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作者:迦南过境      更新:2021-02-09 06:08      字数:3553
  [绝代双骄/花鱼]谁言世间无双绝 作者:迦南过境
  分卷阅读11
  嗤了一声,决定不再多言
  他们突地发难,剑影穿行,九个人配合得天衣无缝。有人硬使出内力将剑鞘推出去,想借此打至花无缺的肩窝,后者一个跳跃踩着他们的脑袋落至另一处,而被踩者便都撞了个头彩。
  电光火石之际,有人收了一下足,手上执剑的动作也顿了一下,速度急变,犹如蛇信。花无缺扇骨手中一转,打在此人手肘处、腋窝下以及膝盖骨,不消一会儿,此人立马跪了下来。
  趁此间,花无缺轻功随行,朝他们各自挥出一掌。掌风掀起之际,有一股强大的内力搅得他们浑身颤抖,口中溢血,黑色的,如同中了毒药。他们所出的招式都像碰到了透明的屏障被送了回来,力道却丝毫未减,打得他们连退七步。
  九个人一惊,知道这是鼎鼎大名的移花接木。他们对视一眼,不约而同逃出战斗,跳墙而去。花无缺收起折扇长身而立,月光下的他缓缓地转身,看着房梁上冲他笑的小鱼儿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们两个,真不知是谁招惹了谁。
  作者有话要说:
  ☆、第十六章 百花嬉戏
  此时正是恒水一年一度的百花宴。百花宴顾名思义就是花展,展出上百种鲜少能见的花卉,同时出宴的还有闻名天下的各类香醇美酒以及随花来朝的美人。可谓是能与武林大会并驾齐驱的一大乐事。
  花无缺出行前,江总镖头特地与他相谈过。
  江成黑不是蠢人,得罪千护所后便知自家脱不开干系,而有些事情,明眼人看得出来,却不一定能做。对此,他能倚仗得自然是可倚仗的人。江玉郎几次三番来打探,自然是嘲弄他处置凶手的手段微乎其微。可姜还是老的辣,江成黑认为擒住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责无旁贷,但万不可着急。
  他能看出端倪全是一次偶然的情况下。杀江白的绝不可能是小鱼儿,因为不久前他们正在对弈。也是因为对弈,江成黑提起自家儿子精妙的棋艺,小鱼儿连忙拍手说那不如也找他来下个几局,于是起身踱去了后院,拿起了那把滴着血的长剑。
  不过他真是不知道那趟镖便是花无缺劫的,他认定是江玉郎,只因当初江玉郎上位前他稍微说了一句不知曲靖和上官青莫今在何处,既不能再继任盟主,不如让他们恢复成平凡人,饮酒作乐也是乐趣。
  救命啊!面前一个小摊位,摊位上摆放着奇形怪状的石头,摊主却躺在地上张着嘴巴使劲喊,那眼神像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两手往半空中无意识地抓,看上去甚是滑稽。这还不是重要的,最显眼的是骑在他身上的那个女人。
  那人穿着荷叶裙,脖子上的衣领开得非常大,她一手摸上摊主的脸,一手扯着自己的肩,轻轻一带,衣领便滑了下来,从花无缺这边依稀可见那雪白的胸脯。
  莫子岩一早就看到在那边交叉着手看热闹却没任何打算过来解救他的小鱼儿,他一直在努嘴,就希望人家能够看上一眼。结果看是看了,却只是怜悯地看着他直摇头,脸上一副老兄你艳福不浅啊这样的调笑。
  莫子岩与小鱼儿初识也是这副场景,所以小鱼儿不想再趟第二次浑水。他抬头看了眼花无缺的方向,转了转眼睛嘻嘻一笑。
  花公子。
  花无缺正待走,却见先前**摊主的女人已经整好衣服,顶着一头珠花和夸张到不行的妆,迈着那身诡异的荷叶裙缓缓地向着他走来。一路上她眼波放送,唇齿**。
  围观众人已经散了。原本以为是什么好场面,结果却是女追男的戏码,唯一吓傻的是莫子岩,在他后头是衣服被趴得精光的女人,而如今扮了她的女人竟追着别人去了。
  女人哭道:你要对我负责。
  莫子岩也哭道:那谁对我负责?
  花车驶过大街,人们纷纷跳起来欢呼。那一簇簇百合、木槿、秋葵、佛桑、蓝菊、蔷薇、牡丹、海棠、凤仙等上百种名花被美人用手拱着,陆陆续续展现在人们的眼前。据说这些花卉会被安置在湖岸的周围,展三日,连三日。
  恒水湖岸在以往就有种说法,它是姻缘湖。传说这座湖曾经出现过很多动人的画面,被百花环绕的恒水湖已经搭起了木桩戏台,秦楼楚馆的花魁也会前来助阵。
  此时百花缭乱早已经晃了众人的眼睛。直到半空中飘散着络绎不绝的花香,更有扑鼻的酒香,众人才猛然一惊。沉迷在美人香车太久,竟忘了最大亮点:酒!
  恒水湖畔有着呈回字形的走廊,它正是供人们止步观看的地方,但还有另外一个作用,那就是摆置酒坛。
  话说女子和花无缺如影随形,花无缺转身往回廊去,女子也亦步亦趋,两人之间的距离一直相等。
  无数酒坛被挂在回廊的沿路上方,用支撑的柱子和固定的链子包围住,远处看上去就像一个个吊在回廊上的灯笼,新奇又好笑,却能一勾人们的酒意。不知里面,滋味如何?
  花无缺抿紧嘴,手握折扇一动,它便跃了起来,在向着酒坛飞去的直线上突地转弯向后,直袭后面垂首而立的女子。
  绕住酒坛的锁链因为受到内力的波及铃铃作响,其声音低低沉沉的,却相当悦耳。几个起落间,锁链被轻轻巧巧卸了下来,跌入回廊外的湖面上,泛起了一阵涟漪。袖子一伸,女子接住了酒,椭圆形的酒坛,隐隐约约泛着香气。
  她拨开那上面的木塞,正想开饮,却看见里面满满的液体上浮着一样东西。粉色的带点透明的花无缺见状收回折扇,有点意外地挑起了眉。竟然是桃花。
  只见女子轻啜了一口,滑入喉咙,清凉又舒坦,似乎能感受到那股甘甜之意。抬眼望歌舞还在继续,女子一手拿酒,一手持剑,正起身,却见两只手伸在她眼前。她旋身望了过去,这一望让她惊讶地咦了一声。
  她的满头珠花均被扯掉,落在木质的回廊上曳出了珠翠。只见女人披头散发,那双眼睛亮晶晶的,比任何东西都要吸引人。花无缺手里还拿着一串珠花,嘴角一深笑意明显。他的注意力又徘徊在酒坛上,女子一气,抬手往脸上一拉。
  说时迟那时快,远处观望的人以为会看到一副美目眇兮的素颜以及眼波流转的**画面,届时绝对是男才女貌,珠联璧合,引得无数男女心碎。岂料面具之后是一副俊俏的面孔,拥有这副面孔的人借踮脚之力一个回转,挡在了花无缺跟前。
  与其说他俩在打斗,倒不如是嬉戏。见好就收的出招在碰到酒坛后原路折回,抱起它就想探个究竟。可近在眼前的事物怎能眼看着对方饮尽,便再出手,一个扫腿令对方腾空,自己攀着柱子一勾,酒坛在手,脚跟也与地面碰着。
  自从来到江南,他们二人未能如此尽兴过。发生的事再多,他们全当娱乐,而此时此刻,更像是心绪的抒发,来自不易察觉的心事,来自即将决堤的思虑。
  耳边响起笑声,不似捉弄十大恶人的贼笑,不似面对江玉郎的讥笑,不似与轩辕三光豪赌的大笑。它似贯穿暗夜的光芒,放肆又胆怯,花无缺在无形中愣神,因为他发现其还有撒娇之意,这让他脸通地红了。
  花无缺凝注着对方,又想起上次与小鱼儿造访**的场景。
  作者有话要说:
  ☆、第十七章 天作之合
  香帐中倚了个人儿,双眼秋波,面若桃花,酥肩半露,一看就是风尘女子。
  小鱼儿翘腿坐在床上,一只手臂顶住了床板,就这样居高临下低头望着她,眼看那女人扭动着身体,他托住她的下巴,伸出食指按住她的唇瓣摩擦了一会,轻轻缓缓地呢喃道:你呀给我叫,越大声越好
  最后一个字拖长了尾音,马上就令女子动情。
  是嗯嗯断断续续的低吟渐渐从她口里出来,不由地增添了几分□□。
  小鱼儿赞赏地看着她,将食指伸进她嘴里细细拨弄了起来。瞬间吟声更大,酥麻的感受像波浪一般迷住了女子,女子迷蒙的眼里只剩下这个男人嘴角的笑意,充满温情与挑衅,却不由地被吸引过去。
  小鱼儿不是个好女色的人,他只是为了图个开心罢了,他常说女人是个可怕的存在,因为她们总能做出不寻常的事。也许观看女人失控的模样,对他来说也是一件趣事。
  女子已经承受不来,嘴里慢慢滑下了几抹银丝,落入颈边,泛起了一道反光,甚是香艳。公子公子想要女子在求他,手上也没有停止脱衣的举动,身体也正悄然贴近,小鱼儿见状,手立即离开她的粉唇,霍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女子只看到他立于阴暗处,眨眨琥珀流转的双眸,嘴角轻巧勾出一个弧度,笑得那叫一个调皮。
  帘外的花无缺又何尝没听到这阵高高低低的**?他睁着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望着一个莫须有的方向,那模样很是清冷,桌上的酒壶似乎也传染了寒气,壶盖抖动。
  明知小鱼儿故意而为,花无缺还是铭记至今日。如今见他重蹈覆辙又来瞧他好戏,花无缺一个叹气夺过小鱼儿手里的酒,道:把衣服还给人家。
  小鱼儿将头上的珠花拆干净,笑道:她身边有她未来的夫君,自会为她打理。
  花无缺奇道:你怎知?
  小鱼儿道:我凑合了几段姻缘,况且这里又是姻缘湖,月老在天上看着呢。
  花无缺接过他源源不断塞过来的珠花道:到处都是江玉郎的人,莫要太过明显,我们不打紧,就是江总镖头
  花无缺老爱为他人着想的心思还是没变,不过倒也
  分卷阅读11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