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一百九
作者:四藏      更新:2022-09-19 18:49      字数:3808
  皇上是个小可怜 作者:四藏
  第110章 一百九
  皇上是个小可怜 作者:四藏
  第110章 一百九
  陆青云带兵匆匆赶上楼,兵马满小楼,玄衣随着黑压压的兵马跪在楼下尊请国舅下楼。
  而楼内陆青云将那张信笺递给陆容城,上面写着一个杀字。
  陆容城瞧着那信笺问:“他可有异样?”
  陆青云摇头,“玄衣风尘仆仆的赶来,并无任何异样,他该是没有看过这张信笺吧?”看了还会那么急着来送死?
  一般人看了这道杀令,都不会去送死的吧?若非他是陆家人,知道陆容城的杀和活是反着来的,他真会g掉前来送信的玄衣。
  陆容城慢慢将信笺揉成团,这原本就是他先试一试玄衣的小把戏,若是他心虚就一定会看这信笺,如果心虚看到这道杀令一定不会去送死。
  看来他相帮,不是假的。或许他是真的想从陆容城里讨些好处,毕竟在沈宴下,沈宴是永远不会让他有出头之日的。
  沈府的恩怨,沈宴s生子的身世,加上沈宴的母亲和玄衣外婆的那一段往事,沈宴绝对不希望玄衣得势压着自己头上。
  说起来沈宴当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悄无声息的处死了玄衣的外婆,当初玄衣母妃临死之前见过沈宴一面,说了些什么无人得知,只知见过之后她便自杀于大殿。
  之后玄衣被软禁在千里之外的皇陵,沈宴也只是保他x命,并无想要接他回京的意思。
  沈宴的心思陆容城大抵明白,沈府之于沈宴并无什么恩情。
  玄衣大抵也是恨沈宴的吧,j次和赵明岚联陷害沈宴,陆容城是知道的,当初害死九微的恩人绣娘一家,栽赃给沈宴,可谓是心狠辣啊。
  “国舅可是要除掉玄衣?”陆青云问。
  陆容城丢掉信笺道:“不必,我如今倒是觉得他可以用上一用,小小的一个玄衣便是玩些小心思也闹不出什么,等没用了再除掉不迟。”
  陆青云应是,上前扶他。
  陆容城扶着陆青云缓慢下楼,直接走到他面前,问道:“可带兵去救阿九了?”
  玄衣低头垂目道:“玄衣去迟一步,阿姐已经不见了……”
  “不见了?”陆容城让他抬头看自己,“何为不见?为何不见?”
  陆青云在旁侧忙道:“我们赶到时那位姑娘已经被转移出去了,人去楼空,只留下了这个。”
  一对不知什么材质的黑蝙蝠对钗递在了陆容城的眼底。
  “这是舅父送给阿姐的,她一直贴身带着。”玄衣小声道。
  陆容城接过对钗,是了,他想起来曾见她带过,沈宴送的她一直贴身带着吗?连与他在山洞逃命时也贴身带着,如今却遗落在那小室里,她该是受了什么样的伤……
  “去追,一定要追上她。”陆容城将对钗收在怀里,扶着陆青云上了马车,下令道:“去追赵明岚。”
  陆青云一愣,犹豫道:“国舅派人去追便好,京都如今无人坐镇,您不回京都?”
  陆容城在车内半天没有开口。
  陆青云又道:“来时我派人去打探京都的动态,至今没有消息,信鸽也不知为何有去无回,像是有人刻意断了京都的消息,国舅还是尽快回去的好。”
  车内人在沉默。
  p刻后,陆容城的声音传出来,“先救阿九。”
  陆青云领命。
  =================================================================================
  这一追便追了整整两日,从临山镇追出一路追到临近京都,失了赵明岚的踪迹。
  陆青云j番疑虑,“这赵明岚为何敢回京?”在他的估算里,京都乃是陆容城的主地,敢回京还不是自投罗网?
  陆容城却是怕她当真回了京,京如今沈宴坐镇,若赵明岚真和他串通好了,那就难办了。
  便下令陆青云无论如何不得让她入京。
  京局势不明,他j番差人打探皆都音讯全无,他便在离京都只有半日路程的郊外停了一夜。
  这一夜停,却被京都来兵堵在了半路。
  来兵不多,却是天子亲信,禁军的人,刘沛y亲自带队,与陆青云兵戎相见。
  山脉之,剑拔弩张,局势比陆容城估算的还要糟糕。
  刘沛y道:“圣上请国舅单独入京,陆将军擅离职守,卸甲待罪。”
  最糟糕的两件事落实了。
  赵明岚已入京,她与沈宴已然串通好了。
  要他独自入京?怕是他连京都的城门尚未来得及进去,就被处死在荒郊了。
  他扫过刘沛y的身后,估算了一下人数,极轻的冷笑一声,“青云。”
  “在。”陆青云护在他身前。
  他的眼神落在刘沛y身上,“除下刘沛y,一个不留。”
  “领命!”陆青云应是。
  “陆容城!”刘沛y拨了剑,“你这是公然抗旨。”
  陆容城看着他,只利落的说了一个字,“杀。”
  “杀!”陆青云长剑一挥,山呼海啸的喊杀声此起彼伏。
  陆容城转过头退到j步之外,负袖立在一株半枯的大榕树之下,看着那瑟瑟落叶,对身后的厮杀充耳不闻。
  玄衣吓得脸se惨白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慌道:“国舅这……这……谋逆的大罪啊!”
  陆容城依旧看着那枯叶,勾了唇角道:“谋逆?我问你,这天下是谁的天下?”
  玄衣张了张口,抬头望他,是了,这天下一直都不是他阿姐的天下,从来不是。
  “是您的天下。”玄衣道。
  “既然她如此不听话,那就换一个。”陆容城转过头看他一眼,问道:“若是皇位给你,你当如何?”
  玄衣噗通一声跪在他的脚边,“玄衣不敢,玄衣……当不起……”
  陆容城垂目看着诚惶诚恐的玄衣,“我喜欢有自知之明的人。”又问:“若是你为帝,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玄衣犹豫不敢答。
  陆容城道:“但说无妨。”
  玄衣攥紧指,道:“杀了沈宴。”
  “哦?”
  玄衣抬头,眼睛里满是恨意,“胡姬生的s生子怎配入我沈家门?若非他当初心怀鬼胎,算计我沈府,害死外祖父母,我的母妃怎会在宫孤立无援落到绝处?”
  “他是你的舅父。”
  “他怎配!”玄衣气恼的咬牙,“我这么多年在皇陵无所依靠,他未曾问过一句我的死活,他恨我,恨我的母妃,恨当日将他们母子赶出府的所有人!”
  那恨意是真的,那话也是真的。
  陆容城伸摸了摸他的头,“我给你这个会。”
  身后厮杀声渐止,不到半个时辰,刘沛y所带的禁军全被诛杀g净,只余下满身是血的刘沛y被押到他的脚下。
  陆容城看了他一眼道:“我猜刘老将军一定不会不管你的死活。”
  “陆容城你是要反了吗!”刘沛y杀红了眼,怒不可遏的瞪着陆容城。
  陆容城未再看他一眼,下令道:“挑选精锐穿上禁军的f饰,押我入京都。”
  “国舅是要……”陆青云不甚明白的问。
  陆容城看着满地的残骸血滩,冷笑道:“既然她要见我,那就见上一见,带上刘公子。”又下令道:“余下的候在城外,等我令下便攻入京都。”
  “是。”陆青云领命。
  陆容城又看玄衣,“你随我一起入京都,这次我给你会亲杀了你舅父,你可要抓住会。”
  玄衣握紧指道:“玄衣明白。”
  =================================================================================
  陆容城特意等到快入夜进京,一行五十精锐,禁军装扮打马入京,城门前无人敢拦,竟是一路顺畅的到了宫门前。
  京都还是旧模样。
  陆容城入京那一刻就命人去通知他在京的所属重臣,枕戈以待,他带着玄衣与刘沛y直往皇宫而去。
  却是被宫内出来的沈宴拦在了宫门外。
  沈宴是吃惊的,没料到禁军前去陆容城还能活着入京,城门下的人来报时他便做了准备,带着百名兵马将陆容城堵在宫门外。
  沈宴扫了一眼陆容城身边所谓的禁军,便明白了,又落在重伤在马上的刘沛y心里一沉,他身后的兵马可都是刘老将军麾下的,若是陆容城以刘沛y为质……
  “舅父救我!”玄衣被困在陆容城身前,急惶惶的喊。
  沈宴眯了眯眼,笑了,“国舅这是在要挟我?”
  陆容城端坐马上,“圣上召我入宫,我便入宫来,何来要挟?倒是你沈宴带兵在宫前拦我,是何居心?”
  沈宴便道:“我特来迎国舅入宫,还请国舅下马随我入宫。”又看刘沛y,“刘头领还不带着禁军弟兄们退下领赏?”
  刘沛y重伤被制f在马上,动弹不得。
  “怎么?”沈宴笑yy的看陆容城,“还不退下!”
  陆容城在马上看沈宴,半天翻身下马,一把抓过玄衣,越过他的人马一步步往沈宴身边去。
  在快到沈宴的兵马前,玄衣挣扎开陆容城的,疾步朝沈宴去,“舅父!”
  沈宴挥开身前的守卫让玄衣到身边,盯着陆容城,轻声问玄衣,“你可有事?”
  玄衣似的受了惊吓,抓住沈宴的臂不住发抖。
  陆容城停在了数步之外。
  沈宴望着他,冷笑开口,“陆容城你是要我派人擒你……”忽然猛地一颤,踉跄着半步险些跌跪在地,一低头瞧见腰间一把匕首捅在小腹上,鲜血一涌一涌的喷出,抬眼是玄衣恶狠狠的眼睛,连眨都不眨的拔出匕首,又刺进一刀。
  这两刀瞬息发生,周围的守卫尚未看清发生了什么,沈宴已跌靠在一人身上,疼的直不起身,“玄衣……”
  “我恨你是真的,说的那些话也都是真的,舅父。”玄衣chou便疾步退出那守卫,退到陆容城身边。
  陆容城已提了刘沛y在前,道:“既然相国不适,那就由刘头领亲自带我入宫吧。”
  第110章 一百九
  -
  第110章 一百九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