你的行踪。”永镇道,“方才天道出现异动,我才得知你已到了这方天地,便立刻赶了过来。”
  瑶池见是许扬的熟人,立刻向那虚影行礼示意,“见过永镇前辈。”
  “原来你是仙族之人,”永镇打量瑶池,道,“难怪能看到我。”
  她又转向许扬,咬牙切齿道:“许扬,你还记得曾发誓要助我诛杀一个人吗?”
  许扬点头,“自然记得,他叫景爻。”
  “没错!”永镇用力一指远处被金光笼罩的泷始,“此人便是景爻!”
  许扬大惊,“你不是说他是个人类吗?而泷始却是仙族。”
  永镇点头,“我也是到了此刻才知道的。”
  她凄然而笑,“上万年了,我都一直被他蒙在鼓里,即便死后,也仍被他的谎言所骗,误以为他乃是人类……”
  她长叹了一口气,厉声道:“许扬,眼下似乎有无数强者正在围攻景爻,你此刻只需借力而为,便有可能将他击杀。
  “若是错过此次良机,以后想要对付金仙境强者,恐怕便再无可能了!”
  许扬心说:那不杀他就是了……
  永镇加重了语气道:“你可是向天道发过誓的,要助我除掉这个无耻之辈!”
  正在此时,远处与丰俊吾、灼煌等人激战的泷始猛然一愣,眼睛向许扬这边望了过来,口中呢喃,“寒月?寒月!是你吗?我就知道,你一定还有残留的魂魄存世……”
  丰俊吾操控着灵力包裹的巨大葫芦向他砸来,冷声道:“与我等交手时,竟敢分心?”
  那葫芦“嘭”地击中隆武胸口,令他身形一阵踉跄,却犹自不知一般,仍望着远处的虚影,“寒月,这次我一定不会让你离开了。”
  那葫芦绕了个圈,又向他后背激射而去,他猛然间狠狠瞪向丰俊吾,嘶声道:“都给我滚开!”
  随着泷始一声怒吼,他体表的金光又炽烈了数倍,竟将飞来的巨大葫芦轻易弹开。
  而后他闪电般冲到了丰俊吾面前,挥出惊天动地的一拳,后者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便发出一声惨呼,被砸得倒飞上半空,落入雷霆交织的漩涡之中。
  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们中实力最强的丰圣竟连一击都没挡住,顿时愣在当场。
  泷始则从那缺口处掠出,一连击杀了数百名人族和魔族的强者,掠至许扬等人面前。
  “寒月……”
  泷始刚说了两个字,便见永镇的虚影“呸”地朝他脸上啐去,“无耻之徒!”
  “寒月,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你听我说……”
  许扬一旁紧紧趴伏在地上,眉头紧皱,自语道:“永镇?寒月?她们果然是一个人!若是这样,那么对人族施下天魔恶咒的,就是所谓的永镇天尊?”
  永镇,也就是寒月公主,如同想要将泷始生吞活剥了一般,狠狠向他脸上抓去,但虚幻的身体却从他身上一掠而过,未能造成任何伤害。
  灼煌最先率众追到附近,永镇转头看向他,立刻高声道:“你当是皇族血脉吧?”
  灼煌看着她,惊声道:“您是……寒月姑母?!”
  “是我。”永镇又指向泷始,“他就是害我族一蹶不振的无耻恶徒,快将他杀了!”
  “是,姑母!”
  灼煌立刻招呼手下,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而三圣五宗的强者也先后赶到,开始猛攻泷始。
  “聒噪!”泷始皱眉扫向四周的敌人,怒道,“且给我滚开,等我与寒月说几句话,再送你们上路!”
  灼煌与人族强者自然不理会他,攻势比先前更为猛烈。
  泷始大怒,仰天咆哮一声,气势大涨,抬手间便将真成子及她身旁的十多人瞬间斩杀。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族大军从琉城方向赶来,泷始四周的包围圈却越来越厚,令他与永镇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丰俊吾虚弱地从天道漩涡中返回,指着泷始向百万修灵者下令,“今日必不惜一切代价斩杀泷始,夺回炼天炉残片!”
  灼煌这边也是振臂高呼,“所有人只攻击泷始,暂不得与人族为敌!”
  泷始看着身形越来越飘虚的寒月,又扫了眼身侧不断涌上来的两族大军,突然放声大笑,“哈哈,你们这些愚蠢之人,竟会与真正的仇敌联手,来对付我这个毫无瓜葛之人!”
  丰俊吾大声道:“莫要听他胡言乱语,加紧围攻!”
  “我胡言乱语?”泷始又是一阵大笑,“对人族施以恶咒的便是魔族,你们不与他们为难,却来攻我?”
  皓月胸口剧烈起伏,声音冰冷道:“没错,对人族的诅咒便是我施下的,而且是以我族的万年气运为代价。”
  她狠狠地瞪向泷始,接道:“但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无耻的男人!”
  所有魔族之人闻言皆是一愣,有人将她所说转述给无法看到寒月的人族。
  丰俊吾借天道之力好容易才发现了寒月的身影,不禁皱眉道:“真的是你?你说诅咒都是因泷始而起?”
  “对!”寒月咬牙道,“这个男人在千年之前,曾化名景爻,潜入混元界,谎称自己是一名仆民,使尽各种手段接近我……最终我却不争气地喜欢上了他。”
  夏如蓝沉吟道:“原来泷始便是景爻?我听闻他用秘术盗来魔族的排兵布阵方略,令天庭依此设下‘灭魔伏击’,一举奠定了定世之战的胜利。”
  寒月惨笑道:“景爻的确是获取到了我族的用兵方略,但这些……却都是我无意间告诉他的,只因我那时已将他当做未婚夫,任何事都没有隐瞒他。却没想到,他竟是天庭所派的暗探!
  “定世之战临近溃败之际,我万念俱灰,只认定景爻是个人类,便以自己性命为引,消耗我族之气运,对所有男人降下诅咒……”
  人族大军迅速将这些话传开,顿时爆发出阵阵骚动,“施以恶咒的竟是她?!”
  “说到底还是泷始这厮,将祸水引到了人族头上!”
  “对!令我族与魔族皆无力繁盛,他仙族一家独大!”
  “要我说,他们都不是好东西!先杀了泷始,再将魔族一并灭了!”
  “杀我?”泷始冷笑出声,突然暴起,将不远处的灼煌击成重伤,而后猛地钻入人族大军阵中。
  皓夕见哥哥倒在血泊之中,惊慌拉住许扬,道:“你答应过我的,要救我哥哥性命!”
  许扬盯着疯魔一般的泷始,道:“我只能保住人族不与他为难,但泷始乃是金仙境强者,我拿他有什么办法?”
  泷始却越杀越疯狂,“死!你们都要死,谁也别想阻止我与寒月重聚!”
  瑶池望向半空中的丰俊吾,以灵力传声道:“丰前辈,眼下怕是已无人能够阻挡泷始了。为今之计,你若能将剩余的三块炼天炉残片交给本宫,我引动神器之力,方能将其击杀。”
  丰俊吾冷笑道:“熔天鼎乃是我族解除恶咒的唯一希望,岂能随便交予他人?”
  瑶池诚恳道:“本宫向你承诺,击杀泷始之后,便以炼天炉助人族解除诅咒。
  “时间能真正沟通神器的人寥寥无几,而本宫正是其中之一,有本宫相助,加上你们创出的秘术,必能很快将诅咒化解。”
  她没等丰俊吾拒绝,又立刻接道:“这神器本宫也不会据为己有,待我返回天庭,报了大仇之后,便将其重新交还给人族。”
  丰俊吾耳边传来人族将士的惨叫声,他看着疯魔一般的泷始,终于无奈点头,“好,我们便一言为定。不过我这里仅有两块残片,最后一块却不知所踪。”
  瑶池点头,“七块残片便能引动神器八成威能,应该足够了!”
  丰俊吾转身向身旁弟子低声道:“让许家家主带着熔天鼎残片速来!”
  “是!”
  泷始在万军之中左冲右突,直如虎入羊群,根本无人可挡。
  忽然间,他眉角一抽,一股巨大的危机感涌遍全身,慌忙转头向南看去,顿时脸色一变——就见一名秀美的年轻女子面前,赫然漂浮着七块黑色玉片,而一个宛若实质一般的古朴炉鼎则悬在她的头顶。
  “这、这怎么可能?”他眼中现出惧意,“丰俊吾竟然将残片都交给了她?!”
  人族与魔族的大军得到命令,潮水般向四周散去,随即一股摧毁一切得紫黑色烈焰从方才发生激战的地方掠过,将所有的事物尽皆烧成了虚无。
  永镇突然跌坐在地上,失声痛哭,她清晰地感受到,那个与她因果最甚的魂魄已经消失,那个她曾经无比挚爱,又憎恨到极致的男人,已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半年之后。
  神持界的一片平原之上,许扬笑着向款款而来的瑶池招手,“累了吧?可还顺利?”
  后者甜甜一笑,点头道:“诅咒已解除了九成以上,若是能寻到最后一块残片,便能随时将恶咒尽数消除了。”
  许扬将一杯热茶递了过去,“难怪我最近已能从外界汲取灵元精华了,看来用不了多久,便能冲击玄域境了。”
  他握住瑶池的手,问道:“神持界的事情便算是告一段落了,你今后有何打算。”
  瑶池仰头望向天际,轻声道:“我打算去乾坤界,将那里的一切做个了结。”
  她又转头看着许扬,“你可愿与我一起去?”
  许扬四下看去,见附近并无他人,立刻迅速在女孩脸上深深一吻,柔声道:“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