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一百一十
作者:四藏      更新:2022-09-19 18:49      字数:3816
  皇上是个小可怜 作者:四藏
  第111章 一百一十
  皇上是个小可怜 作者:四藏
  第111章 一百一十
  城又起秋风。
  兵甲碰撞的细碎铮铮声,沈宴倒在那兵卫,兵卫簇拥着他,天旋地转,他看着蒙蒙的天,听着身边乱成一团,有人问该怎么办,有人喊去禀报刘老将军……
  然后他看着陆容城携着刘沛y带兵冲入皇宫,他身边的兵卫溃不成军,如同虚物。
  他想张口说什么,张口却发现他的天地昏昏沉沉,他的声音卡在喉咙虚弱无力。
  乱军无首,先赶来的却是陆容城的人,武官臣候在宫门外无人走过来。
  指下的伤口不住的流血,多的他压不住,他听不到声音时开始有些怕死在这里,他该再撑一撑,撑到九微来见他。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九微了,j日如j年,还好南楚去了她身边,他是放心的。
  只是他还是想再跟她说一次,不要信玄衣,玄衣如同蛰伏的小狼,一旦得势不留情面。
  他之前讲,她总不信。
  如今他只望能再撑一撑,帮她再走一程。
  再撑一撑……
  秋风乍起,吹的他睁不开眼,天地全黑。
  也吹的飞檐之上青铜铃铛铛作响,吹的虚掩的窗扉“啪”的一声合了紧,吓的赵明岚心头一紧,把玩在的小方牌当啷一声落在桌子上,回过头去却见殿外人影憧憧,被光筛在八扇门上一*的闪过。
  不像是沈宴的人。
  她忙收起小方牌殿门就被推了开。
  冷风卷秋叶,兜兜转转的落入殿来,那人就那么站在了殿门前,瘦了些,憔悴了些。
  她靠着桌子站在那里,又惊又愣,也是有些自j的喜悦,就算知道他此来绝对不是为来见她,她还是为再见他一面而开心。
  “沈宴竟没拦住你?”赵明岚也为沈宴吃惊。
  陆容城缓步走进殿里来,走到她眼前,突然抬一耳光chou在她面上,她脚步不稳,扶着桌子险险站住,“你以为你逃的了?”他问,“谁借你的胆子与我算计。”
  那一巴掌极重,赵明岚一阵眩晕,目眩的抬头看他,“怎么,这次是要杀了我吗?”直起身道:“动吧,我会带着这副身t下地狱。”
  陆容城伸攥住她细白的脖子,“阿九呢?”
  “我不知道。”
  啪的一耳光又落在她脸上,她在转过脸来眼睛里是泪,唇角是血,一字一字的对陆容城道:“你这辈子也别想得到她。”
  殿外有人急急赶来,在殿外道:“爷,陆爷,赵统领,杜大人和步光将军都赶来了,就在宫门外。”
  陆容城应了一声,“知道了。”微微松开指,提着赵明岚到书桌前,将她丢在椅子,道:“下旨,传位于皇子玄衣。”从袖子掏出一卷金帛玉轴卷。
  摊开是已经拟好的传位圣旨。
  “你亲自用印。”陆容城道。
  赵明岚一阵急咳,趴在桌子上忽然哈哈笑了起来,仰头望着陆容城道:“我终于还是成为了你的弃子吗?”
  “是你自寻死路。”于他来说,只要权势还在,皇帝这个位置放谁在上都无差别,只需要好好的听话。
  她太不听话,倒不如怯懦的玄衣。
  “自寻死路?”赵明岚笑的眼泪连连,好奇的问:“陆容城,我真的特别好奇,若是今日在这的是真正的九微,你会不会也这般舍弃她?”
  陆容城没有答话。
  赵明岚替他答道:“你会,对你来说自己的利益永远最大,你说你那样**你的阿九,那我问你,你可愿为了她放弃江山权势?”
  愿意吗?
  陆容城依旧没有答话。
  两厢沉默,秋风吹开西窗。
  赵明岚将泪擦g,异常听话的取出玉玺,又问他,“你当真要让玄衣做皇帝?”
  陆容城再不想与她废话,攥着她的腕,一印盖下。
  赵明岚在他耳侧低低道:“你会后悔的。”
  “我此生虽有遗憾,从未后悔。”陆容城松开她,将玉玺收好,圣旨看过,负袖转身道:“现在只等你一死,昭告天下,筹备登基大典。”
  赵明岚始终仰头望着他,问:“你舍得杀我了?不等着用我来给你的阿九换回身子?”
  陆容城低头看着她,“等你死后,我慢慢换。”
  赵明岚忽然勾住陆容城的脖子,似哭似笑的抱着他道:“说你**我,亲一亲我,这是我临死前最后的请求。”
  陆容城看着她,缓缓的拉开她的臂。
  她却死缠着不松开,将一物掏出压在陆容城的怀里,是那个小方牌,“陆容城,我**你……”她拼了命的吻上陆容城的嘴唇,哭的眼泪满面,“拿着它,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事了,我恨你但是……我也**你。”
  陆容城推开她,看着她莫名的眼泪,刚想掏出她塞在怀里的小方牌,殿外忽然有人匆匆来报,“爷,有阿九姑娘的踪迹了!”
  陆容城猛地回身,“在哪里?”
  那人道:“追到了城外。”
  陆容城一刻不耽搁的要走,忽然被人一把抱了住,低头是赵明岚泪水涔涔的脸。
  “不要去。”她只一味的说:“不要去……”
  陆容城问:“你知道她在哪儿?”
  她点头又摇头。
  陆容城猛地扼起她的下颚,问道:“告诉我她在哪儿?若是你说实话,我可以让你死的舒f点。”
  她的泪水止在他的指间,这个人真绝情,到如今都不曾对她留情半分,半分都不肯。
  她闭了闭眼道:“你就算去了也来不及了。”
  “她到底在哪儿!”陆容城指紧的发响。
  赵明岚睁眼一笑道:“乱葬岗上。”
  陆容城一把松开她,转身便走。
  赵明岚跌坐在地上,看着他脚步那样快的走远,听他吩咐下之后的事宜,安顿玄衣,传位诏书,公告天下,还有赐死她……他亟不可待,甚至来不及亲了解她。
  她一低头笑了,“你会后悔的,会后悔的……”
  然后玄衣走了进来。
  他慢慢的走到她眼前,蹲下身子来看她,小声的道:“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她不看他,半天,问道:“你得到你想要的以后,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临死的请求啊……”玄衣想了想,弯眉笑道:“那就到临死的时候再说。”
  赵明岚呵的一笑,抬起头来看眼前人,“你当真是狼心狗肺。”
  玄衣笑的眉目弯弯,好不温柔的道:“多谢夸赞。”
  =================================================================================
  陆容城一路匆忙到宫门外,将该j代的匆匆同候着的j位大臣说过,又问:“沈宴还活着吗?”
  有人道:“刘老将军匆匆将他送回了府,现在还在救治,尚未清醒。”
  陆容城点头道:“抓好刘沛y,派人去世子府,将子安和刘娇娘还有那个阮姑娘带入宫,好好关着,谁都不许见。”翻身上马,“再派人去相国府,好好的医治沈宴,我不想再见到他。”
  “国舅放心。”
  陆容城坐在马上,扫了一眼跪在马上的重臣能将,这京都依旧是他的京都。喝令陆青云带五十精兵随他出城。
  一路打马疾行赶到乱坟岗,却是茫茫雾气,四顾毫无人迹。
  “在哪里发现的踪迹?”陆容城问。
  身后随兵道:“方才就在此处,有人带着姑娘躲在了这里。”
  “找,将这里每寸土翻过来也要找到。”陆容城勒马在累累白骨之上,心里忽然发慌的厉害。
  陆青云在身后问道:“国舅不如先回京都,京都大局未定,需要您坐镇,这里j给我来找,定护得姑娘周全。”
  陆容城闭口不答,他该回去,但他莫名的想起赵明岚问他的。
  江山和阿九,他会选谁?
  他选过,权势江山,他为江山放弃过许多人,他的mm,他的阿九。
  他虽有缺憾,不曾后悔。
  如今……
  “国舅要以大局为重……”
  远处一声剑啸,有人喊:“在这里!”
  陆容城猛地调转马头打马奔去。
  他在松树森森看到了九微,她被两人押着,拖着,衣衫血迹斑斑的**,头发散了一身一面,垂着头,了无生气。
  “阿九!”陆容城翻身下马,脚下一个踉跄险些绊倒,“放开她!”
  那两人已被围住,凶狠的盯着周围的兵卫,一把扯起九微头发迫她抬头,用刀抵着她喉咙吼道:“不要b我下狠!让你的兵退开!”
  “还不速速放人!”陆青云下马扬剑道:“你们的主使人已经被擒下,你们……”
  “闭嘴!”那人腕一用力,就割破了九微的p肤,鲜血顺刀而下。
  “退下青云!”陆容城猛地喝道:“全都退下!”
  “国舅……”
  “退下!”陆容城骤然打断陆青云。
  陆青云不敢再言,挥让兵卫退开。
  那两人押着九微一点点的往小道退,一壁道:“我们也是被人指示,并不想杀了这位姑娘,只要您高抬贵放了我们,我们自会放了她。”
  九微被拖拽的发疼,微微清醒,极吃力的睁开眼,眼神混沌的落在陆容城身上,轻微的开口,“舅舅……”
  “阿九!”陆容城上前一步又止住,“没事,我来了,你忍一忍。”抬头y狠的盯着那两人,“我不杀你们,放了她。”
  “等我们到了安全的地方,自会放人。”一人押着九微,一人盯着蠢蠢yu动的兵卫快速后撤。
  兵卫要跟,那人喝道:“不许跟!”
  “退下。”陆容城上前两步道:“只我一人跟着,等你们到了认为安全的地方将人给我,只要你们不再伤她,我必不会动。”
  那人想了想道:“好,就你一个人跟着。”
  陆容城忙上前。
  “国舅!”陆青云想阻拦。
  他却回头对陆青云摇了摇头,使了个眼se。
  陆青云了然的点头,看着陆容城亦步亦趋的跟过去,走远了,才道:“小心从侧面跟过去!”
  第111章 一百一十
  -
  第111章 一百一十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