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第333部分阅读
作者:月关      更新:2022-09-19 18:47      字数:8959
  锦衣夜行 作者:月关
  锦衣夜行第333部分阅读
  锦衣夜行 作者:月关
  锦衣夜行第333部分阅读
  夏浔微笑道:“大概,是老天有心让那些走失或迷路的人,能够重新找到他们的吧。”
  “那咱们从这儿游过去,就能回老家么”
  夏浔被儿子的童言稚语给逗笑了:“对,从这游过去,就是咱们的老家。等宝宝长大了,造一艘大大的船,游累了就上船坐着,一直往前走,日落处,就是咱们的故乡。”
  “哦”
  杨怀至含着手指想了想,扭身又指向另外一个方向,说道:“月蓉姐姐说,在故乡的时候,以为太阳是从这边的大海里升起来的,可我们到了这里,太阳还是在远处的海里。我们如果往那边走,会找到太阳么”
  月蓉是西门庆和南飞飞的小女儿,平时也老跟杨家的几个孩子玩在一块儿。
  夏浔道:“不会,要想找到太阳,除非造一艘会飞的船。不过,我们要是往那边走,会到一个叫做欧洲的地方,爹爹曾经去过那儿,往那边去,要比往这边走近许多,等你长大了,可以到那边去玩。”
  “那儿好玩么”
  “当然好玩,你不但可以在那里看到许多金发蓝眼的西方人,还能看到和我们一样的东方人。儿子,那可是你老爹开辟的航线,等你见到他们,不需要费心去学他们的语言,因为咱们说的话一定是他们的通用语。”
  “哈哈,一说起来,爹就开心,儿子,你知道爹开心啥么”
  夏浔兴高采烈地问道,他的许多说法常被妻子们笑为“胡言乱语”,也只有他的儿子女儿们才相信老爹说的话。虽然他如今已是远近所有部落公认的部落长,可是知音难求啊。这些话也只能跟这不谙世事的儿子聊了。
  “不知道,爹爹开心什么呀”
  夏浔拍拍他幼滑的屁股,笑道:“爹开心的是,咱汉人的子子孙孙再也不用全民学那坑爹的英语啦,通译而已,不就是翻译么一家四夷馆不够,十家总够了吧用得着人人当翻译去舍本逐末他奶奶的”
  杨怀至不明所以,笑嘻嘻地学他爹:“去他奶奶的”
  夏浔哈哈大笑:“对去他奶奶的。嗳不对啊爹可以说,你可不能这么说,再学脏话,看你娘听见了不揍你。嗯以后啊,咱们叫洋鬼子统统跟咱们学汉语,过不了四级他想拿毕业证,门儿都没有啊”
  杨怀至挥起小拳头,道:“门儿都没有啊”
  夏浔兴致勃勃地道:“就算他是研究自己国家历史的,不懂汉语也不给他评职称叫他们的孩子把学业中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在学汉语上,哈哈哈,想想都爽啊”
  杨怀至在夏浔怀里手舞足蹈,也学着他爹叫:“爽啊”
  许浒带了几个人,在海边找到了正在yy不已的夏浔。见他跟儿子聊得眉飞色舞,不禁笑问道:“文轩,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夏浔扭头看见是他,便放下儿子,拍拍他的小屁股道:“去,找哥哥玩去。”
  杨怀至撒开双腿向哥哥跑去,不远处的浅滩上,杨家几个半大的孩子正跟几个印地安小孩在嬉水捉鱼,还在岸边堆出许多沙子的城堡。
  一片小海湾里,印地安人摒弃了他们的独木舟,他们在天国祖人的帮助下,学会了建造帆船,几艘由他们自己亲手制作的小帆船正做首次下海的尝试。
  “许大哥回来了。”
  “嗯,铁矿山那儿有何天阳照管着呢,我就回来了,这才离开个把月吧,我看城里头不只建了医馆,连学院都要建起来了。”
  “是啊,小孩子们可不能光学些基本的生活技能。在这儿,识字读书是祭司才会做的事,咱们可不能这样。虽然说殷商时代的文明比不得现在,可要不是因为他们当年东渡时军中本就没有几个有学识的人,到了这里后只顾吃饱穿暖,还是不重视它,也不会反比先人们还要落后了。前车之鉴,咱们的后人必须更文明更先进,可不能退化成野人。”
  “嗯,还是你高瞻远瞩啊”
  许浒与夏浔并肩而行,叙及这一年多来的变化,感慨地道:“我们到这儿已经有一年了,我们的名声所到之处,所有的部落都望风归附,你不会想一直把咱们的城堡当成一个部落吧”
  夏浔睨了他一眼,微笑道:“哦,你有什么想法”
  许浒缓缓地道:“你不觉得我们完全可以在这里建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国家么”
  夏浔负着手,沿海滩缓缓而行,斟酌着没有说话。
  许浒追上去,又道:“用你的话说,这里的人,因为这儿的土地太广袤,又是如此的富庶,这里的人在草地上随便挖个坑种下种子,都能不愁吃用,所以他们一直没有什么发展。他们太落后了,我们不需要动一兵一枪,就能让他们归服。
  何况,他们对我们这些祖人既崇拜又信服,只要我们确定立国,他们一定会望风归附。把他们纳入治下,对他们也是一件好事,你总不希望他们一直像野人一样生活吧”
  夏浔笑了笑,俯身抓起一把金色的沙子,攥了攥,慢慢捻动,让那黄沙如沙漏般缓缓流下,缓缓说道:“这个问题,其实我也想过,我甚至已经想好了我们新立的国家的名字。”
  “哦”
  许浒欣然道:“原来你也有此打算,你打算给咱们的国家取个什么名字”
  夏浔拍了拍手上沾着的沙子,背着双手面朝大海站定,说道:“夏朝咱们的国家,叫大夏怎么样”
  许浒的目中涌起一片炽烈的光芒:“好名字夏商周咱们是要在这儿开辟一个新的华夏了同时,你还改了姓夏,呵呵,这既是国名,也是国姓,等这大夏一建立,你,就是这大夏的第一任皇帝这片海外世界上的始皇帝了”
  夏浔笑而不语。
  他不想当皇帝,他想在这儿建立一个三权分立的联邦制国家,国家的元首数年一选。对所有的人民来说,这远比帝王制度更合适。
  对他的子孙们来说,如果祖先给他们创造的这么高,他们还是无所建树,那就能使多大碗,便吃多少饭吧。
  再好的教育也不能保证子孙代代贤明,而绝对的权力,一旦碰上一个昏匮的君主,就会给这个国家带来不可挽回的恶果,那时给他子孙带来的将是亡家亡族的灾祸。
  他的政体设想在大海对面,至少在这个时代是不可能的,没有那种基础。而在这里则不然,这里本来是一个个的部落,部落酋长们并不是世袭的。他们这几万人,人数最多的就是原双屿卫的士兵和家眷,而不管是双屿岛的大首领还是双屿卫的都指挥,也同样不是世袭的。
  从无到有,不需要去打破旧的框架,反而是最容易建设的。不过,以前他对这方面了解的也不是许多,表面浮浅的了解,并不能在他创立一些具体制度时提供多少帮助,他还有许多想法需要完善。
  同时,建国的倡议,在城堡里早就开始了,许多人,尤其是他那老丈人彭老庄主,是极为热衷捧他做皇帝的,对这些人他也需要做个沟通。
  当然,这时候夏浔还不知道,在这片大陆的最南方,回国无望的任聚鹰已经称帝,国号大屿,他正在疯狂地兼并着一个个部落,他走的是跟夏浔完全不同的另一条政体道路。而他们之间的交集,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许浒见夏浔笑而不语,微微叹息一声,缓缓退后两步,手已搭在刀柄上。
  夏浔望着大海还在笑,只是那笑渐渐变得苦涩起来:“我们这样不是很好么一定要自相残杀权力,真的可以令人疯狂”
  许浒正要拔刀,闻言却倏地一惊,失声道:“你你知道我要”
  夏浔没有回答他这句话,只是黯然问道:“为什么我们只能共患难,却不能共富贵”
  “你错了”
  许浒定下神,沉声道:“我许浒不是心胸狭窄的人,我能共患难也能共富贵但是,当我可以拥有更大的富贵时,你不能拦我的路”
  夏浔的声音在海浪的拍打下显得有些缥缈,他似乎是自问,又似乎在问许浒:“我,挡了你的路”
  许浒冷笑道:“明知故问你以为,你还是大明的国公笑话这个城堡里,谁的权力最大是你谁的势力最大是我数万人中,我双屿的人占了绝大多数,凭什么你可以理所当然地做皇帝,而不是我凭什么是你的子孙可以世世代代作威作福,而不是我”
  夏浔轻轻地道:“如果我说我从来没有想过当皇帝,你信么”
  许浒一愣,然后放声大笑:“哈哈哈,我当然不信,你不做皇帝,那谁来做难道你心甘情愿拱手于我哈哈哈”
  夏浔摇摇头,道:“不是我,也不是你,我想这个国家不要皇帝”
  许浒愕然半晌,怪叫道:“你疯了一个国家,怎么可以没有皇帝没有皇帝,那还叫一个国家我想做皇帝,你偏不要皇帝不管你是自己做皇帝,还是不要任何人做皇帝,那都是跟我过不去
  诸邦万国为什么要向大明卑躬屈膝因为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在这儿,我就是老大,而不是你夏浔,你该醒醒啦”
  夏浔淡淡地道:“我倒觉得,是你该醒醒了许浒,不要执意不悟”
  许浒警惕地退了一步,飞快地向四下打量了一眼,小孩子依旧在海滩上玩耍,另一边的海湾里,几个土人正为他们的船在水里驾驶自如而欢笑,岸上是一片红树林,距此在一箭地之外,而身边只有他的几个心腹。
  许浒的胆气又壮起来,冷笑道:“你吓唬我哈哈哈,夏浔,我知道你的口才了得,不知多少人就死在你这张嘴上,可我许浒不是他们整个双屿的兵都是我的,你有什么除了彭家那个死老头子和他的那些子侄,除了那个专门喜欢钻女人帐篷的西门庆和你那潜龙的千八百人,你还有什么”
  夏浔缓缓地道:“我还有骊龙”
  许浒没听清楚,踏前一步,问道:“你说什么”
  几乎在他迈步向前的一刹那,“砰砰”两声枪响,许浒的后心和后腰处炸开一个大洞,鲜血迅速染红了他的衣袍。
  许浒向前一个趔趄,不敢置信地扭头回去,一共五名侍卫,都是他带来的。其中两个枪口正冒着烟,而另外三个,其中一个已经退到了另外两人背后,一手刀一手枪,紧紧地抵在了他们的腰眼上。
  夏浔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骊龙我还有骊龙以前,我左手飞龙,右手潜龙,飞龙交出去之后,我这只空着的手,便又抓了一只骊龙”
  “五个心腹,居然有三个是你的人我该死我真的该死我死的不冤呐”
  许浒踉跄着惨笑:“没想到,没想到当年我用这个法子杀了雷晓曦,今天,我也步了他的后尘夏浔你早就有心对付我了,是不是”
  夏浔幽幽地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只是有备无患而已。如果你不是想杀我,我保证,他们依旧是你的心腹侍卫,永远也不会变成骊龙”
  许浒嘶声道:“我我不信我不信你也想做皇帝我恨”
  “噗嗵”一声,许浒重重地栽到沙滩上,海浪扑打着他的脸颊,他的眼神直勾勾的,死不瞑目。
  夏浔始终没有回头,一起一伏,永无止歇的潮水拍打着他的靴面。夏浔幽幽地道:“每一个不谙世事者,都想做黄蓉,逃出桃花岛,体味人间百态;每一个饱经风霜者,都想做东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许浒,我想要的,你永远不懂”
  很多年后,大夏国的史学家们在研究他们的开国元勋首任总统夏浔的历史时,让他们愁白了头的一个课题就是:“谁是黄蓉谁又是东邪”
  后记
  连续三天,每天更新一万三四到一万七八不等,码字码的快累惨了,不过写到结尾时精神亢奋,下笔也快,总算一气呵成。
  拖沓灌水事无巨细,大不佳也。
  结尾如豹尾,这才叫大家看的爽快。
  本书上架之初,我说:希望大家买票上船,登上这艘锦衣之舟,陪我行走在历史的天空里。
  这艘船驶到了辽东驶到了西域驶到了欧洲驶到了大洋彼岸,当它泊于岸边的时候,朋友,你是陪我走完全程的那个人吗
  在这里,感谢从本书开书时起,就订阅支持我的每一位书友
  可以想见,如果没有你们的支持,我不会完成这部作品。
  也许这是老生常谈,可是每当一部作品结束,我回顾从搜集资料构思作品,不管是酷暑还是寒冬都努力创作的经历时,想到你们投票支持发贴鼓励,陪着我经过每一天每一个月的战斗时,这种感动始终荡漾在我的心头。
  尤其在本书创作中,我正式辞职,以此为职业,这对我就更有非同一般的意义,辛苦甘甜欢笑悲伤,点点滴滴尽在心头。
  在这本书写作期间,我走出了人生中重要的一步,许多书友也是一样。
  在此期,有人考上了更高一级的学府,有人毕业开始工作,有人找了对象,有人甩了对象,有人成了亲,有人有了心爱的小宝宝
  如果从我写第一本书开始算,有的书友在陪伴我期间更是有了覆天翻天的大变化。
  一本书,就是一段青春,一段记忆,一段成长,一段岁月。
  在我的人生中,你们陪伴了我很长的一段路程,因为你们的存在,我的人生才更美,你们是我最好的朋友最无私的朋友
  如今,我站在舷梯边,向每一位同舟共渡的朋友道一声感谢,希望我的这段旅程,能给你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希望在这旅程中,带给你许多快乐和享受。
  这段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任聚鹰的帝国和夏浔的联邦会有些什么交锋
  让娜达克,那位后来被称为圣女贞德的法国小姑娘,是否依旧走上了她的历史使命
  唐赛儿教给她的脱缚术火遁术,有没有帮助她最终逃脱宿命
  这位女骑士有没有到东方去寻找他的师傅
  有恋父情节的唐赛儿最终发展如何她对夏浔的倾慕和依恋,只是一个懵懂少女对一个英雄和呵护她的年长成熟男子的迷恋,在她的成长中会渐渐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真正适合自己的伴侣,还是始终如一地爱慕着夏浔并终成正果
  夏浔有没有在他的国家建立之后,履行诺言,建造大舰重返欧洲,开始他的欧洲之旅
  大明的舰队驶到了极西之地,那么他们后来有没有再派出舰队向东方探索,去寻找日出的地方,从而找到他们的辅国公
  这些,都不在本书的范围之内了,所有事情都写出来,那就没有念想了。各位书友可以发挥你们的想象力,尽情地在这副画卷留白的地方挥毫泼墨,去延续所有你想知道的事情。
  有无数种可能,只要你心中有天堂,你就会想出无数叫你愉悦开心的后续变化。
  关于新书:
  对新书,我已经做了一些设想,还需要大量的准备工作,新书的历史背景准备放在唐朝,武则天时期。
  在酷6网采访时,问及对新书的考虑,我曾顺口提及说风格要变,要写才子佳人,少涉及帝王将相。
  应该说,这个说法因为未经深思,说的不是那么准确,我不会写大才子的,我也不会写大科学家。各位仁兄何时见过我的主角跑到古代跟古人卖弄古文,或者发明飞机大炮的
  对以诗文震住古代诸多才子的设计,我不写,你能把古诗古文倒背如流,想用哪首信手拈来本身就已太扯,更何况,已经成文的东西有它特定的环境和历史文化底蕴,你能在任何场合地点环境下拿来就用
  古代文人之间的交往,可不只是这么简单,你能背出一首脍炙人口的好诗或好文章,可是在平时的文化圈子里的交流来往中,你不可能把你的文化素养也同时提高,那是随时会叫你露馅的。
  而且,古人或者欣赏诗词写的好的人,但是入仕没有那么简单,诗词能救国还是诗词能治国没有哪个人是因为诗词写的好,才得以入仕作官青云直上,在唐朝,多少大诗人苦熬几十年,还混不上个一官半职,所以我说新书是才子佳人,只对了一半。
  才子是不对的,
  佳人么眉飞色舞中
  另外,我也不会写回到古代大搞发明,发明飞机大炮那是扯淡,发明煤球牙刷羊肉串,仁兄,古代没有专利一说,你发不了财再说,匠人也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
  所以主角要走的路嘛
  你猜
  是否依旧以穿越为开头,我还没想好,不过故事会一样的精采。
  我喜欢写真实背景下的故事,如果是全架空的写法,我不需要任何考据,哪个朝代的逸闻佚事民间传说政治制度文化知识衣装款式,我都可以拿来一用,而书评区里那些对历史知识相当了解的卧虎藏龙们挑不出半点毛病。
  但我不喜欢,我不会为他们的悲欢离合而感动,我不会为他们对国家民族的情感而感动,我不会为他们国家的强大和富饶而感动,我完全没有代入感。一个完全脱离了真正历史背景的历史故事,我完全没有代入感。
  下本是唐朝。
  当我说出这一点时,听到最多的就是:“你要写肥婆么”
  这是被一些人给刻意夸大了的假象,须得纠正。
  只要仔细看一下唐朝著名画家阎立本的步辇图和周昉的簪花仕女图,不难发现,画中的宫女仕女,根本说不上肥胖。
  她们的身材,实在都是相当纤瘦的。唐明皇让高力士派京兆尹首都长安市长,“选人间女子细长白者五人,将以赐太子”。可见,玄宗时代选美标准,也跟今天一样:身形苗条,身材高挑,皮肤白皙。
  如果一个部落,自古以肥胖为美也就罢了,可是你能想象先秦两汉隋晋以来一直保持的审美观,一到唐朝就来了个彻底的大变样可能么
  风气的改变是有,唐初繁荣昌盛丰衣足食,正如诗圣杜甫诗句所记“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禀俱丰实”。人们有条件吃饱穿暖保持健康丰满的体格。
  唐代开放兼容并包,当时与唐交往的国家有130多个,国力强盛与文明发达,使唐人充满自信,不同文化的影响交融,使唐人不拘于传统,眼界开阔,热烈放姿。
  唐代民族融合,唐人民风开放尚武大有胡风,而游牧民族的风格不欣赏弱不禁风的美,以此种种,风尚有所改变。
  所以唐人审美的潮流是有别于传统的苗条和骨感的,但那是一种健康性感富有朝气的美,而不是肥胖。正如美国六七十年代流行骨感美,而现在是健康性感的丰腴美,可你能说那就叫肥婆
  当时最标准的美人应该是面如满月,胸大臀翘小蛮腰我也喜欢
  尖下巴瓜子脸,平胸窄臀细若杨柳的姑娘肯定不是当时最标准的美人,但是长成这样的漂亮姑娘,也绝不致于被人看成丑女。
  鹅蛋脸看着比较有福气,尖下巴则有点狐媚子,干干瘦瘦不像个益夫的样儿,胸大屁股大好生养,多少年后依旧是一些老太太选儿媳的标准,然则哪一种在她们眼里是丑的
  唐朝公主中擅长打马球踢蹴鞠的不在少数,擅舞的美人都擅长绿袖舞胡旋舞,这胡旋舞类似现在的肚皮舞,白居易的胡旋女诗中写,“左旋右旋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肥胖之人别说连续转上千圈万圈,估计一百个圈下来就一头栽地,动弹不得了。
  说到杨贵妃,相比于当时同样的梅妃等美人而言,确实是更显丰腴些,梅妃甚至以此嘲笑过她,如果唐朝以肥为美,梅妃的嘲讽岂非成了赞美
  她27岁被唐玄宗册封为妃,宫中画师为她做画时她都三十多了,丰腴一些岂非正常,即便如此,唐玄宗也取笑过她有些胖,有一次唐玄宗看书,杨贵妃问他在看什么,唐玄宗便笑,说你一定不喜欢。
  杨贵妃抢过去一看,却是汉朝的书,写的正是赵飞燕一段故事,杨贵妃不服,便说:“我的舞蹈比她跳得好。”由这一段也可看出唐人的健康美并非以肥为美,这环肥燕瘦是到了宋朝,由苏东坡的诗才传开的,唐玄宗和杨贵妃是有真感情的,她一人稍胖,实非大唐主流。
  白居易写诗赞他最喜欢的两个妾:“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很难想像是个大胖子。
  那所谓的胖,其区别大抵也只是玛丽莲梦露和奥黛丽赫本的区别。
  为了写好唐朝,我自己搜集,并委托几位书友帮我搜集了大量有关唐朝的文章和唐人小说,阅读消化它需要一段时间。
  我要揣摩那时的社会风貌,揣摩那时有代表性的男人和女人的人物性格和精神风貌,我收集了大量史料,包括对武则天性格的心理分析,这些东西看过之后不会大量加入我的小说,过于考究不如注重故事性。
  没有必要在这些地方写实,比如查阅一些史料,唐人称父亲为哥哥,父亲排行老三,便对人说我家三哥,如果这也照实写,恐怕我得处处加括号以注明其真正身份了,实无必要,而其风格也不体现于此。
  我写的是小说故事,而非论文,不会那么全面介绍这个社会的一切,只通过主角的双眼去看他们所看到的一切,故事之外的话题少提,增加故事性。我只是要在心中先对那个时代有个比较准确的定位。
  要写出一个唐朝来,不是要写初唐时期皇室一家亲君臣一家亲,臣臣一家亲,官民一家亲,大臣不是忠的就是j的,忠的光芒四射毫无瑕疵,j的从头坏到脚一无是处,那是官场的童话。
  也不是你写一堆标准的唐朝的建筑,服饰或者在语言风格上如何的接近唐朝,而是写出那种内在的精神风貌,唐朝人比较于其它朝代的人的不同,正是他们的精神风貌,这种风貌写出来了,也就展现了他们。
  另外就是淡化帝王将相的原因了。
  我常常在想,历史小说应该怎么写难道仅仅只围绕着一群帝王将相在那里争权夺利吗还是应该同时兼顾天下百姓状况及民风民情呢
  我们观古今历史,只见刀光剑影鲜血涟涟,历史被浓缩成了一部宫廷权术史,难道中华几千年的历史就只干这个
  历史不是帝王将相专有的舞台
  我总是不由自主把唐朝当成现在的美国民族大熔炉,开放,但又不失自己的传承,当然,不是这么简单,只是相近比喻。
  穿过去改历史的套路,已经被写滥了,一开始是新奇,可是从原始社会一直到现在,几乎没有一个朝代没被人改过了,再这么写下去,这条路只会越走越窄,我觉得该变一变了。
  要有古味,要写生活百态,写个人故事。人的喜怒哀乐,人生历程,感情爱情,这才是永恒不变的主题,所以,要改,不要等读者烦得逼着你去改。
  我对写人更感兴趣,人的魅力在于感情。这是人类永恒不变的主题。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言于情,叙于事,成了一个贬义词,以致有些人满脸的不屑:“言情哈”
  嘴都撇到了嘴丫子上,而我们写书的也心虚的深以为羞愧的把它抛开,生怕人家说咱言情。感情:亲情爱情友情,仇恨悲伤,不正是叫人引起共鸣的么
  我一直在思考,一直在想,我该走什么样的路
  历史风格,是必须要保留的。
  历史类作品,总该给大家带来一点古色古香的味道,尽量不要太现代了,那才是它这种文学形式所独有的魅力。
  要是在这欣赏的过程中,能够引起你对历史的兴趣,能够引来一些历史通书友增进我的知识,能给一些历史不通的朋友普及一些知识,那更是善莫大焉。
  当然,这知识不能用说教和介绍,要融入故事,不知不觉地展露给你。我现在有时用介绍的方式太正规,让读者一看就知道这是有出处的,固然叫读者少了质疑,却也少了故事性,这一点要改。
  质疑由书友们在书评区去辩论解释吧,忠心服务于故事,奉献一个好看的故事,才是我的责任。
  诸位好友,一路旅程,一年有余,也该上岸歇歇啦
  关关造新船去了,造船时间大概一个半月左右。
  等新船航行的时候,欢迎您再登上我的船,继续陪伴我远航。
  有那么一天,我们回顾过去的时候,我们将记得,曾有一段美好的岁月,我拥有你,你拥有我
  再次,谢谢你
  锦衣夜行第333部分阅读
  -
  锦衣夜行第333部分阅读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