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月黑杀人夜
作者:俩菜一汤      更新:2022-08-03 18:15      字数:2274
  七月盛夏的夜,并不凉爽,燥热的让人心烦意乱。
  仰望苍穹,更是无星无月,持刀缓步走在大湖畔的胡一刀心中,有一团焦躁的火在胸口熊熊燃烧着。
  他当然知道有个想要他命的仇人,在黑暗中以无比怨毒的眼神窥视着自己。
  前面是湖畔凉亭,若是夜色尚好,倒也有人前来欣赏荷塘月色。
  但今夜,显然不是一个赏景的好天气。
  无星无月,黑暗而压抑。
  胡一刀手里的刀微微握紧,他站在离凉亭尚有一段距离的湖岸边,那凉亭在夜色里的庞大黑影直接被忽略了,此时他眼睛完全的落在了凉亭中。
  汗毛倒立。
  似乎,那黑暗中有一只食人的猛兽,正长着血盆大嘴,要傑人而食。
  “老朋友,天色尚早,不若陪我喝一杯……”
  淡淡的,不容违背的冷漠声音,从黑暗中传过来。
  胡一刀深吸一口气,之前被董钧攻击,冯虎惨死,他如何不知道自己已经不是此人一合之敌。
  被如此大敌盯上,他心中无比发毛,感觉已经站在了鬼门关前。
  好在身后周盛周馆主自信满满的声音传来:“这个南洋董钧在这里出现,显然是怕你围攻他,好随时沿水路逃跑的。他也没有万分的把握,你放心,我会一会他。”
  胡一刀凝重的点点头:“还请周馆主今夜将他留下来,若是再放跑了他,后患无穷。”
  “他逃不了的。”
  周盛轻抚了一下长须,满脸的自得之色。
  作为茅山派的入门弟子,主持茅山于海陵的武馆,自然对南洋这种海外蛮夷之地看不上眼。
  胡一刀稳定心神,近有周盛这样的内力高手,远有朝廷派来的数个弓弩手,还有几十手下手持刀枪,不是天罗地网,也足以让他安心。
  缓步走向凉亭,夜色中,那凉亭内石桌边坐着一个汉子,一壶酒,两个粗碗,自酌自饮。
  只见他满脸的沧桑,一条刀疤从颧骨划到了嘴角,就像爬着一只蜈蚣,煞是狰狞。
  “十几年未见,上次试一试胡爷的身手,想来吓到胡爷了,今日备下薄酒,胡爷赏脸小酌一杯,如何?”
  那董钧也不理会旁边周盛,似笑非笑的看着胡一刀,双目之中满是戏谑的神色。
  胡一刀毕竟纵横海陵十余载,在郑三爷手下,也算是见过世面,强压下心中惊怒,说道:“董钧,你一击不中,你认为你还有机会吗?”
  “哈哈……凭他?”董钧狞笑一声,表情变化扯动他脸上的刀疤,显得异常狰狞:“胡一刀,当年你一把刀何其猖狂,看见我脸上这一刀了吗?我在你手下走不了十招。但十年过去了,你享尽荣华富贵,坐拥美人权势,这刀却是越来越不中用了。大夏,太安逸了,大夏律之下,连人都不敢杀,连血都没见过,你们……算不得真正的武者!”
  “胡一刀,今日我看谁能救你,我看谁又能挡我!”
  “哼!”周盛冷哼一声,冷声道:“你太小瞧大夏武者了,茅山周盛,领教阁下高招!”
  脚踏八卦方位,周馆主这一出手,迅如雷霆,千层底的布鞋跺在地上,以螺旋劲震地,发劲,一掌朝他胸膛击去。
  “道门八卦大摔碑手……”
  董钧立刻便瞧出了周盛的功夫来历,丝毫不惧,他神眼如炬,一股无形气机,自他身上爆发开来,将他衣袍撑得高高膨起,令他精瘦不甚强壮的身材,平空显出几分雄壮。
  气机爆发之际,董钧黝黑的皮肤,竟然泛起淡淡金辉,整个人变得像是涂了金漆的“少林十八铜人”一般。
  同时,他同样一拳击出。
  这一下拳劲相搏,好似天雷乍响。
  周盛的功夫,是道门八卦掌中最为刚烈的磨掌“大摔碑”手劲,拳到接触点,自然带出一股大石头磨盘旋转的动势。
  这样的劲结合起来,朝上硬打,可以说是挡者披靡也不为过。
  但在南洋董钧的拳下,丝毫占不到便宜,相反,不禁连退三步来泄劲,脸上无比震惊。
  未等胡一刀手中长刀出鞘。
  轰!
  凉亭的砖石地面炸裂的声音好像是天空之中的霹雳惊雷,炸得整个亭子都摇晃了一下。
  此人一式跺脚,身上的条条肌肉剧烈的抽动了起来,嘴里气流进出长啸,发出了猛虎在山林之中的啸声!
  在这好像虎啸成群,山林滚当,狂风大作的声音之中,骨骼震爆,发出了钢铁震荡,又非常急促的大钟之声音!
  “哈!”
  一拳朝着周盛打来,毫无花俏。
  周盛只来的急用手臂挡住要害,一拳一炸,便倒飞而去。
  飞出数米,倒在地上呕血不止。
  “密宗不灭金身、大金刚神拳……”周盛脸色惨白如纸。
  而废墟一般的凉亭之中,董钧只是微微有些喘气,显然刚刚那一拳可耗费了他不少内力和体力。
  但面对长刀在手的胡一刀,他丝毫不惧,傲然道:“胡一刀,这就是你找来杀我的武者?茅山派,不过尔尔。今日……我看你还有什么手段?十几年忍辱负重,十几年的仇恨,一日得报,今后只剩下求武之心……哈哈哈哈……”
  胡一刀含怒出手,手中长刀化为白练,但却毫无悬念的被董钧一个空手入白刃,手指用力,内力一崩,化为碎片。
  “啊!”
  胡一刀一声惨叫,手腕血淋淋,被刀刃碎片撕裂开数道深深的伤口。
  一脚将胡一刀踹翻在地,董钧居高临下痛快道:“胡一刀,十年前的羞辱,犹在眼前。”
  胡一刀眼中一片死灰之色:“董钧,云娘子是无辜的,你当年也爱过她,饶她一命,你想怎么折磨我都可以……”
  “爱?她也配,不过是一只扬州瘦马,母狗般的东西,杀了你,我虏她下南洋,扔在最污烂的妓院里,叫她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胡一刀双拳握紧,但被一只脚压的死死的,咬牙道:“董钧,我将所有财富都给你,何苦为难一个弱女子……”
  “呵呵,你以为我会看得上你那点家产?”董钧用力的用脚撵着手伤的手掌:“鼠目寸光,哪里知道这天下何其之大!此行,我只想报仇,痛快的将积累了十年的仇恨都还给你们……我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咳咳!”
  看着周盛两拳而败,胡一刀不是一合之敌。
  凌云有些手痒了,不由站在凉亭外轻咳两声,打断了董钧复仇成功最爽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