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天地藏剑诀,蛮子密谋(4400字)
作者:我就是不不服      更新:2022-08-03 18:14      字数:4658
  “李大人上门找老头子我,是为了宣河年帮的事情?”陈正道开门见山,没有一点拐弯抹角和含糊,继续平静道,“这事情老头子我确实做得狠了点,不过李大人应该知道,宣河年帮三番四次要对我下手,对徐家下手。”
  “没办法,老头子我只能够出手让宣河年帮歇一歇,让洪七丘歇一歇。老头子给过他机会,只是可惜,他没有把我放在眼内,没有把徐家放在眼内。”
  李文博眼皮子抽动了一下。
  这话说的——
  你这实力藏了几十年不曾显露,别说洪七丘不把你放在眼内,你徐家以前又有几个人把你放在眼内?
  高德临和慕容千城的面色同样怪异,看着陈正道那叹息几声的样子,心里只庆幸他们以前没有得罪徐家,也没有和徐家作对,没有对徐家下手,不然洪七丘那下场,就是他们自己的下场吧。
  “李大人。”
  徐正雍这个时候插嘴说道:“昨天的时候,宣河年帮突然出现了大量的暴徒,他们在徐家的商会里打砸抢,甚至还有人差点被杀,我父亲前往宣河年帮,其实只是想要找出这些暴徒,要将其绳之於法。”
  “大人您看,这里就是那群暴徒打砸抢的赃款,总共一百万两银子,您查看一下,这些钱属下认为,大人很应该带回去郡府将其封存起来,直到案子查清楚。”
  徐正雍上前,拿出了一个大包裹,把大包裹拿到了李文博身旁的茶几放好,透过包裹的缝隙,可以看到里面一大捆的银票。
  “一百万两银子!”
  高德临刚喝着茶水差点都喷了出来,微微瞪眼,看着那一个大包裹抽吸了一口气,他高家不是没钱,但这一次一百万两银子,还真吓住了高德临。
  徐家这本钱还真是大,直接一百万两银子就扔了出去!
  慕容千城亦是心惊万分,诧异看了看面色平静淡然的陈正道和徐雪君两人,以他对徐家的了解,这一百万两银子,只怕相当于以前徐家大半的家底了吧!
  “这手笔够狠,真不愧是徐家老爷子,能够把徐家带上如今的地步,这手笔就可见一斑。”
  慕容千城心里暗道,同时又看重了陈正道几分,有着这样胸襟的强者,以后徐家的成就绝对难以想象。
  他心里想着,子牙商会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和徐家加深一下合作。
  徐正垠面上带着少许笑意,看着李文博,拱手道:“李大人,宣河年帮如今群龙无首,未免他们出现动乱,我们徐家暂且是将其接管了,不过接下来如何运作宣河河槽的码头,这个必然得要和郡府好好商议一番。”
  李文博看了眼徐家人,也看着陈正道。
  他忽然感觉,或许没了洪七丘这个家伙,转而和徐家合作,得了徐家的支持,这个将是他能否进入朝堂的一个转机!
  “胆敢当众行凶的暴徒,自是该死,还多亏了徐老爷子能够出手,将其拿下。”
  李文博脸上露出笑容道:“不过这些事情总该是有着很大的危险,如果徐老爷子日后还遇上了什么麻烦事,只要告知郡府一声,相信会有人能够替徐老爷子和徐老夫人办妥的。”
  妥了。
  看到李文博这样的反应,高德临和慕容千城就知道不用他们插手,徐家已经是摆平了宣河年帮的事情。
  至于还有宣河年帮其他的人脉,相信借着郡守李文博之手,想要摆平不难。
  徐正垠三兄弟的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这一刻,他们三人心里都对陈正道这位老父亲充满了敬服,能够让郡守如此对待,整个宣城怕是只有父亲一人吧!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不去想他们的父亲是不是赘婿了。
  “能否冒昧问一句,老爷子如今是什么实力境界?”李文博忽地问了一句,又隐晦提醒道,“徐老爷子弄出来的特殊剑器,这事情想来朝廷已经知道,如果徐老爷子的实力足够,想来朝廷下来的人,也会看重徐老爷子的本意。”
  “呵呵,老了,还能有什么实力?也就勉强能够守护徐家的地步,至于特殊剑器的事情,这个还希望李大人能够多些担待,朝廷方面,如果有需要,那我们徐家,还有高家、子牙商会自然不会懈怠。”陈正道淡然一说,他什么底子自己清楚,养脏境都还没有突破。
  但是他不可能把这个底子说出去,只会说他很厉害,护住徐家还有特殊剑器没有问题,这个牛哔,必须要撑起来!
  这样一来,至少没人敢在暗地里针对徐家,其他势力也会因为忌惮而不敢对徐家出手!
  “老了……”
  李文博自然不会相信这个说辞,他眼睛看着陈正道,想要看透陈正道,但是看不透,从气息上来看,陈正道的气息很奇怪,不像是先天境的气息,但那一身剑道的意蕴,他的确能够感受到。
  而面色方面,陈正道当了几十年的徐家老爷,早已经是一个老狐狸,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人看穿。
  “说回正事吧。”
  陈正道把话题扯回宣河年帮上,看着郡守李文博道:“李大人每年为南宣郡百姓劳心劳力,我们徐家理应在一些方面上支持郡守大人,就像以前宣河年帮支持李大人一样,不知道李大人觉得,这样可好?”
  李文博则是沉吟良久,道:“这个不是问题,不过特殊剑器的事情,这个还得细细商议一番才行。”
  商议的事情,陈正道就没有多说什么。
  徐正垠、高德临、慕容千城和李文博这位郡守在谈,合作的意向有了,那么这些事情就很好谈。
  尤其是现在,徐家出了陈正道这么一位剑道强者,不知不觉间,就在这事情当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有了主导地位,这事情自然不用扯皮和为了利益争锋。
  到了下午时分,李文博这才告辞离开,高德临和慕容千城随后也离开,特殊剑器的时候,他们南宣郡算是形成了一个利益联盟。
  等到大秦朝朝堂的特使降临,到时候再谈一谈,那么就可以完事。
  陈正道看着他们离开,微微一笑,看着徐雪君道:“夫人,一起去练剑吧,明天就是宣城各族的武比,灵依那丫头,再教导教导她几番。”
  徐雪君听到徐灵依这孙女,脸上亦露出几分笑容:“好好。”
  陈正道和徐雪君离开主厅,去演武场练剑。徐正洪这武痴儿子屁颠屁颠跟在身后,就想跟着一起练剑。
  李文博离开徐府,在上马车之前,也回首看了下徐府,眼底里一股疑虑闪过。
  因为陈正道并没有透露自己真正的修为境界!
  这是为何?
  “是因为他武道境界不高,还是说,他的武道境界之强,超乎想象?”李文博心里猜想,心头更是凝重,他没有想过陈正道的实力会很弱,毕竟能够一剑杀了洪七丘这位先天第二境凝罡境强者。
  这样李文博心里就猜测,陈正道的武道修为境界至少都在先天第二境凝罡境,然后再有剑道真意,可敌寻常先天第三境天元境!
  甚至——
  有可能陈正道的实力,还会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毕竟这个老家伙,之前那样的处境都隐藏了几十年,现在再隐藏几分,也并不奇怪。
  等等吧!总有一天会清楚知道的。
  李文博心里有着这样的念头,随后上了马车,回去郡守府。
  高德临和慕容千城先后从徐府出来,他们回头看了眼,慕容千城只是朝着高德临拱手:“高兄,告辞。”
  两人随后也带着自己的心思离开。
  ……
  晚上。
  陈正道回去书房继续看秘笈,等到他把秘笈看完的时候,思索片刻,并不见进入剑冢丹田的那种玄妙状态,陈正道沉吟一下,从剑冢丹田拿出了那一株年份两三百年的蓝星草。
  巴掌长的一株蓝色小草,陈正道张嘴,把它直接放进了嘴里嚼碎,咽进了肚子里,而后拿出短剑,去了庭院练起凌霄剑骨身法诀。
  那一刻,蓝星草内的药效都被剑冢丹田摄取,转化精炼成了一种神异的精元,融入到了陈正道体内的一根根骨头。
  咔嚓咔嚓。
  朦胧月色中,隐约可见陈正道身躯当中有着朦朦剑光绽放,那一根根骨头,都仿佛一把把仙剑一样,散发着剑光,更有着剑韵汇聚,从陈正道身上散发出来。
  “圆满了。”
  陈正道摄取了那一株蓝星草的药效,剑骨提升的效果不大,他又掏出了几枚药丸,都是大补的药丸,从子牙商会买回来用来修行。
  他一连吞服了五枚药丸下肚,剑冢丹田顷刻间把这药丸的药力摄取。
  下一刻。
  就有磅礴的精元从剑冢丹田喷薄出来,融入陈正道四肢百骸,也融入到了他的五脏六腑。
  陈正道练着剑,片刻后,他只感觉脑海一震,体内的血气仿佛都有了变化,沸腾了起来,疯狂朝着五脏六腑冲刷过去,哇的一口血,陈正道瞬间吐了出来。
  这口血腥臭无比,带着乌黑,陈正道看了眼,知道这是突破养脏境的时候,体内力量强行冲刷五脏六腑,让五脏六腑蜕变的污物。
  养脏境一重,陈正道突破了!
  这个时候陈正道再去感悟此前看过的功法、武学、剑术,在那一瞬间,他心神恍惚间再次进入到了那一片混沌雾霭弥漫的天地,感悟下一层的剑道功法。
  此前陈正道看的秘笈里,有不少都涉及到了后天第三境养脏境的法门,不乏上乘的养脏功法。
  这一刻,有关这些养脏功法的种种玄妙全都浮现在陈正道脑海,在剑冢丹田的神异天地下,陈正道如有神助,一念间,一门新的养脏层次完美功法形成。
  嗡!
  混沌雾霭沉沉,一头美轮美奂的仙禽降临,翅膀横天,出现之际那股恐怖的剑锋剑势便让混沌天地雾霭翻涌,那股声势,让陈正道心头都有种窒息感。
  这头仙禽出现的瞬间,身上恐怖剑意剑锋冲霄,陈正道能够看到它一身骨头绽放着朦朦剑光。
  无尽剑气肆虐纵横,仙禽一声啼鸣,那叫声就仿若一把仙境横空杀来,瞬间斩在了陈正道这意识上,这一声啼鸣太可怕了,那仙禽身躯鼓动,似乎五脏六腑的力量都在爆发,这一声啼叫,那力量完全发挥出来。
  陈正道的意念,也像是被这一剑斩碎,两眼一黑,心头真有种被一剑斩中的那种窒息感、死亡气息,让他脑海一片空白,瞬间离开了这一片天地。
  庭院里,陈正道片刻才回过神来,回想起剑冢丹田那头可怕的仙禽,那啼叫声,至今让他心有余悸。
  这样的声音杀剑,怎么抵挡?
  而他脑海里,大量的信息这一刻也如同一把把仙剑般,形成了一门新的功法,陈正道口中喃喃:“天地藏剑诀。”
  这是剑诀的第三重,有几分前两重剑诀的样子,不过主要是养脏。
  天地藏剑诀!
  五脏六腑皆为藏,养气于藏,气如海、气如剑。
  把这门功法修炼至极致,不说能够像混沌雾霭天地那般仙禽那般,能够一声啼叫便化作天地杀剑,至少,能够让陈正道吐气如剑!
  不过想一想,如果能够修行至仙禽那等层次,这剑诀绝对非常可怕。
  “不知道想要做到那样境界,得要什么层次?”
  陈正道思索脑海里的三重剑诀,那仙禽五脏六腑吐气化作的天地杀剑斩在他意念上,虽然把他的意念斩碎了,但这样的感悟,是清晰把那天地杀剑的剑韵烙印在了他灵魂上,让他轻易感悟。
  “先练一遍。”
  这三重剑诀感悟之后便了然于胸,陈正道禁不住意动,手中短剑一动,就开始练起了这一门剑诀。
  在这一重剑诀里,还有一个剑术,名为天地杀剑。
  无踪无影,甚至还能够像仙禽那般吐气化剑杀敌,现在陈正道是做不到那样,不过他手里的短剑一动,一瞬间便划出了百十剑,剑剑无影,锋芒不显,唯有在最后一刹那间,这才全部爆发出来。
  咻!
  一剑横空,斩出了一道剑痕,一股剑意剑锋久久不散。
  在陈正道修炼第三重剑诀之时,他体内的血气汇聚,亦在藴养着他体内的五脏六腑,有着酥酥麻麻的感觉。
  这藴养五脏六腑不易,需要靠一个水磨工夫,和淬骨一样。
  ……
  宣城中一处,一间简陋的房屋内,几个蛮子汇聚在了一起,在暗淡的油灯之下商议事情。
  “我们几个虽然是先天实力,但只不过都是第一境开灵境,不可能敌得过徐家那老赘婿陈正道,所以我们不能对他下手,想要得到特殊剑器的铸造工艺,唯两个办法,一就是偷,二就是——让他们自己交出来!”
  “偷——在徐家那两个高手眼底下,我们怎么偷。至于让他们自己交出来,这不是开玩笑吗?”
  “哼,这个又有何难?你们听我的就是,等着吧,只要有机会,我定能让徐家乖乖交出特殊剑器的铸造工艺来,甚至说不定,还能有意外收获!”
  这几个蛮子商谈了片刻,又各自散去。
  夜色下的宣城,显得格外的宁静,在宣城中间的广场上,已经准备了明天比武的场所。
  像徐灵依这些小辈,都期待明天比试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