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1
作者:览古寻花      更新:2021-02-09 06:08      字数:3526
  [武侠同人]花满楼与王怜花 作者:览古寻花
  分卷阅读81
  飞她自然是王夫人王云梦易容而成,姗姗地走上了石阶。
  快活王捋须而笑,手上三枚戒指,竟亮得像明星。他挥手笑道:大家喝酒吧!只管尽兴。
  王怜花笑着高声起哄:怎么不拜天地?
  快活王仰首大笑:本王难道也要像那些凡夫俗子,行那些繁文缛礼?
  他目光四扫,继续道:本王今日这婚礼,只求隆重,不求虚文。这只是要告诉你们,本王今日已娶得了一位绝世无双的妻子。
  王云梦便像害起羞来似的,垂首万福,耳语般道:多谢王爷。
  殿堂中欢声雷动。
  酒,惊人地消耗着,欢乐的笑声越来越响。
  快活王目光斜睨着王云梦。
  王云梦的笑容在珠光里,珠光又怎及她笑容柔润?明珠又怎及她美?
  那一阵阵淡淡的香气,仿佛是自迷梦中飘来的。
  快活王突然放下酒杯,捋须笑道:你们留在这里喝吧,醉死也无妨,本王哈哈,本王却要逃席了。他虽在和别人说话,眼睛还是瞧着王云梦。
  王怜花咯咯笑道:不错,春宵一刻值千金,你的确该入洞房了。
  快活王哈哈大笑,道:陆小凤到底不愧为风流种子。
  笑声中,殿外一名急风骑士快步奔来禀报:蓝田盗玉卜公直来为王爷贺喜。
  王怜花低叹:终于来了。
  花满楼沉吟:据我所知,卜公直是哈密富商,坐拥瓜田千顷,家资巨万。其母出身波斯,传给他一种神秘幻术,令江湖中人闻风色变。他也是为令堂效力的么?
  王怜花点点头,思量着喃喃:哈密我娘这些天是去了哈密哈密出兵白龙堆,袭击快活王,原来是
  卜公直此时已来到殿上。发亮的眼睛是凹下去的,颧骨却高高耸起;头发黑中带黄,而且有些卷曲。短袍束发,耳悬金环,显得甚为诡秘。但他面上的笑容,却是和善的。
  他身后跟着八个大汉,将两口箱子抬了进来。这几人衣着虽然华丽,相貌却极平凡。这种人走在路上,绝没有人会多瞧一眼。
  厅堂中,包括快活王在内,众人的目光俱都被卜公直奇特的相貌所吸引,谁也没有去留意那八个抬箱子的大汉。
  连王怜花,也在看卜公直。看他在一道道逼人目光的注视下,竟还走得安安详详、四平八稳,甚至连耳垂的金环都未摇荡一下。王怜花暗叹:果然是个人才,莫怪我母子手下高手如云,娘却偏在这要紧关头选中了他。
  唯独花满楼,不会被任何人的奇形异貌分散注意力,传音入密对王怜花道:那箱子
  王怜花不明所以。转目望去,但见八个大汉抬的,是两口极为珍贵的上好樟木箱子,八只角上,都包着黄金,锁环也是黄金打造的。
  花满楼道:新娘出现时,就有人放在殿外一口箱子;刚才那八个人经过时,又把自己带来的一口箱子迅速调换成那口箱子,把它抬上来。
  王怜花瞠目结舌:我先前只顾看新娘子,后来又只顾看怪模怪样的卜公直,全没留意这些
  花满楼道:这或许就是令堂想要的效果。她只是忽略了,这里还有个瞎子。
  王怜花叹口气:你总让我觉得,人长眼睛不仅没用,反而还会被障眼法所害,实在应该挖出来。
  那边厢,卜公直已躬身朗声道:晚辈卜公直拜见王爷,恭贺王爷大婚之喜。区区微礼,还望王爷笑纳。
  快活王捋须笑道:劳动大驾,已不敢当,怎敢再受阁下的厚礼?
  卜公直笑道:王爷富甲四海,世上再无能入王爷法眼之物,晚辈自也不敢将俗物送来。幸好机缘凑巧,使晚辈能略表心意。
  快活王目光灼灼的盯着那箱子,大笑道:卜官人既这么说,箱中之物,想必能令本王大开眼界。
  卜公直道:此物的确有些特别,晚辈的确是花了一番心机才到手的,如能博王爷一笑,也就不负晚辈的一番苦心了。
  他微一拍手,那八条大汉就将箱子抬到石阶前,轻轻放下后便退出大殿。
  这时殿堂中数百双眼睛齐刷刷盯着这箱子,人们一心想知道箱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只有王云梦,她那双隐藏在珠帘后的朦胧眼波,却未去瞧这箱子,反而在瞧着快活王。
  卜公直碧眼中闪动着诡秘的光芒,缓缓打开了箱子,笑道:晚辈谨呈上活礼一份,请王爷过目。
  话声未了,殿堂中已发出一片惊呼。
  这箱子里装着的竟是个衣不蔽体的女人!
  白羊般的身子蜷曲在箱子里,看来曲线是那么柔和,胴体是那么丰满,肌肤是那么晶莹。胸膛还在微微起伏着,但眼睛却是闭着的,美丽的脸上带着红晕,像是在沉睡中,又像是晕迷不醒。
  那方才进殿来为卜公直通报的急风骑士如遭雷殛,失声道:怎么可能!我检查过的,箱子里明明都是珠宝
  然而当此迷奇景象,人们无暇注意他。
  只有花满楼留心到他的异样,微一沉吟,但很快,注意力也转向箱子中的女子身上。对王怜花轻语:闻到了么,江南宜芳阁的香发玫瑰花露。
  王怜花愕然道:白飞飞?
  花满楼道:嗯,梳头师傅来打扮新娘,自然要有花粉箱子,花粉腾出,就可以把白飞飞装进去送到殿外,再由卜公直掉包搬进来。
  但王怜花眼中所见的,却赫然是另一张美丽的脸,竟有几分像是王夫人,只是缺少了王夫人那种慑人的魅力。
  只听快活王大笑道:这女子看来倒是不错,只是,阁下却不该在此时此刻送来。阁下难道就不怕本王的新娘子吃醋么?
  卜公直微笑道:王爷莫要误会了晚辈的用意。晚辈将这女子送来,并不是献给王爷作姬妾,而是作为今日婚典的祭礼。
  快活王皱眉道:祭礼你要本王杀死她?
  卜公直缓缓道:正是。王爷可知哈密为何会自取灭亡,兵袭王爷大营?
  快活王哼道:本王已命羽奴思审讯了被俘的弩温答施丽女王,她说是受孙女阿黑察怂恿。可惜阿黑察已在本王大军破城前逃窜他忽然意识到什么,盯着箱子中的人,沉声道:难道
  卜公直道:阿黑察公主其实早已不在人世。是此女杀害了她并易容成她的模样,操纵哈密国与王爷作对。晚辈在偶然中得知这个秘密,故才设计将她拿下,以证明我哈密国清白。
  快活王打量着他,大笑:你莫非是想用她,换回你们的女王?
  卜公直道:晚辈正有此意。只是她被擒后却怒骂晚辈胆大妄为,她说
  他四下一望,一字字道:她说她本是王爷的妻子。
  这句话说出来,众人都不禁一惊。
  快活王像是也突然发觉箱中这女子有几分像王夫人,不觉为之怔住。
  王怜花嘴角一牵,低叹:我娘操纵哈密以卵击石,原来只是为了今天!我早料到她会让快活王杀白飞飞,却料不到她会用这么个办法。只是,她若想让快活王把白飞飞当作她杀死,为何不索性把白飞飞扮的和她更像一些?
  花满楼也不得其解:以令堂之能,怎会被卜公直所擒?把白飞飞扮得像她,岂非弄巧成拙,反惹快活王起疑?
  王怜花苦笑:我早说过,她得知快活王要和别人成亲,便失去了理智
  却听卜公直又已开口,缓缓说道:晚辈自然绝不会相信她这番胡说八道,但她还说了些话,却更是不堪入耳。
  快活王呆呆地盯着箱中那女子,一时竟说不出话。
  王云梦却问道:她还说了些什么?
  卜公直道:她还说,天下女子都可嫁给王爷,惟有王妃你不能。只因只因王妃你本是王爷的女儿。
  作者有话要说:  历史上的阿黑察公主在吐鲁番破哈密后,被羽奴思汗强娶,并携回吐鲁番。后来明廷还因(哈密)忠顺王女阿黑察见在土鲁番居住,安定王累取不来,别无应继亲属,将罕慎封王掌管地方。
  ☆、楼兰火光
  这句话说出来,更是令人大惊。
  王云梦凤冠上的金花,已颤抖起来,覆面的珠帘,已起了一阵阵波动,终于霍然长身而起,冲到快活王面前,颤声道:他说的话你听见了么?
  快活王竟似还怔着,茫然道:听见了自然听见了。
  王云梦全身都颤抖起来,道:听见了,你还不杀了她?难道她真是你的妻子?
  快活王道:她自然不是我的妻子。
  他神情看来极为奇异,话声虽自他口中发出,却又似乎并不是他说出来的。这一代枭雄,此刻看来竟似神不守舍。
  王怜花目不稍瞬地盯着快活王,忽然手攥成拳,金杯破裂,碧绿的雪莲酒溅了一手,却浑然不觉,只低呼:他在装傻充愣!他已经发觉了!
  花满楼却问了句听来无关紧要的话:昔日十三天魔中的花梗仙,曾造出满贮毒汁的珠宝,触者即刻全身腐烂,化作枯骨。花梗仙死于衡山后,这秘法便落入快活王和令堂手里,是不是?
  王怜花何等聪明,不待他将话说完,便已醒悟:卜公直带来的两只箱子,一只和藏了白飞飞的调包后放在外面,一只已搬进来
  花满楼轻唤:小方。
  方心骑时刻关注着花满楼,闻声立刻凑近道:公子。
  花满楼道:你这就去殿外制住卜公直手下那八人,记住,绝不能让他们有机会打开箱子。
  方心骑称了声是,匆匆离去。
  此刻,卜公直面上带着奇异的微笑,向王云梦走
  分卷阅读81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