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夫:萌后难宠第41部分阅读
作者:肉色屋      更新:2022-09-19 18:45      字数:5750
  驯夫:萌后难宠 作者:
  驯夫:萌后难宠第41部分阅读
  驯夫:萌后难宠 作者:
  驯夫:萌后难宠第41部分阅读
  闻言,言昭华眼里的敌意更加的明显。
  易世策眼里掠过一丝流光,随即对卿姑娘道:“无忧表妹,不知这位公子是”
  话虽然是对卿姑娘说的,但是眼睛却是紧盯着言昭华不放。
  “他”
  卿姑娘的话还没有说完,言昭华便冷冷的道,“关你屁事”
  卿姑娘满头黑线,然后忍不住开口道:“他是皇上的侍卫。”
  在西陵皇用这个身份比较妥当吧反正西陵皇自己也承认了,至于其中有什么隐情,那就是他们的事儿了。
  “皇上的侍卫”易世策眉梢微微一挑,妖孽的面容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皇上的侍卫怎么不在皇上身边伺候”
  “关你屁事”言昭华还是这句话。
  “无忧表妹。”易世策把视线移到了卿姑娘的身上,笑着说道,“这世上有太多会骗人的薄情男子,你可要把眼睛擦亮啊。”
  卿姑娘还没开口,言昭华还是那句话:“关你屁事”
  易世策很妖孽的翻了一个白眼,随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伸手拍了拍言昭华的肩膀,笑道:“你的性子还是没变,不过粗鲁了不少啊。”
  言昭华的肩膀微微一动,闪过了易世策的手,对于他的话不置可否:“别动手动脚。”
  “啧”易世策再次翻了一个白眼,“你不那么爱干净会死吗”
  真是的,不就是拍一下肩膀吗认识了这么多年连这点都不允许,易世策忽然觉得他有点伤心。
  卿姑娘有些惊讶的看向言昭华和易世策:“你们认识”
  而且听语气,似乎还是认识了很久的样子
  “是啊。”易世策应了一声,言昭华倒是没有否认,朝着卿姑娘点了点头。
  “女神,我叫傅寒玉。”傅寒玉见着卿姑娘一直将注意力放在言昭华和易世策的身上,连忙开口将她的注意力拉到他的身上来。
  卿姑娘点了点头,眉眼弯弯的笑道:“我知道,你是从漠北来的王子是吧”
  “噢”傅寒玉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惊喜兴奋的样子,“你真了解我。”
  卿姑娘囧了一下:“”
  这个不用了解他都可以知道的好吗
  “阿宁不了解你。”言昭华移动了一下脚步,将卿姑娘护在了自己的身后,挡住了傅寒玉那亮闪闪的目光,“所以你不要自作多情。”
  傅寒玉气鼓鼓的瞪了一眼言昭华:“关你什么事”
  言昭华的唇角微勾,眼里掠过一丝冰冷的杀意,笑道:“很快你就会知道关我什么事了。”
  卿∓易∓百里三人囧囧:“”
  你这么威胁一个孩子真的好吗
  傅寒玉愣了一下,然后问道:“很快是多快”
  卿∓易∓百里三人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敢情这货是个天然呆
  不远处,看着他们相处甚欢的五人,司徒曼一脸的嫉妒和愤怒:百里哥哥刚刚伤了她的心,转眼就对卿无忧笑脸相待了
  如果卿姑娘知道司徒曼的想法的话,一定会觉得自己无辜躺着中枪的
  他们好像只是打了一声招呼好吗
  ------题外话------
  最近的天气变得好热啊,大家要注意防暑,不要感冒了,今天我就是上天台晒被子,被太阳晒得一身汗,然后吹了空调就感冒了
  囧
  瞬间觉得自己的免疫力弱爆了
  v048 司徒曼的坏心思
  司徒曼回到宴会上的时候,手中的手绢已经被她搅成一团了,一想到刚刚百里青和卿姑娘他们有说有笑的模样,那双水灵的眸子就恨不得能够喷出火来,心底里的嫉妒和愤怒完全使得她看起来没有了平日里的天真烂漫。
  心里边越是想着卿姑娘和百里青,越是觉得他们之间肯定有着一些不寻常的关系,否则的话百里哥哥今日怎么会对她和叶浣榕说这样的话又怎么会转眼之间就和卿无忧有说有笑
  已经完全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的司徒曼只会推卸责任,却忘了若不是她先主动挑衅叶浣榕,和叶浣榕有所争执的,又怎么会让百里青厌恶,甚至当众说出那样的狠心话
  “哼卿无忧算得了什么小叔无非就是看在她流落民间那么多年,心里面对她有所愧疚才会待她这么好的。”
  司徒曼听到这话,脚步忽然一顿,稍稍的瞥了一眼,便看到说话的人正是卿家的二夫人,卿敏珠之母。
  司徒曼的眸光微微一闪,想起卿姑娘和百里青他们相处甚欢的场景,心里头有一股嫉妒的火焰在熊熊燃烧起来。
  原本打算回到司徒夫人那边的脚步停了下来,所幸在二夫人她们旁边这桌有几个相熟的千金小姐,于是司徒曼干脆走到她们身边,熟络的聊了起来,只是耳朵却一直竖起来关注着二夫人她们那边的情况。
  “是吗可是这对她也太好了吧”和二夫人坐在一起的夫人司徒曼认识,正是叶严直的胞姐,叶丹荷,翰林院翰林学士沈立年之妻,虽说嫁出去的女儿等同于泼出去的水,但是在这大家族里,关系错综复杂,一发不可牵,牵之动全身。
  翰林院翰林学士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官职,在大事上起不到什么作用,而且平日里也没有油水可捞,但是有了叶氏当靠山,哪怕是个不出彩的官职,也有不少人巴结。
  沈立年在沈家排行老大,素日里称呼叶丹荷便是沈大夫人,她既然是叶严直的胞姐,那么对叶浣榕这个侄女也是十分维护的,今日卿家的人竟然将她和叶夫人两人丢出去,这不仅仅是在打了叶氏的脸,更让沈大夫人觉得面上无光。
  听到沈大夫人的话,二夫人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是却不得不认同沈大夫人的话,卿长笑为卿姑娘所举办的这次宴会确实是太好了,甚至让她联想到了十几年前那场盛大的满月宴。
  二夫人的心里头不痛快,说话的语气也冲了几分,冷冷的道:“这不过是可怜她罢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卿家对卿姑娘的维护和看重,甚至连西陵皇也赏赐了一块令牌给卿姑娘,允诺她可以随意的出入皇宫,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得到的殊荣。
  换做任何一个和卿家有一丝丝关系的人,恐怕都会站在卿家这边,帮着卿姑娘说好话,可惜偏偏二夫人是个蠢的,哪怕将她赶回了蒋家,她还是依旧那么蠢。
  和卿姑娘作对有什么好处当着外人的面说这样的话对她有什么好处
  没有
  一点儿也没有
  不仅如此,若是让人听到了这话,传到了卿长笑和卿四郎他们的耳朵里,这二夫人就真的是损人不利己啊,不仅如此还会惹祸上身。
  啧啧
  沈大夫人在心底里对二夫人的表现和言语表示万分的鄙夷,只是却也有几分雀跃,有她这么个猪一般的队友,对卿家来说或许是个灾难,但是对于他们叶氏来说却是一个很好利用的对象。
  “话虽如此,但是敏珠她们可是正儿八经的卿家小姐,有什么理由唉。”沈大夫人似是说到了什么不该说的,停了一下便叹了口气,继续道,“真是天可怜见的。”
  听着沈大夫人的语气,好像在暗指卿敏珠她们才是卿家正儿八经的小姐,而卿姑娘不过是个鱼目混珠西贝货似的。
  沈大夫人说完,便偷偷的扫了一眼二夫人,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愈发的难看,心底里就愈发的爽快
  正如沈大夫人所见,二夫人听到了她这番话之后,心底里愈发的觉得卿长笑偏心,他们二房的吃亏了。
  明明是卿长笑处事不公,偏向四房,却责罚了他们二房,甚至将她赶回了蒋家
  二夫人一想到那天她回到蒋家,被蒋家的人得知回去的原因之后,不说兄嫂,就连晚辈们看向她的眼神都带着几分鄙夷和不屑,甚至隐隐有些厌恶。
  一向高高在上的二夫人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了,只是卿家有卿长笑在掌权,二夫人哪怕再受不了那些人的白眼,她也回不来,今日若不是因为卿姑娘,卿长笑不愿意和她多计较,二夫人指不定还进不来呢。
  二夫人想着以前在卿家自由自在,众人尊敬的生活,再想想回到蒋家之后就连小辈都对她报以白眼,如此对比之下,二夫人愈发的想念卿家的生活了。
  如果不是因为卿无忧的话,她也不至于这么惨
  这么念头在心里头涌起来之后,二夫人就压制不下去了,或许她根本没打算压制,心里头这么想着,脸上也表情也愈发的难看,语气里对卿姑娘充满了无限的鄙夷和嫉恨:“可不是,我们敏珠可是正儿八经的卿家小姐,卿无忧算个什么东西”
  二夫人的话音刚落,周围的人除了沈大夫人之后,纷纷看向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似的
  这卿家的二夫人是傻了吧唧了吧明眼人都看得出卿大小姐正受宠,竟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
  二夫人尤不自知,还在说得高兴,虽然她是进来了卿家,但是却被卿二郎警告了一番,不允许她和卿敏珠接触,否则的话当场就把她赶出去。
  对于卿二郎的话,二夫人不得不重视,毕竟当日他说休妻的时候可是一脸认真的,哪怕卿二郎有可能是在装硬气,但是二夫人却赌不起,她这一把年纪了若是被人休妻的话,那么这辈子就算是彻底的完了。
  司徒曼在一旁听到二夫人的话,眼里掠过一丝幽光,心底里忍不住冷笑:原来不仅仅是她觉得卿无忧不好,就连二夫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心底里只顾着想要让卿姑娘好看的司徒曼脱口而出就道:“刚刚我在后院瞧见卿大小姐和几个男子在打情骂俏的,真不知道她的教养到哪儿去了。”
  话音刚落,和她一同说话的几个千金小姐一脸惊讶和不敢置信的看向司徒曼,有几分是因为司徒曼所说的内容让她们惊讶和不敢置信,也有几分是因为司徒曼说话的语气,如此刻薄和平日里她那温婉天真的形象可大大的不相符啊
  司徒曼刚说完,她自己也是被吓了一跳,若是让她以为她平日里一套,背后里又一套的话,那么可是真真的不妙了。
  司徒曼见二夫人和沈大夫人的注意力都被她吸引过来了,当即整理了一下心情,连忙开口说道:“刚刚我只是有些担心若是此事宣扬出去的话,会让卿大小姐的清誉有所受损,一时过于激动,还望各位姐姐妹妹见谅则个。”
  说罢,司徒曼微微垂下脑袋,一副懊恼的模样,看样子确实是一副不小心说漏嘴的样子。
  只是司徒曼现在表现出来的天真烂漫和刚刚的那个刻薄嘴脸她有着天壤之别,有些心思深的自然不会那么轻易就被她给哄骗了。
  细想了一下司徒曼平日里的样子,若是刚刚那个刻薄嘴脸的是她真实的性子的话,那么她可真的是太可怕了。
  而且刚刚在小花亭发生的事情,很多人不太清楚内情,却知道百里青和司徒曼以及叶浣榕划清界限的事情,事情串联起来,让他们不得不怀疑司徒曼是不是因为百里青亲近卿大小姐而故意说出这番话。
  司徒曼瞧见不少的千金小姐都稍稍的远离了她,心底里暗恨自己竟然一时之间乱了手脚,出了差错,但是箭在弦上,已经是不得不发了,更何况若是能够利用这件事情让卿无忧的清誉受损的话,那么她的这一点点损失也就值得了。
  心里面宽慰了自己一番之后,司徒曼就将自己在后院看到的事情“小声”的说了一遍,最后忍不住道:“不过我相信卿大小姐不是这样的人。”
  说罢,不少的千金小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自己刚刚说了那么多,最后才说相信卿大小姐不是这样的人那你干嘛还这么光明正大的把这事儿说出来
  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司徒曼已经阻止不了了,见二夫人闻言,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便得知她上钩了,心里忍不住跳上一丝雀跃。
  卿无忧,怨不得我,谁让你竟然招惹了百里哥哥呢
  “沈大夫人,我瞧着这里的人太多了,要不我们换个地方”二夫人听到司徒曼的话之后迫不及待的就想拉着沈大夫人她们一起去“抓j”。
  “好啊。”沈大夫人像是没听到司徒曼的话一般,跟上了二夫人的脚步,其余几个喜欢多事的也忍不住跟了上去。
  司徒曼见状,眼里闪过一丝喜色,不用她开口,旁边不少想看热闹的千金小姐便开口道:“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吧”
  司徒曼佯装为难的道:“这样不好吧要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那我”
  这话说一半,留一半的,更加容易引起众人的好奇心和看热闹的心思,更何况司徒曼还故意说什么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更是让人心痒痒的。
  而已经看穿了司徒曼把戏的几位千金小姐闻言,对司徒曼更是鄙夷和不屑了,原本以为是个好的,哪知道原来咬人的狗不叫。
  “这有什么我们又没干坏事。”不少同龄的千金小姐早就因为这场盛大的宴会而对卿姑娘心有不满了,当即想到能看卿姑娘的热闹,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放过
  不顾司徒曼为难的样子,拉着她就连忙跟上了二夫人她们的脚步,匆匆的往后院走去。
  “清清,我们也去瞧瞧吧。”说话的正是之前看穿了司徒曼把戏当中的一人,模样俏丽,明眸皓齿,比起一般的姑娘家她的眉宇间多了几分英气。
  “温姐姐”换作清清的少女五官显得比较圆润,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头,就连脸蛋儿也是圆圆的,笑起来有两个深深的酒窝。
  温贞贞笑了一声,道:“我只不过是想看看司徒曼还想耍什么把戏罢了。”
  闻言,几个少女忍不住笑了,提起裙摆便小跑着跟了上去。
  二夫人在卿家住了几十年,自然清楚那条小路能更快到后院了,心里头想着一定要赶在卿姑娘他们离开之前拦住他们,这样他们就水洗也不清了。
  于是二夫人原本只是带着几位夫人,身后却跟了不少看热闹的小姐们,一帮人风风火火的快步走向后院,如此大的动静自然引起了卿长笑他们的注意了,卿四郎的眉头一跳,似是担心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小叔,我过去看看。”
  主要是因为卿姑娘不在这儿,跟着言昭华走了,所以卿四郎这个当爹的心里面有些不太放心。
  自家闺女长得那么漂亮好看,要是那个混小子兽性大发的话,他家闺女怎么办
  囧
  不得不说,四郎爹爹你貌似真相了
  卿长笑扫了眼匆匆忙离开的二夫人,眼里掠过一丝冰冷,朝着卿四郎点了点头,随即对三夫人他们道:“三侄媳,你和娇娇她们也去看看吧。”
  若是二夫人真的冲着卿姑娘去的话,那么有三夫人她们这几个女眷在也比较好处理。
  “是,小叔。”三夫人虽然猜不透卿长笑的心思,却以为他担心二夫人在卿家有弄出什么幺蛾子,所以带上卿天娇她们几个跟上了卿四郎的脚步。
  后院,相处甚欢的几位正说着什么,就听到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响起,随即二夫人那略带几分得意的声音响起:“卿无忧,光天化日之下你竟然敢和几个男子私会”
  这完全就是先下手为强,直接定了卿姑娘的罪名
  ------题外话------
  今天三十五度,热得我好想死
  妹子们那边也是那么热吗
  驯夫:萌后难宠第41部分阅读
  -
  驯夫:萌后难宠第41部分阅读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