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
作者:迦南过境      更新:2021-02-09 06:08      字数:3384
  [绝代双骄/花鱼]谁言世间无双绝 作者:迦南过境
  分卷阅读15
  寻着那只茶壶而去,看着花无缺满不在乎却其实不一定就不在乎的微笑。
  小鱼儿转了转眼睛道:你不睡?
  花无缺道:快了。
  小鱼儿道:那喝什么茶,喝了别想睡了,去楼下站马步罢!
  花无缺拿着茶杯的手停在半空中。
  小鱼儿又道:且拿来,我渴。
  花无缺皱眉,原路返回将倒好的茶杯递过去。他本想着这一腔不洁的心思果真需要蹲个马步出出汗水方能解决。他不敢看小鱼儿,自然不知对方朝他扮了个鬼脸。而紧接着,茶杯被小鱼儿一个抬脚踢碎,自己双手一勾将花无缺带近前,嘴凑了上去。
  清凉的碰触一凉凉至心底,接着化作火焰升腾,打在五脏六腑。花无缺一僵,再也不管其他,手伸进被子里搂紧小鱼儿的腰,将他抵在床前,就这样含住那个不安份的舌头风卷残云了起来。
  小鱼儿喘着气,喃喃道:慢些,慢些。
  花无缺听着自己的心跳声,柔声道:我只觉得你是故意的。
  小鱼儿一震,撇嘴道:你若有种,就别摸我。
  花无缺失笑:我和你的种是一样的。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十三章(结局) 风华绝代
  昏黄的烛光倒映着床帘那边的旖旎风光,断断续续的对话如同不经意的**,一室**。
  小鱼儿再怎么也没有想过,他会愿意让一个男人居于上位,而且这个男人曾经不只一次想杀他。小鱼儿心里在想,他如此受姑娘们欢迎,为何要屈尊呢?
  花无缺眼里含笑,近在咫尺。他动作温柔,指尖挑起小鱼儿的发,手上却收紧小鱼儿的腰,令他能下意识地向上躬起。与轻轻的碰触相反的,是剧烈的相撞以及肌肤与肌肤紧贴的急切。
  两人的呼吸早纠缠在一起,如同对视在一块不肯闭上的眼睛。小鱼儿的脸红红的,又羞又恼又欣喜,犹如打翻了五味瓶,只因控制不了这种越靠近越不能满足的现状,他沉迷于与花无缺的相处,无论是打闹,还是亲密的接触。
  他又有恐惧,惧于花无缺的认知,怕花无缺多想,或者觉得他不洁身自爱。
  他一个翻身点了花无缺的穴,自己跨坐在对方身上,幽幽地看着。他的体内仍有物事为他催情,他扭了扭腰,吟出了声。
  花无缺看了他好一会儿,这才道:若不舒服,就算了罢。
  小鱼儿瞳孔一缩,扬起手就想掴他一巴掌。可小鱼儿还是没动,他抓着花无缺的肩,俯下身子,身下慢慢地动,嘴里也不闲着道:我我是要你知道,我并不是心血来潮。
  小鱼儿的表情总是写上脸上,不喜欢一个人时,表现出的是厌恶和愤怒,不想说话时,表现出的是不耐烦和无趣,不爱做某件事时,表现出的是郁郁寡欢和一蹶不振。
  可他喜欢一个人时,说话也快,举动也快,会主动地去揽各种各样的事情,或者主动地将麻烦抛出去,自己乐得轻松。
  他的古灵精怪,在自己面前尤其明显,花无缺受过他的**不只一次,若没发现这些细节,他哪敢在百花宴上做出那样的事。
  世人皆道小鱼儿俏皮捣蛋,花招百出,女人缘极好,受尽爱慕。却不知每每在花无缺跟前,他总是患得患失,有时还很别扭。
  花无缺叹了口气,也不急着冲开穴道。他见小鱼儿这般反应,便微微一笑道:我大可离开这里,或者不来江南,我还在移花宫,隔三差五找易鹫子对弈。
  小鱼儿一怔,眼睛里发出了光。
  花无缺道:你若真是这般想法,怎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招惹我。
  小鱼儿噗哧一笑道:我听不懂。
  花无缺不再迟疑,手中握拳又松开,抱着小鱼儿坐起来,脸埋在他的肩窝处笑道: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你表现出的永远是稳赢的一面。若这是一场豪赌,你赚的银子可不只一星半点。
  小鱼儿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线,想起了那天劫镖白衣胜雪的花无缺,不禁摇头暗忖着果真是兄弟俩,什么事都骗不过他。
  花无缺道:我何时成了你的囊中之物?
  自你看着我的那天起小鱼儿还没说完,突然颤声了起来。他的锁骨被灼热的感受亲吻,他的血正在沸腾,他的身体如今与对方结合,舒服又满足。
  花无缺吐着息,额角流下了汗珠,经过鼻尖,最后到达他的下巴,透明的一点,正在讲述着今夜不能眠的经过。
  拍掌声如雷贯耳,敲锣打鼓声声不息。鞭炮齐发,天女散花,一派喜庆。新郎仍在马上,穿着大红的喜袍,不住地拱手抱拳,谢过一路上热情欢呼的人们。
  小鱼儿瞪了瞪对面的花无缺,不想承认刚才只是这一眼就走了神,还千不该万不该回忆了一遍昨夜是如何地被吃下肚。现在想起来还是打了个激灵,所以他一大早才会颤颤悠悠地蹦起,然后一步三回头,怒视笑看着他的花无缺。
  他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深呼吸着,也伸出手来向莫子岩打招呼。莫子岩惊喜极了,做了个饮酒的手势,并指了指莫家府邸。
  新郎去娘家接了新娘,两人拿着一条大红丝带跨过大门。人群熙熙攘攘,又开始拥挤。小鱼儿与花无缺站在一起,前者挣扎了半天,还是让后者牵住了手。只因他心软,不想看见花无缺无辜又伤心的模样。
  格老子的!我来了!大喜之日,莫老弟既然在恒水湖畔摆起了流水宴,何不大摆赌桌!突然一声大吼,连大门的铁锁都跟着抖动。
  小鱼儿乐了,左顾右盼。莫老头站在大门口扶着额头道:糟了,这灾星怎地来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恶赌鬼轩辕三光!他的嗓门极大,像个杀猪的,脱了半边衣裳,另一半好好穿着,一头糙发看来是好久没洗,粗臂熊腰,哈哈大笑。
  他眼尖,先看到了小鱼儿,喝笑道:小娃娃!赌一场如何!
  小鱼儿笑道:赌,当然赌!莫家大喜,新郎美过娇娘,英雄豪杰齐聚一堂,如此热闹之景失了赌岂不是可惜?也好让天下人知道,这门喜事有你作陪,那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的好事儿啊!
  轩辕三光听得开心,大声道:还是这么会说话,老子没看错你!
  小鱼儿跑上前,戳他道:千户会来,可是你跟他说的?
  轩辕三光压低了声音道:岂不是?江玉郎那厮怎能请得动这个官人?千户那个臭小子赌输了还没把赌注给我,我到哪都跟着他!
  小鱼儿笑道:那可真是遭罪了,有得他受。
  轩辕三光看了看站在小鱼儿旁边的男人,只见风神俊逸,宛若谪仙,一把折扇一抹笑,怪不得令周遭的姑娘西子捧心连连私语。
  花无缺见他盯着自己,首先拱手道:晚辈花无缺,见过轩辕老前辈。
  轩辕三光大笑,拍着他肩道:这么有礼作甚,人不负其名,好一个无缺公子天下知!
  轩辕三光像个平凡人家的老头子看过门女婿,这一眼又一眼看得人爱不释手。小鱼儿早对四周莺莺燕燕的眼波翻起了白眼,这一看轩辕三光竟也啧啧称赞,不禁道:还赌不赌了?
  自然是要赌的。轩辕三光摸了摸脑袋,嘿嘿直笑道:哟,你这口气听着怎么像是吃醋?
  花无缺听了哑然失笑,藏在身后的手抚着小鱼儿的手背,温柔之中带有关切。小鱼儿呸了一声,挣开他的手拔腿就跑,喊道:要拜堂了,还不快来?
  轩辕三光突然问道:你和小鱼儿,谁为长?
  花无缺迈步上前,微微一笑:不才,正是在下。
  轩辕三光笑道:如此也是乐趣,这飞扬洒脱的小娃娃看来对你欢喜得紧。
  抬起眼,小鱼儿站在人群中,滴溜着眼睛直瞧着花无缺。花无缺的情感一涌而出,笑道:怕是我离不开他。
  后人道:热诚坦荡,人中龙凤,一者聪明乐观应变一流,一者冷静沉着深藏不露。花出尘,命中缺鱼。鱼戏水,花意使然。言笑生春意,谁言世间无双绝?风华绝代,当真无愧双骄之名!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后记
  江玉郎其实很聪明。他深谙世故,精于算计,目光长远,这些特点都胜过他的父亲江别鹤。只能说有一个比他更聪明更睿智的人存在,他就远不能超越他,而且最重要的是,邪不胜正。
  他是原著里很有特色的一个人物,所以这里让他来打打酱油。这篇文是发生在原著结尾后南下两广的故事,小鱼儿在路上遇到乔装改扮的他,由此引发的一系列较量。
  小鱼儿能言巧辩,花无缺坦荡明智。这样互补,似乎世间什么事都难不倒他们。同人文之所以是同人文,就是能成不可能成之事。他们懂对方,关心对方,誓死也保护对方,这样浓烈的感情,就让他们在这里在一起又有何不可。
  绝代双骄风华无双,天下第一嘴炮和天下第一外挂,谁敢说这不是天作之合?
  年尾了,预祝大家圣诞快乐元旦快乐!感谢观看!
  阿境
  2014.12.23
  作者有话要说:
  分卷阅读15
  - 肉肉屋