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3
作者:览古寻花      更新:2021-02-09 06:08      字数:3552
  [武侠同人]花满楼与王怜花 作者:览古寻花
  分卷阅读83
  另想到一事,耿耿于怀道:那他又何必在咱们出洞后,让畜牲弄脏溪水?
  花满楼笑道:那恰说明他只是和你逗着玩罢了。你若与人为敌,明知道人在生死关头,为求饱腹生吞活剥都有可能,你不把周围的飞禽走兽赶跑也就罢了,怎可能反把猪羊鸡鸭送去给他吃?
  这些,以王怜花的玲珑心窍,原本足以察觉端倪的。
  但仇恨,仇恨蒙蔽了他的心。
  他望着花满楼:你早明白快活王的心意了?
  花满楼叹道:我虽然明白,但却知道如果早对你说,你是听不进去的。若不是今日他生死未卜,若不是你已不再对他杀之而后快
  王怜花沉默半晌,方一字字说道:他既然如此用心良苦,当初又何必抛弃我们母子?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章都比较短,匆匆校对完,就一起放上来了。祝大家平安夜快乐!
  ☆、羁绊尽消(大结局)
  既然如此用心良苦,当初又何必抛弃我们母子?
  大殿地下的密室中,王云梦也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烈火熊熊时,她与快活王缠斗正酣。
  忽然,快活王手指轻弹,剑气射向石柱上的机关,地面顿时裂开。她脚下一空,便和快活王一起,坠入数丈深的地穴中。
  下坠之势虽疾,却未伤及她分毫。她双足刚一落地,便玉臂挥动,掌影缤纷,继续向快活王攻去。
  快活王却动也不动,只笑嘻嘻地看着她。
  看她即使是在动手和人拼命时,也仿佛是最风华绝代的舞姬,在心情最愉快的时候,随着最优美的乐声翩翩起舞。
  密室中没有灯,上方的石板在他们跌下后就自动合拢。但墙壁上镶嵌的一枚枚夜明珠,足以把室内照亮。
  她一身嫁衣,艳光四射。飞旋的裙袂,仿佛最绚烂的云霞。
  这云霞本是飞向快活王的,却忽然在一股无法抗拒的强大吸力下,猛地改变路径,撞向墙壁。
  仿佛铁遇磁石,她越是运用内力抗拒,想要摆脱,墙壁就把她吸附得越紧。
  快活王好整以暇地捋着须,慢悠悠说道:这墙壁用罗布泊湖底的万年磁石筑成,力量最是奇特,但凡有人在此处运用真气,功力越强,越会被牢牢吸住,动弹不得。
  王云梦的双眸中像要喷涌出毒火来,怒骂:柴玉关,你个卑鄙小人!你自知不是我的敌手,就设下这种无耻的陷阱。
  不再是白飞飞的声音。
  这声音清雅、泠妙,纵在盛怒中也无比动听。
  快活王笑道:我本来确实不是你的敌手。你这门男人见不得的武功实在太厉害,只要是男人,明知道你要杀人,也还是见到你的蹁跹身姿,就不禁意乱神迷,唯有束手待毙。这武功你虽是得自石观音的遗著,但恐怕就连石观音本人,也未必能比你施展得更出神入化。
  他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将王云梦脸上一层薄如蝉翼的面具揭下来。啧啧叹息着续道:可惜这武功就像名花,须与倾国两相欢。你偏要扮作别人,把自己天下无双的容貌遮住,这武功少不得大打折扣。
  面具之下,是一张美得难以用任何语言形容的面孔,似乎散发着一种光芒,足以照花所有人的眼。
  王怜花易容成的胜滢夫人之所以那样瑰姿艳逸,就因为是以王云梦为蓝本。但王怜花却也不敢完全照搬她的容貌出去招摇,只将她的美丽仿拟了个五六成而已。
  王云梦忽然莞尔一笑。
  这一笑,就好像大地回春、群芳齐绽,连早已把这笑容看过千万遍的快活王,也不禁为之一呆。
  却听王云梦笑道:衡山上得到的武功,每一种我俩都是共同研习,唯独石观音的男人见不得,我能练,你却练不成。
  快活王叹口气:所以我早料到,若有一天你要杀我,必会用这门武功。
  王云梦笑容一敛,冷冷道:你不是也要杀我么?现在你赢了,动手吧。
  快活王瞠目道:我什么时候要杀你了?
  平日间,他一言一笑尽是持重的王者威仪,此刻在王云梦面前,却好像又回到了无拘的少年时。原来王怜花眉尖眼角时常流露的那股风流不羁、潇洒中又透着几许调皮的神态,活脱脱是传自于他。
  他扬眉笑道:我若要杀你,何必等到卜公直来?你甫一上殿,向我走近,满心以为我把你当成了白飞飞,那岂非是你最无防备之时?
  王云梦冷笑:你难道那时就看出我不是白飞飞?
  快活王将鼻子凑到她衣领边,醺然若醉道:不是看出,是闻出。你整日喝百花、薰百花,每根毛发、每寸肌肤都散着百花香。世上再没有哪个女人身上有这么勾魂摄魄的气味!你一到我身边,我就闻出了。
  王云梦眸中杀机倏闪,掌风如刀,切向他头颈。
  眼见就要得手,无奈磁石的力量却把她的手掌猛地吸住。皓腕就像被铁索拴到壁上,挣脱不得。
  这一来,手臂被抻住,快活王愈发放肆的把脸埋在她胸膛间,贪婪地吸着那销魂的馨芳,一双手更得寸进尺地在她身上四处游走。
  王云梦久已不与他亲昵,被他撩拨得一阵颤栗,虽然又气又恨,只想把他千刀万剐,可他那一双手却仿佛有种魔力,她身上凡被经过之处,无不像火焰般燃烧起来。
  王云梦忽然笑了,腻声道:你这个样子,哪里还像什么王爷,简直就是个流氓。
  这风情万种的声音让快活王更加欲罢不能,吮着她的耳垂道:对,我在婚礼上一见到你,就只想做流氓,不想做王爷了。
  王云梦笑道:所以你连行礼都免掉了,立刻就要带着我逃席
  她此时已渐渐摸索出磁石的规律,不再竭力运用真气相抗,手得到自由,指间一根毒针无声无息向快活王背上扎去。
  却听快活王说道:怜花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该入洞房了。
  王云梦全身顿时僵住,如坠冰窟,骇然失呼:怜花!
  快活王早发觉她玉指间的杀招,笑着将她腕子一捏,她手指无力地松开,毒针掉落地上。
  她却顾不得这些,手足失措,嘶声道:你说那陆小凤是怜花你快放我上去快!求求你,快放我去救他!
  快活王叹道:上面已经着火了,说不定房子已经倒塌。嗯,让我想想你行事一向不给人留后路,不会只放火这么简单吧?另外是不是又备了炸药?还有毒水毒烟什么的怜花毕竟是血肉之躯,这会儿
  王云梦呆若木雕泥塑,想放声痛哭都哭不出来。
  她平日因痛恨快活王,对儿子喜怒无常,甚少温情。此刻得知儿子性命难保,才蓦然惊觉儿子对自己有多么重要!
  良久良久,她喃喃:他来做什么我不让他在你面前出现,他为什么不听我的话是花满楼拉他来的是不是?花家,我要让花家满门灭绝!
  快活王好笑道:若没有花满楼,咱们这宝贝儿子早就死在幽灵宫了。你故意在幽灵宫附近修建快活林,本是要让我受其所制,却没想到怜花竟会擅闯幽灵宫吧。
  王云梦失魂落魄,根本没有心思琢磨他的话,只下意识地重复:快活林你知道
  快活王捋须一哂:快活林三个字摆明了就是专为快活王所设的陷阱,里面的一切更无不正投我所好,世上除了你,还有谁能这么了解我?
  王云梦的目光就像两把利刃,直射向快活王,狠狠道:你知道快活林是陷阱,却将计就计把怜花擒来!你知道我要放火,却自己逃到这里,让怜花被烧死!
  快活王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一代枭雄,被她那疯狂而怨毒的目光盯住,竟也不寒而栗。
  不敢再逗她,正色道:怜花不会被烧死的,花满楼定能护他周全。我知道,花满楼的穴道是不可能被任何人封住的。他们武功无碍,只是故作被擒,好来我身边窥探。我也乐得装傻充愣,让怜花能乖乖在身边陪我。
  王云梦将信将疑,仔细盯了他半晌,见他确实不似信口开河,这才惊魂稍定。
  遂又不禁嘲讽:说得好似慈父一般!你既然如此用心良苦,当初又何必抛弃我们母子?
  她的声音中,不仅有怨戾,更有强烈的不甘。
  越美丽、越优秀的女人,被人抛弃后的不甘就越深彻蚀骨。
  快活王静默半晌,方沉声道:你可知道我的身世?先父是帖木儿国大汗。
  这秘密,即使他身边最亲信的人中,也没几个知道。
  王云梦一怔,旋即冷笑:好大的来头!难怪不敢对人言。否则我当日纵再天真,却也知道帝王之家无情无义,不可托付。
  快活王哈哈笑道:我原知道你是天下最聪明的女人,想要你嫁给我,就绝不能泄露了出身。
  王云梦淡淡说道:言我朝往而暮来兮,饮食乐而忘人,心慊移而不省故兮,交得意而相亲原来如此。
  快活王敛容道:并非如此。自先祖之时,帖木儿国的江山已然风雨飘摇,父子兄弟叔侄间彼此倾轧,争杀不休。我入关来,不仅是奉父王之命来研习中原文韬武略,也是为隐姓埋名,远离兄弟阋墙之祸,培植自己的力量。
  王云梦木然听着,她博闻强记,留心时局变化,帖木儿国的纷乱,她也略有所知。
  快活王道:八年前,我匆匆离开中原,只因王兄拉迪卜弑父篡位,我赶回后将那畜生诛灭。但大乱已生,国中分崩离析,任何人登上大汗之位,便成众矢之的。我唯有暗中筹谋,导顺制逆,对各方势力分而治之。今日与你说来甚是轻巧,个中凶险,
  分卷阅读83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