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0
作者:览古寻花      更新:2021-02-09 06:08      字数:3548
  [武侠同人]花满楼与王怜花 作者:览古寻花
  分卷阅读80
  脱口道:一次轮回后,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花满楼莞尔颔首:你的悟性,不弱于怜花。
  白飞飞忽然咯咯笑起来:可惜事已至此,我的这次轮回,也只能结束在这楼兰城中了。
  轮回没有结束,白飞飞的人已走出了石室。
  松针茶尚未冷。
  王怜花回来,花满楼斟了茶给他,他直呼:好香啊好香!
  花满楼笑道:这里的松针采自雪山,香气确实格外清逸。
  王怜花悠悠道:我说的却不是松香。
  忽然捉住花满楼的手,似笑非笑地挑眉道:江南宜芳阁的香发玫瑰花露、八白洗面散花公子是情不自禁,摸人家的乌发和粉面了?
  花满楼一愣,失笑:小恶魔的鼻子越来越灵!
  王怜花轻哼:红拂可待,难怪明明听力足以辨清每一颗棋子落下的方位,脑力足以记下任何复杂的棋局,棋瘾也大得很,却偏偏不肯随我去与快活王对弈。
  花满楼道:你难道算不出她会来?若非有意给我劝她的机会,早就故意输棋,脱身回来了。
  王怜花道:反正我知道,花公子不可能被个小丫头欺负的。可惜我还知道,那小丫头却也不可能被任何人劝服的。
  花满楼叹息:她还是执意要嫁给快活王,她料定你会成全她。
  王怜花淡淡一笑:若没有你,我本就是要任她与快活王拜堂成亲、洞房花烛。等到秘密揭穿,快活王心神大乱时,再乘虚一击。
  花满楼怅然道:你虽已放弃了这念头,但令堂
  王怜花喃喃道:我娘竟调来那么多霹雳堂的高手,恐怕是已丧失了理智。她怎会容忍快活王明媒正娶另一个女人?哪怕那个女人只为报复快活王,她也会嫉妒得发狂
  花满楼蹙眉道:她会杀白飞飞?
  王怜花摇头:那多无趣?以她的性子,一定会设计让快活王杀白飞飞的。
  花满楼虽聪明过人,这会儿也被他说得摸不着头脑:让快活王杀白飞飞这岂非太过复杂?不仅白飞飞的计划会成泡影,她自己要杀快活王也将徒增困难
  王怜花长叹一声:这些只是我的感觉而已。她的心思,没有人能全猜透。在她的计划里,快活城将灰飞烟灭,连我连我也一起灰飞烟灭。
  花满楼轻拍着他的肩:你一直易容成陆小凤,上次碰到赵明也不许他走漏风声,令堂并不知道快活王虏来的是你。
  王怜花仰首哈哈大笑,眼睛里却全无笑意:我早自知这一生绝对不得好死,却也未想到竟可能是与自己爹娘同归于尽。
  花满楼柔声安抚:不会的。
  作者有话要说:  文中花满楼与王怜花游玩所至的伊循即位于若羌县城东80里处的米兰古城。
  米兰的灌溉渠道是1980年水利工作者饶瑞符先生发现的。由一条总干渠、七条支渠和许多斗渠、毛渠所组成,呈一扇形由南北展开,时代大致为汉唐时期。灌溉渠道的发现证明这里是一处屯田生产区,而其所处的年代与位置又与文献记载相吻合,因此,考古界普遍认为,米兰就是汉代鄯善的伊循城,是鄯善国政治、文化的中心区域。
  饶瑞符先生在自己的勘测报告中,肯定地说明:今天,只要顺着这一古代灌溉渠系,把淤积沙土全部清除掉,立即可以恢复当年的引水功能,使灌区所在沙地变成一片新的绿洲。测算这片灌区的范围,不小于1.7万亩。
  原版的苁蓉传说是这样的:先有的苁蓉后有的沙漠,因为苁蓉吸尽了大地的精华,万物的灵气,所以才使大地变成了沙漠。
  事实上,苁蓉主要寄生在沙漠植物梭梭根部,而梭梭适合生长在中国北方沙漠、荒漠干旱环境中,具有很强的治沙和固沙作用。种植苁蓉被认为是治理沙漠大患的中药方。
  苁蓉有沙漠人参之誉。《本草汇言》载:苁蓉,养命门,滋肾气,补精血之药也。男子丹元虚冷而阳道久沉,妇人冲任失调而阴气不治,此乃平补之剂,温而不热,补而不峻,暖而不燥,滑而不泄,故有从容之名。《本草拾遗》载:肉苁蓉三钱,三煎一制,热饮服之,阳物终身不衰。
  至今,市面上仍有苁蓉酒,号称是源自元朝宫廷和蒙古族诸王爷古老的养生配方制成。
  白飞飞用江南宜芳阁的玫瑰花露,古龙先生原著如此。
  八白散:即八白香,又名金章宗宫中洗面散,诸多医方药典都有记载,至今仍深受追捧。方中白丁香乃麻雀粪,民间用以点在黑痣、黑斑上,有褪黑,去雀斑的功效,现代人往往以白蔹、白术代替;白僵蚕是家蚕的幼虫在吐丝前感染白僵菌后的僵化虫体,有抗菌作用;白蒺藜,又名刺蒺藜,有除黑斑,治白癜风的功效;白牵牛子是白牵牛的成熟种子,有排毒养颜,治粉刺的作用;白芨、白茯苓能滋养润泽肌肤,使皮肤光洁;白芷能活血祛毒化斑,其味芳香,还能香身;白附子为天南星科植物独角莲的干燥块茎,能祛风痰,去黑斑,防止面肌痉挛。
  金章宗又有绿云香作为香发头油,莲香散作为敷足之用,令后宫佳丽云鬓益芳,莲踪增馥,端的是陈主隋炀后一人也。
  ☆、婚典祭礼
  宽大的殿堂,处处张灯结彩,这古老的殿堂蒙上了一层鲜艳的色彩后,看来就更是辉煌。
  玉石阶前,已铺起了红毡,尽头设着一座玉案。案后两把锦椅,想必就是快活王和他的王妃的位子。
  殿堂两旁的廊柱后,隔着纱帐,纱帐中都是身材苗条的少女,自然就是这婚礼的乐手。
  殿堂左右两列长案,案上金盘玉盏,极致华贵。长案后坐满了身穿吉服的人,看来都是快活王的属下,虽都带着笑容,却显得有些拘谨。
  花满楼与王怜花也坐在长案后。
  这时,锦衣玉冠的方心骑自殿外大步走进来,目光一转,笔直走向两人。
  王怜花正自满腹疑云,见了他,立刻问道:如此盛典,吴明、韩伶他们怎竟都不露面?
  方心骑道:他们并未随王爷从吐鲁番返回。
  花满楼道:那么,今日可还有什么其他宾客?
  方心骑笑道:就只有两位公子。王爷说,放眼天下,也只两位公子配作他的嘉宾。
  王怜花闻言并未觉得荣幸,反而眉头一皱:不对劲。
  花满楼道:且先静观其变。
  这时,一个急风骑士匆匆走来,对方心骑道:大哥请快准备,婚礼已将开始了。
  乐声奏起,节奏清悦而缓慢。
  十六对童男童女,有的手捧花篮,有的手捧吉器,自红毡尽头处,踏着乐声的节奏走了过来。
  接着,是十六对身穿五色纱衣的绝色少女。
  殿堂之中,众人肃然立起。
  王怜花也随花满楼站起,笑吟吟地观望。
  但见身穿紫缎长袍、头戴王者高冠的快活王,在方心骑与另三个英俊少年的围拥下,走上红毡。
  他颔下的长髯修整得就好像缎子似的,在灯下闪闪发光。他大步而行,全未依照乐声的节奏。顾盼之间,仍不脱一代雄主的桀傲之气。
  乐声中,快活王步上石阶,在椅上坐了下来。
  大家都瞧着门口,等着新娘子出现,但直过了盏茶工夫,还是没有瞧见新娘子的人影。
  满堂中人面上都不禁现出了诧异之色。
  快活王面色也沉了下来,沉声道:她到哪里去了?
  方心骑凑首过来,禀道:半个时辰之前,弟子还曾见到娘娘在百花宫中上妆。
  快活王道:还有些什么人在那里?
  方心骑道:除了两位老经验的喜娘,和关外最出名的,兼卖花粉的梳头老师傅外,就是娘娘随身的丫鬟。
  快活王皱眉道:那梳头师傅
  方心骑笑道:那张老头在关外一带做了五十年的生意,所有大户人家闺女出嫁,都是他承包的花粉,算得上是个老实人。弟子已仔细检查过,断定他绝非别人易容改扮,也绝未夹带东西,才放他进来的
  话犹未了,快活王展颜一笑:来了!
  他们说话的声音极轻,除了花满楼,别人都听不出他们说的究竟是什么,只见到快活王脸上忽现笑容,大家就一齐扭头望向门外。
  今日的新娘子,未来的快活王妃白飞飞果然已在门口出现了。
  和悦的乐声中,她莲步轻盈,走了进来。
  她穿着十色缤纷的纱衣,辉煌的彩带远远拖在地上,拖过红毡,看来就像散花的天女。
  她头戴着凤冠,垂着纤巧的珠帘。白银雾般的珠光间望过去,她娇笑的面靥更胜过仙子。
  她虽然只是一步步走着,走过的虽然只不过是条红毡,但她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彩云上,仪态万方,令人不可逼视。
  她从花满楼身前经过时,花满楼脸上平和安详的笑容蓦地一敛,对王怜花传音入密道:她不是白飞飞。
  王怜花一怔:难道
  花满楼道:我听到小方和快活王说起梳头师傅,会不会是在茶馆中向赵明买花粉的那个?他也是令堂门下?
  王怜花道:他不是。不过,以我娘的迷魂慑心催梦大法,摄住区区一个梳头师傅,易如反掌。
  花满楼心中一动:这假扮新娘子的人步履无声、呼吸几不可闻,武功已臻化境小方又说梳头师傅带了喜娘,莫非就是令堂本人?
  王怜花凝注着白飞飞,双眼中闪出奇特的光芒:不错,除了她自己,她不可能容忍任何女子与快活王成亲。白飞飞在她面前,自然不堪一击。
  白飞
  分卷阅读80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