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罪羊
作者:颜盏君      更新:2022-09-19 18:48      字数:2491
  万骨长歌 作者:颜盏君
  替罪羊
  万骨长歌 作者:颜盏君
  替罪羊
  “呦~庆王终于来了,微臣有失远迎,见谅见谅啊。”云集天在门前对他遥遥拱作揖。
  庆王同样作揖回礼,“云丞相,不必拘礼。这非朝堂,况且您还是我的岳父大人,该小婿给您行礼才是。”
  二人p笑r不笑,寒暄着进了雅房。屋内架着j鼎青铜纹夔龙暖炉,屋子里温暖如春,庆王褪去大红裘衣落座。丝竹齐奏,舞姬翩翩,美人环绕。
  云集天给他倒了杯酒,笑道:“王爷尝尝,这可是酱香凤酒,味道醇厚至极,入喉绵长,口感极佳。”
  颜洛浅尝一口,赞叹不绝,“不曾想丞相还是个好酒之人,本王府有陈年花雕,藏了十八年,改日丞相一定要赏光来府一尝。”
  “那是当然,微臣何其有幸能尝到十八年的佳酿。”他饮尽杯酒,脸se渐渐褪去了笑容,沉默良久。
  “丞相大人,为何满面愁容?可是为了令郎之事烦心?”
  云集天重重叹了口气,又倒了杯酒一饮而尽,“家门不幸,难以启齿啊。”
  颜洛佯装无知:“哦?云大人何出此言?令郎或许另有苦衷。”
  “唉~云家生为名臣,死为上鬼,垂光百世,荣耀青史。不知怎么出了云迦安这么个不孝nv,当年大神官占卜说她是天降彗星,一时心软就不曾想她害死我五儿子,现在又来害我的大儿子。老夫老来丧子,简直痛不yu生啊。”说着云集天就老泪纵横。
  “我儿待她无微不至,想不到她蛇蝎心肠故意设苦r计来谋害他,又以天牢酷刑严刑b供。想到这些,老夫恨不能刃这忤逆nv!”
  颜洛故作诧异状,“想不到长宁公主这般歹毒,本以为是令郎的错。在朝上书治罪令郎,实在是本王的过错。本王以酒自罚。”他连喝杯以示赔罪。
  “哪怪庆王,都是她欺骗了天下人。”云集天一把握住颜洛,下跪道:“王爷要帮帮微臣啊,不能让她目无王法,继续祸害他人。她是南国的灾难啊!况且他和大神官是一派的,权势日盛可会威胁您的地位啊。”
  他故意推脱,“这云大人要本王如何帮?父皇的旨意岂能更改!况且云迦安有父皇护着,本王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不,只要您愿意,微臣自有法子,就看您”
  颜洛点点头,云集天难掩欣喜之se,但很快矫饰在悲伤,他附耳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他嘀嘀咕咕说了一阵,颜洛诧异的拍桌而起,“大逆不道!丞相不要命了?”
  云集天不惧反而沉静解释:“现在只有这条路能削弱她的权势,否则她再一步取得皇帝的信任,可就要把矛头指向您了。我们只有先下为强,况且最是无情帝王家,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颜洛呼出一口气,重新坐回凳上,凝神思索。许久,点点头答应了。
  庆王府内,下人们穿来梭去地忙碌着。木紫心正在准备过年所用的花木,忙的脚不沾地。
  “呀,那剪梅要放在左室。”
  “你,那盆芙蓉梅放在屋外还不冻死了?说过多少遍了,长点儿记x。”
  “还有你,那青松修剪的这么短,它还不冻死,不成材的蠢物。”
  这些下人一个个都不让她省心,王琰这时端着盆水仙,咳嗽了声,往后院走去。木紫心停下指挥,让他们自己摆放。便以劳累为由,回后院休息,走到回廊转角处,闪身出一人。
  “说吧,找我何事?”木紫心低声道。
  “木司园,王妃恐怕活不过今晚,还要不要加大熏香的剂量?”王琰垂首问道。
  “不用,让她多活j日。今日王爷派人送来一盆锦莲。”
  “哦?王爷倒是对您上心,还没见他送给司园令什么花植。”王琰顺势恭维。
  “愚蠢!”木紫心冷哼一声,“锦莲本无根,置之于塘则满,置之于盆则隘。而王爷正是用一玉盆盛装一株,他这是在警告我要收敛一点。”木紫心沉思一会,王爷难道发现自己了?“够了,今后不要给她用紫附诛研磨制成的熏香了,留给平侧妃吧。平素九有发现熏香的问题吗?”
  “没。”
  “很好,离诺的死期就快到了,黑锅会有人来背的,你不用怕。”
  夜se昏暗,她们并未注意到隐藏在墙角的一抹身影,她恰巧路过,不曾想听到二人密谈。她有些惊慌失措的悄悄离开以至于头上掉落了花绢都没发觉。
  木紫心正走回前院,转弯时脚下踩着一物,低头一瞥,瞪大眼珠,周身散发着杀气!哼!天不留你怪不得我了!
  “哎~熙儿,洛哥哥回来了吗?”平素九正在房摆弄婴儿的衣f,喜乐无穷。
  “启禀侧妃,王爷已回房休息,但谁也不见。”大丫鬟帮将小衣f一件件收起来。
  “洛哥哥一定忙于政务,本想陪陪他,可他这么累就让他休息吧。”
  另一丫鬟调笑道:“王爷真是好福气,有您这么ai他的侧妃。哪像王妃总是一副怒目横眉的模样,好像和王爷有多大仇似得。”
  “好了!人后莫闲言碎语,祸从口出。”平素九端正身子,出口教训。
  “是,奴婢知错。”
  熙儿边收小衣f边笑道:“这些衣f真漂亮,无论是小少爷还是小小姐一定都很喜欢穿。”
  平素九点着她的脑袋,摸着大肚子嗔道:“傻瓜!都还没出生呢!就算出生了哪里知道什么好看不好看。好了,我累了,你们都退下吧。”
  熙儿笑着将衣f收好,后换上新的熏香后退出屋,见她宽衣睡下便熄灭了蜡烛。
  等确定周围没人,平素九慢慢坐起,用帕捂着口鼻,将熏香全部倒进胭脂盒,再换上自己买的衙香。木紫心存心要让自己失去孩子!
  多亏云迦安提醒,等孩子顺利出生,一定要好好谢谢她。
  翌日清晨,木紫心差人拿了两盆刚开的水仙送去赵姨娘房,刚走进院门前,丫鬟小跑过来。
  “参见木司园,您是来找赵姨娘的吧?真不巧,她今日天还没亮就出去了,说是去伽蓝寺少个早香。您要不”
  木紫心秀眉一皱,转身出了王府。急忙去往回□□堂。
  “麻烦小哥快去通报,我要见长宁公主,就说我要告诉她云笯王妃的事。”身着水红se留仙裙的f人焦急的站在公主府门前,正是赵姨娘。
  门卫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赵姨娘急忙掏出银两,小厮一塞回去,严肃道:“我这就去,见不见是公主的事,别拿这些玷污了我府清明。”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公主府连个门卫都这般清廉,恐怕云迦安不好对付。
  替罪羊
  -
  替罪羊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