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2
作者:览古寻花      更新:2021-02-09 06:08      字数:3551
  [武侠同人]花满楼与王怜花 作者:览古寻花
  分卷阅读82
  上几步,解下腰边的黄金弯刀,双手捧了上去。
  王云梦掠过去将刀抽出来,当地抛在快活王面前,颤声道:你若不杀了她,我就死在你面前。
  快活王突然仰首大笑道:你既然定要本王出手,本王只有出手了。
  笑声中,他已拾起了那柄弯刀。刀光一动,如闪电惊鸿,刀风疾厉,如雷声轰耳。其势之急,令人防不胜防,其势之猛,更是无与伦比。
  谁也想不到,这杀手一刀,竟是劈向新娘子的。
  但王云梦却似早已想到有此一招。
  刀光初展,众人惊呼之声尚未响起,她的身子就已斜斜飘了出去。美丽的嫁衣飘飘飞舞,恍如凌云飞升的仙子。
  快活王势不可当的一刀,竟未砍着她。
  众人惊呼之声,到现在才响了起来。
  王云梦身子似乎已黏在殿堂的梁柱上,叫道:你不杀她反要杀我?你疯了么?
  快活王狂笑道:你们这区区诡计,能瞒得过别人,还能瞒得过本王么?
  卜公直后退三步,大笑道:好,快活王果然是厉害人物,我卜公直佩服你了。
  笑声中身形突然滴溜溜一转,只听嗤、嗤、嗤一连串响声,他身上突然爆涌起一片烟雾,刹那间弥漫了整个殿堂。
  花满楼皱眉道:天云五花绵?
  殿堂中快活王的手下虽多,却如何能与自毫毛孔窍侵入体内的天云五花绵相抗?纷纷中毒昏迷。
  这是云梦仙子的独门之技,王怜花出席婚礼之前早已料到,要花满楼与自己一起,先服下了解药。
  其实凭花满楼的护身罡气,即使不服解药,也足以将空气中的毒物隔绝。
  快活王和王云梦功力登峰造极,自亦如是,此时两人早已展动身形,斗在一起。
  卜公直自也先服过解药。
  他冲向那只尚未打开的,盛满了珠宝的箱子,试图踢翻箱子,震碎珠宝,使里面的毒汁溅到昏迷的众人身上。却被王怜花一掌击中,整个人飞出数丈,重重跌落在地。
  王怜花念在他是自己母子门下,并不想伤他,只用了两三成力。
  花满楼将旁边另一只箱子里的白飞飞抱出,手指触摸到那羊脂般的肌肤,才发现她衣不蔽体,忙将她交给王怜花。毕竟王怜花是她的哥哥。
  就这片刻工夫,卜公直已从地上爬起,狞笑着双掌向四面击出,熊熊烈火凭空而起。
  波斯幻术!
  这变化大出花满楼与王怜花意料。
  花满楼衣袖一拂,卜公直便被劲风扑倒,再难动弹分毫。
  但幻术所燃的奇火,蔓延速度快得难以想象!顷刻间大殿中已是一片火海,滚滚浓烟更教人伸手不见五指,呼吸困难。
  花满楼与王怜花纵然能冲出去,却如何能救走数百昏迷着的人!
  快活王与王云梦兀自缠斗不休,殿内诸多桌案椅凳被两人狂澜飓风般的真气冲击,四散翻滚。
  花满楼急声道:避火珠!
  王怜花也已发觉,火势虽烈,火焰却皆在他周身一尺之外。
  显然是义母原曼影所赠避火珠之功!
  他连忙将珠子取出。
  花满楼接过后向空中掷出,同时以掌力催动。
  避火珠寒气冰凛,掠过之处,一尺内的火焰顿都熄灭。
  方心骑在外面制住卜公直带来的,正要打开箱子以贮毒珠宝伤人的八个大汉后,看到殿中火光,忙率众救火。
  内外合力,大火很快被扑灭。昏迷中的众人虽有被烧伤的,幸好性命无虞。
  王怜花冷汗淋漓,连呼:好险好险!我娘本还安排了霹雳堂的火药在上面,幸亏我命赵明暗中移除了,否则上面被炸得墙倒屋塌,掩埋住出口,这下面又起大火,还有天云五花绵和毒水
  花满楼接口道:这里便要化为一片瓦砾,枯骨遍地了。
  王怜花摇头叹道:我娘既然一心要与快活王同葬火海,先前那些计划中的漏洞便都微不足道了。
  此时浓烟消散,他向王云梦与快活王激战的方向寻去,却发现石阶之上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两人的踪影!
  他不禁悚然变色,放下白飞飞,上前将倒在地上的卜公直一把揪起,厉声道:人呢!你把他们变到哪儿去了?
  卜公直苦笑:他们武功惊人,我的幻术再厉害,也变不得他们
  王怜花眼里射出骇人的凶光,手指一紧,几乎要把卜公直喉咙捏断,花满楼赶紧拦阻:他不像是在说谎。
  王怜花皱眉道:我娘和快活王的武功,几百招内谁也伤不了谁何况就算已然互创,难再继续交手,两个大活人又怎会凭空消失的?
  花满楼轻拍他肩膀,柔声问:你不仅为令堂,也开始为快活王担心了,是不是?
  王怜花呆了呆,也不知是要反驳还是承认,终究什么也没说出来。
  方心骑派人清理大殿,将昏迷的人一个个抬出。
  空荡荡的殿堂,各处都找不到快活王和王云梦的踪迹,两个绝世高手竟就此生死不明。
  王怜花为众人解除了天云五花绵之毒,却连用几种方法都解不开白飞飞所中迷药。
  他心事重重,花满楼的话语始终在心头回荡:你开始为快活王担心了,是不是?
  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担心究竟是父母儿女间的天性使然?抑或是这些天的相处,自己对快活王的感情已在不知不觉间起了微妙变化
  白飞飞动也不动地躺在床上,易容已被除去,白皙的面孔黯然憔悴,愈发显得我见犹怜。
  王怜花一时也想不出回春妙术,对花满楼道:我娘用毒千变万化无迹可寻,我也难以破解不过,就算她从此不会再醒了,总好过嫁给快活王。
  花满楼静静坐在床边,轻摇着折扇,说道:快活王是不会娶自己女儿的。
  王怜花正来回踱着步,闻言漫不经心地道:可惜他不知道那是自己的女儿。
  花满楼微微一笑:你怎会知道她是快活王的女儿的?
  王怜花被问得莫名其妙:江湖中突然冒出个幽灵宫,屡屡和快活王作对,我母子又对幽灵秘谱的旧事心知肚明,自然会派人调查。
  花满楼笑容中多了几许无奈,就像是发现小孩子做了傻事一般,问道:你们母子能想到、调查到的事,快活王怎会反被蒙在鼓里?他可是连无争山庄主人是谁,这样的隐秘都能探知的。
  王怜花顿时愣住。
  花满楼续道:你在花神祠见到那神像时,立刻因容貌的相似而判断出那是白飞飞的母亲。快活王难道竟判断不出?何况白飞飞的年龄、脾气,无一不像是他的女儿。
  王怜花奇怪道:他是故意装作不知道?
  花满楼道:白飞飞费尽心机欲杀快活王,却在山洞中不战而降,死心塌地要以身相许,你若是快活王,能不怀疑?可快活王却欣然接纳,且对她疼爱有加那纯属父亲对女儿的包容宠溺。
  王怜花反驳道:若是疼自己女儿,为什么还要和她成亲?
  花满楼叹了声,摇头道:凡是沾上快活王,你就会变笨。不仅自己变笨,且还一厢情愿地以为快活王会比你更笨。你们兄妹俩在这点上,倒是出奇的像。
  王怜花被他数落,好半天不说话,蓦然抬头,叫道:不错!哪里是要成亲,分明就是哄着白飞飞玩。说是婚礼,偏偏找个地下的秘府,不对外宣告,不请宾客,连有头有脸的下属都没一个出席。今天一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
  花满楼道:不对劲的何止婚礼!快活王一向风流,为何能任白飞飞守身如玉,始终不侵犯她?而且,以他耳目之灵通,怎会发觉不了堂堂新娘子,成亲之前却溜进其他男人房中?他怎竟能够容忍?
  王怜花张口结舌:他
  花满楼敛容道:只因他知道自己的女儿恨自己入骨,唯有这样将计就计,才能将她留在自己身边,好好与她相处一段时间。他对自己的儿子,又何尝不是如此?
  王怜花瞪大了眼睛,似乎已明白了什么,又似乎难以置信。
  他没有注意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白飞飞,眼眶忽然有些湿润。
  花满楼却是早已察觉出白飞飞呼吸的变化,知她实已醒转,只是佯作昏迷。怕她尴尬,也不点破。
  拉着王怜花走出房间,重新返回空阔的大殿,徐徐道:你记不记得斗茶时,快活王见你选了白茶,便说:本以为陆小凤会选 小凤,怎知选的却是小花。
  王怜花苦笑:他是在暗示,他已经看出我是王怜花我娘说过,快活王会认得我,我总不信,我以为他早不记得世上有我这个人。
  花满楼道:他不仅记得你,还记得曾带你泛舟扬子江心,去汲中泠泉水泡茶。那一定是你们父子最快乐的时光,他也一直盼着再喝到你汲的泉水。
  王怜花失神地低声道:所以一见面他就要斗茶
  花满楼道:他记得你喜欢喝茶,也记得你喜欢喝石榴汁,喜欢抚古琴、骑骏马。
  王怜花沉思不语。
  确实,仔细回想,这一路而来,快活王的安排可谓无微不至,休说是对俘虏,就算是对最尊贵的客人也不至于如此他却只当是因为无争山庄庄主的面子大。
  花满楼继续道:你赴幽灵宫之约,被困在山洞中,他立刻匆匆寻来,派人把阻住出路的石头挖松。你在石室中入定,我在你身边守了三天三夜,他却也在山洞外守了三天三夜。
  王怜花这才想到:若是只为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以快活王的身份,何苦巴巴地亲自在山洞外冒着日晒风吹,守候这么久!
  他又
  分卷阅读82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